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輪回:從義和團到法輪功--中國現代化的陷井(之一)


2000-12-31
Share

2000年馬上就要過去,中國的現代化進程即將邁入二十一世紀。令人深感不安的是,世紀之交的中國大陸,与一百年前相比出現了許多惊人的相似之處,預示著中國的政治、經濟、社會乃至文化精神,极可能在新世紀初葉再度陷入全面危机,從而使中國本來已經十分曲折的現代化進程,出現新的重大波折。 整整一百年前,中國現代化的困境特別体現在義和團運動,也就是所謂拳匪之亂上。大清王朝,先是扑滅了聲勢浩大的太平天國,隨后又鏟除了宮廷內部主張激進變革的勢力,清庭似乎証明了任何有系統的政治主張、有嚴密組織的反對勢力,都不可能動搖其統治。但是,義和團從天而降,釀成大禍。從拳匪之亂到辛亥革命,其間不過十二年,清王朝就徹底崩潰了。難道這個思想愚昧、組織松散,起初連反清傾向都沒有的農民運動對清朝政權比太平天國和戊戌變法有更大的殺傷力嗎?非也!愚昧的民眾運動出現在政治舞台的中心,只不過是一個症候,說明中國的精英集團,無論是當權派還是在野党,都沒有能力把現代化進程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因此,隨著現代化加速,社會出現嚴重失序。 2000年,也就是義和團運動整整一百年后的今天,中國大陸最引入矚目的政治事件就是令中共當局大傷腦筋的法輪功。又一個松散而沒有明确政治主張的民眾運動卷入了中國政治旋渦的中心。象當年的義和團一樣,法輪功剛剛出現的時候,最高統治者也沒有把她當作一個威脅。相反,大陸統治集團中甚至有人認為,法輪功可能是一個有助社會安定的因素,就如同當年慈禧太后以為義和團會幫助保住大清江山一樣。 法輪功与百年前義和團相似之處不僅僅在于蒙昧的民眾運動占据了政治舞台中心這一現象,更在于產生這一現象的整個背景。其中重要的背景之一就是面臨現代化壓力的當權者沒有成功地克服合法性危机。 十九世紀中葉的日本以及二十世紀中葉的東亞四小龍在面臨加速現代化的壓力時,都出現過政府的合法性危机,但是,這些危机沒有對其現代化進程帶來嚴重的傷害,反而最終催化了有利于現代化的政治變革。中國的情況則非常不幸,當權者為了應付現代化的挑戰所采取的國家政策,不但沒有克服反而加劇了政權的合法性危机。一百年前的清王朝是如此,一百年后的中共當局看來又在重蹈覆轍。 有人會問,把法輪功与義和團相提并論,是否過于牽強?更有人會問,把法輪功看得如此嚴重,會不會是危言聳听?對此我想指出,雖然這類民眾團体在任何時代任何國家都有,但是,義和團与法輪功明顯与一般的邪教不同,它們都是廣泛和深刻的社會危机的產物,否則,無法解釋其迅速形成的巨大規模和影響。 義和團与法輪功雖然各有其极不相同的時代特征,但是有一個相同的歷史作用,就是使中國當權者遭到來自西方國家的更大壓力,從而加劇中國政府的合法性危机。義和團与八國聯軍的入侵和《辛丑條約》之辱的關系無需在此贅述,法輪功能夠在國際社會給中共當局帶來的麻煩亦絕不應低估。西方社會也許對法輪功的教義并不感興趣,但是,事關人權和信仰自由,在西方人的眼里,中共當局對無辜的法輪功信徒的鎮壓是触犯了現代社會的基本理念,因此,西方民眾絕不會對此袖手旁觀,而西方的政府也就不能對這一中國的"內部事物"不聞不問了。從目前西方各國聲援法輪功的勢頭來看,如果中共當局不改變對法輪功的政策,中共政權在國際社會的大麻煩還在前頭。 但是,如果中共當局迫于國際壓力,承認鎮壓法輪功是錯誤的,其結果也實在令人難以設想。因為法輪功畢竟不是一個簡單的准宗教組織,而是中國大陸在現代化加速過程中社會失序,危机嚴重的產物。中共當局如果僅僅改變對法輪功的政策,而依然無力應對現代化進程的各种挑戰,豈不亦難逃大清王朝的命運嗎? 中國在兩次世紀之交面臨的相似困境,不能不令人感到中國的現代化似乎遇到了一個難以逃脫的陷井。前兩年,何清漣出了一本暢銷書,題目就是《中國現代化的陷井》。這本書之所以影響很大,主要原因就是作者敢于揭露中國大陸面臨的嚴重危机。那末,究竟什么是中國現代化的陷井呢?何清蓮并沒有明确回答。但是,如果負責領導中國現代化的精英不能回答這個問題,就意味著在二十一世紀,中國的現代化很有可能象在二十世紀那樣,繼續付出极其沉痛的代价。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