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山:個人恐怖主義、國際恐怖主義和國家恐怖主義--美國校園槍殺案留給人們的思考


2007-04-19
Share

美國弗吉尼亞理工大學兩天前的槍殺案震惊了全世界。槍殺中的三十多名無辜遇害者和一個冷血殺手向人們提出了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在國際恐怖主義挑戰人類社會基本倫理和秩序的時候,有沒有一种更難以察覺和防範的個人恐怖主義在向人類文明發出同樣的威脅?我們有沒有必要把這种個人恐怖主義和其他形式的恐怖主義聯系起來考查?

根据校方和同學的回憶,我們并不能把制造這次槍殺案的曹承熙看成是一個精神失常者在一時失去理智和控制的情況下作出的意外之舉。相反,這是一起精心策划、准備周全的對無辜同類的屠殺,地點選擇在人們通常認為比較安全的大學校園,時机選擇在人們最忙碌的早晨。曹承熙平時的行為符合所有那些反社會和敵視人類的分子的共同特征:他們仇視具有共同行為准則的人類共同体,平時自我隔絕,行為怪誕,整個生命就是在為制造一起聳動一時的反人類罪行作准備。他們既孤注一擲,鋌而走險,但又對細節又十分精心算計。和其他類型的罪行不一樣的是,他們不但不期望通過冒險犯罪來為自己謀求任何物質利益,相反,在毀滅他人生命的同時也毀滅自己的生命,在這种雙重毀滅中得到最大的精神和心理滿足。

無庸諱言,這是一种最難以防範的罪犯,因為他們具有最強烈的犯罪沖動,但又用“個性孤僻”來掩蓋自己。而現代社會和傳統社會的一個重要區別就是對自外于共同体的個人的寬容。更難以防範的是,現代社會越來越幵放、越來越給普通人提供提供盡可能廣泛的進入公共生活的條件,這种自由無疑給曹承熙這樣的罪犯提供了最充分和便利的犯罪机會。

如果我們放寬視野,無疑可以發現國際恐怖主義和國家恐怖主義其實就是曹承熙這樣的個人在集体意義上的放大。在犯下具体的恐怖主義罪行之前,國際恐怖主義分子就是以极端的宗教信念和意識形態教條為掩蓋,自外于國際共同体,不承認不接受國際准則,但人們通常會認為他們是宗教和意識形態狂,甚至會用文化多元論來為他們辯護,對他們的种种怪誕言行視若無睹,直到他們犯下駭人聽聞的罪行。另外,全球化時代的世界就像一個人們可以自由出入的校園,給恐怖主義分子提供了聯想的犯罪机會和條件,使得人們防不胜防。

除了集体恐怖主義之外,在今天的世界上,朝鮮就是這樣一個國家恐怖主義的典型。金家父子統治朝鮮半個多世紀后,朝鮮在整体意義上就像是曹承熙的放大:自外隔絕,仇視文明,心態瘋狂,常常作出出人意料之舉,但又在細節和具体策略上精打細算。很多人把朝鮮看作是一個不可理喻的國家,認為衹要不去理睬它就可以了。但曹承熙的犯罪提醒人們:衹要金家王朝統治朝鮮一天,我們就不能放松對這個由极權狂人統治的政權的警惕。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