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一统下的现代化:"大一统"与现代化的冲突--中国现代化的陷井(之三)


2001-01-14
Share

作为中国传统的政治理念,"大一统"与现代统一国家的概念有很大区别。"大一统"的核心是一个统一的等级权力结构,而非平等的权利体系,这实际上是一个放大了的中国传统家庭概念。而现代统一国家的概念则是由平等的个人和实体组成的一个自愿联合体的概念。 上一篇评论指出,与西方强调民主和法制的权力结构相比,中国的大一统有明显不足。不足之一就是大一统的权力结构缺乏稳定性。特别是其改朝换代的机制,对社会造成的振荡和破坏,极其巨大。 中国的大一统在遭遇现代化挑战的过程中,失去了两个传统的要素,一个是轻徭薄赋,另一个就是精英阶层分散居住在农村。这两个要素,对大一统的成功曾起过关键作用。但是,在现代化的条件下,却不可能继续维持。这首先是因为现代化的经济发展,需要大量公共投资,轻徭薄赋等于拒绝发展。其次,现代化与城市化直接相关,精英集聚城市,不可避免。 大一统的中华帝国,一直存在行政能力不足的问题,但是轻徭薄赋政策,缓解了对大一统行政能力的挑战。因为只要向民间取之有限,政府就不会过分膨胀,中央政权对各级政府的管理也就相对简单。最重要的是,政府与民间的关系不至于太紧张。即使官吏有贪污腐败的问题,对社会和经济的影响也有限。大一统也存在司法能力不足的问题。但是,在精英分散居住的时代,其司法的负荷比较轻。只要王朝能够维持精英分子的政治忠诚,国家就能够在社会的最基层,不依赖司法程序,而是通过精英分子直接调解,缓和各种利益矛盾,维持微观社会的经济和社会秩序。 在现代化的压力下,缺乏行政和司法能力成为大一统权力结构致命的弱点。现代化要增加公共开支,意味著税率必须提高,但是,在专制政治下,一旦税率提高,政府和民间的关系就会全面紧张。中国传统的大一统,并不存在对公共收支有效的管理监督机制。自上而下的管理监督因为国家太大,很难执行,自下而上的监督则被视为政治上的禁忌,不能考虑。最麻烦的是,公共收支在很大程度上是地方决策,但是大一统的一个基本功能,就是削弱地方权力。因此我们不难理解,中国现代化一个很自然的冲动,就是扩大地方的自治权力。中国现代化的实际进程也证明了这一点。 但是,地方分权的趋势却在政治上对大一统的存在提出了根本性的挑战。中国的精英阶层在上个世纪之初的辛亥革命高潮中就感到了这个矛盾,当时他们为了要现代化,舍弃了大一统,提出了联省自治的主张。但是,在后来的发展中,中国精英阶层的主流又回到了大一统的现代化这个思路。 这一方面是因为,中国地方分权的发展,与当时的民族利益发生了冲突。一些强国,特别是日本企图利用中国的内部矛盾,侵吞中国领土。但恐怕更重要的原因是中国的精英集团受到国际潮流的影响,选择了一党专制的意识形态。中国的精英集团认为他们找到了大一统的现代化形式。 国民党的大一统现代化之梦没有实现,共产党的大一统现代化代价惨痛。但是,目前中国精英阶层的主流,依然没有放弃大一统现代化的梦想。这是中国现代化走不出陷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中国的精英阶层,为什么执著地坚持大一统现代化之梦呢? 这是利益和认识因素交互影响所至。大一统的政治和文化市场,不仅规模巨大,而且高度垄断。在大一统下,一旦出人头地,就享有极大的名望或极高的社会地位。这样的利益导向,容易刺激人不惜一切进入精英集团,却不刺激精英分子反思大一统的弊端。中国许多精英分子自信向往民主和人权,但是,他们看不到地方权力的提升与个人权利发展的重要联系。实际上,无论过去还是将来,个人自由空间的扩展,都只有在多元的权力结构中才可能实现,而为了建立一个多元的权力结构,地方自治无论从逻辑上还是在过程中,都是比多党政治更先决性的条件。不要忘记,人类总是先用脚而后用手来选举的。

您的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