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共党史故事﹕ 洛川会议与周恩来--戴晴


1998-12-21
Share

在中国,人们习惯将周恩来看作“总理”。虽然不少人知道他曾任黄埔教官,但很少有人将他与职业军人联系到一起。 其实在国共破裂之后、重新起步的中共六大上,军事问题的报告就是周恩来作的。六大之后,他当选为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任组织部长兼军委书记。1920年代末,朱德毛泽东在江西闹得不可开交时,在陈毅汇报之后,主持上海中共中央军事联席会议、起草“八月指示”以解决红四军问题的,也是周恩来。这又是后世御用史家们不大敢提起的一件事。因为按照当时周恩来、陈毅的意见,红军的指挥应该集中,前委下面不需要成立军委,党不要直接指挥军队,要经过军部指挥军事工作。而党“只能通过党团作用作政治的领导”──这是与毛泽东“ 党指挥枪”的理论根本不同的。 到了1931年,即中共党史说的“左倾机会主义对中央长达四年的统治”时期,周依旧是常委主持军事。后来共产党中央在上海呆不下去了,周一到苏区就取代毛作了红一军的总政委,在后来的第四和第五次反“围剿”、直到长征初期的最高军事指挥机构“军事三人组”,周都是主 要负责人,直到所谓“挽救了党和红军”的遵义会议。 遵义会议所剥夺的,当然可以如党史范本所说,博古和奥地利人李德的权力,但这两人在中共党内并无根基,真正失了实权的是周恩来──他不但让出指挥权,当张国焘的位置难于安排时,他又立即让出红一军总政委。所幸他一点没有抵抗,这也正是这位奇才的过人之处。接著,他大病一场,差点死掉,纠其原因,恐怕不是环境太恶劣,而是他看作比生命还要重要的事业上的失落。 到陕西之后,有一件不大为史家大书特书的事,就是是周恩来指挥的抗日东征。对蒋介石的指称,已策略地由卖国贼改为“蒋介石氏”及“南京政府诸公”。周恩来真正活了起来并找到自己的价值,是与张学良共谋的“西安事变”。虽然最后出现了张被扣押那样一个结果,使得周20多年之后谈起时,还“禁不住潸然略U”,但他实际上已经活了过来、全身心地投入了──1936年4月潘汉年奉国际之命回国与国民党谈判时,陈立夫说的是:“你我非军事当局﹐可否请周恩来出来一次﹐蒋先生愿和他面谈。" 全面抗战开始以后,阎西山不记一年前进攻自己的防地之仇,请周恩来为第二战区写“作驹计划”,周仅一天时间就完成了。到了1938年以后,他奉派驻武汉、重庆时,则“身穿一身半 侣?Y草绿色军装,佩戴中将军衔……常常是全副披挂,有时还佩剑。”不仅周恩来,彭德怀、林彪等职业军人,也都相当兴奋,觉得终于可以堂堂正正地打仗报国了──“洛川会议”正是在这样形 势和气氛下召开。

您的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