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山:个人恐怖主义、国际恐怖主义和国家恐怖主义--美国校园枪杀案留给人们的思考


2007-04-19
Share

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两天前的枪杀案震惊了全世界。枪杀中的三十多名无辜遇害者和一个冷血杀手向人们提出了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在国际恐怖主义挑战人类社会基本伦理和秩序的时候,有没有一种更难以察觉和防范的个人恐怖主义在向人类文明发出同样的威胁?我们有没有必要把这种个人恐怖主义和其他形式的恐怖主义联系起来考查?

根据校方和同学的回忆,我们并不能把制造这次枪杀案的曹承熙看成是一个精神失常者在一时失去理智和控制的情况下作出的意外之举。相反,这是一起精心策划、准备周全的对无辜同类的屠杀,地点选择在人们通常认为比较安全的大学校园,时机选择在人们最忙碌的早晨。曹承熙平时的行为符合所有那些反社会和敌视人类的分子的共同特征:他们仇视具有共同行为准则的人类共同体,平时自我隔绝,行为怪诞,整个生命就是在为制造一起耸动一时的反人类罪行作准备。他们既孤注一掷,铤而走险,但又对细节又十分精心算计。和其他类型的罪行不一样的是,他们不但不期望通过冒险犯罪来为自己谋求任何物质利益,相反,在毁灭他人生命的同时也毁灭自己的生命,在这种双重毁灭中得到最大的精神和心理满足。

无庸讳言,这是一种最难以防范的罪犯,因为他们具有最强烈的犯罪冲动,但又用“个性孤僻”来掩盖自己。而现代社会和传统社会的一个重要区别就是对自外于共同体的个人的宽容。更难以防范的是,现代社会越来越幵放、越来越给普通人提供提供尽可能广泛的进入公共生活的条件,这种自由无疑给曹承熙这样的罪犯提供了最充分和便利的犯罪机会。

如果我们放宽视野,无疑可以发现国际恐怖主义和国家恐怖主义其实就是曹承熙这样的个人在集体意义上的放大。在犯下具体的恐怖主义罪行之前,国际恐怖主义分子就是以极端的宗教信念和意识形态教条为掩盖,自外于国际共同体,不承认不接受国际准则,但人们通常会认为他们是宗教和意识形态狂,甚至会用文化多元论来为他们辩护,对他们的种种怪诞言行视若无睹,直到他们犯下骇人听闻的罪行。另外,全球化时代的世界就像一个人们可以自由出入的校园,给恐怖主义分子提供了联想的犯罪机会和条件,使得人们防不胜防。

除了集体恐怖主义之外,在今天的世界上,朝鲜就是这样一个国家恐怖主义的典型。金家父子统治朝鲜半个多世纪后,朝鲜在整体意义上就像是曹承熙的放大:自外隔绝,仇视文明,心态疯狂,常常作出出人意料之举,但又在细节和具体策略上精打细算。很多人把朝鲜看作是一个不可理喻的国家,认为只要不去理睬它就可以了。但曹承熙的犯罪提醒人们:只要金家王朝统治朝鲜一天,我们就不能放松对这个由极权狂人统治的政权的警惕。

您的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