江泽民下台纵横谈

2004-09-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座谈人:任不寐先生 ,中国作家,学者,现居加拿大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时间:美国时间9月23日

座谈提纲

一、 江泽民何以下台?

1. 几分被迫?几分自愿?

形势比人强。如果江早已准备交出权力,就像他在公开的辞职信中所说的,在中共全会召开前夕,“就会有为江歌功颂德的宣传,而不是今天这样很不体面的下台。但所有迹象却显示,直到开会,中共党内仍然没有为江的去留形成共识。他的辞职是政治斗争的结果。“

权力斗争本身并不新鲜,任何地方都有权力斗争,问题是“从目前胡、江双方的手段来看,还没有跳出中共传统的‘宫廷’斗争模式”。江泽民这次辞职是“不光彩地被轰下台的”。

笔者认为,江是被迫辞职的。2004年7、8月份是江在集团内部征求意见的关键时期,他的成员为他提供了矛盾的建议,这可能使江低估了驱逐他出局的政治力量。江的虚荣心同样帮了倒忙,他受到的谄媚使他放心地把自己的去留留给了会议讨论。江显然不完全清楚整个国家对他的厌恶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程度了。胡锦涛给他的体面告别几乎是充满同情和吝啬的,会议结束第二天,中国媒体对江没有任何礼节性的赞美之意,江在出局的同时中国政治就在他身后关上了大门,然后哄堂大笑。

2. 海内外的几重压力? 3.敬酒不吃吃罚酒 江何以自取其辱? 4.邓、江交权比较: 关于形式与实质,关于东施效颦,(权力的逻辑、艺术)

二、 国内外的基本反应

1. 国内:舒一口气是普遍的反应:没有一家媒体感到惋惜 2. 国际:当不确定性消除后,探索它的确定内涵 3. 制度化和平交接权力? 4. 黑箱依然

三、 前瞻

1. 垂帘听政? 2. 人去茶凉? 3. 树倒猴散? 4. 江的政治遗产和胡的政治包袱 5. 毛、邓、江的鸟笼和胡的政治空间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