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山﹕复旦大學教授的翹翹板


2006-09-07
Share

复旦大學是中國著名學府,不用說是一個聰明的大人呆的地方。而翹翹板是兒童樂園最簡單的把戲:一塊架起的木板上兩頭坐兩個小孩,你翹起來他沉下去,你沉下去他翹起來。玩翹翹板的小孩都知道,等他那頭沉到了底你這頭就得壓下去讓他翹起來,反過來也一樣,否則這游戲就玩不下去了。玩翹翹板還有一個訣竅:對方不能忽然一下就沉下去,不然你這頭會飛起來,弄不好要出事。

复旦大學一定有幼兒園,這幼兒園里也多半會有翹翹板。但我們今天說的這塊翹翹板卻不在學齡前兒童嬉戲的地方,而是在最嚴肅最成熟的成年教授的腦袋瓜子里。

作為近年來上海最出新聞的高校,复旦大學最新的新聞表明,如果你把翹翹板游戲玩出一點名堂,也能在那里當教授,甚至能玩出轟動一時的理論。這玩出名堂的理論就是把翹翹板搬到國際關系學和中國外交的“大國策”上來。

北京的《環球時報》最近發表了复旦大學一位國際關系教授的文章,題目讓很多人眼睛一亮:“防止美國過快衰落”。文章在列舉了一些美國正在衰落的証据后,強調了中國的“硬”崛起,即經濟的發展,但又指出中國還沒有能實現“軟崛起”,即提出為全世界接受的价值觀念,說如果中國“能夠結合現實主義和理想主義,提出并實施切實可行、普遍認可的全球共識,中國的崛起將超乎想象。作為文明古國和世界上唯一連續的文明体,中國肩負著世界更多的希望。”文章發表后可以說轟動一時,網上到處可以看到轉載和評論。

站在中國民族主義的立場上,美國的衰落和中國的崛起都是好事,那為什么要“防止美國過快衰落”呢?文章說原因是美國和中國在經濟上已經如此相互依賴,美國的過快衰落將會影響中國。另一個原因是作為取代美國的下一個超強,中國還沒有完全“崛起”,即還沒有准備好。如果美國衰落過快,中國會措手不及,換句話說會接不上班,全球要亂套。

美國有沒有“衰落”,更進一步來說,有沒有“過快衰落”,是可以見仁見智的事情,因為這涉及到對一個事物的評价,何況美國在當今國際事務的處理上捉襟見肘之處比比皆是。我們不用看美國有沒有抓住賓拉登,衹要看看文章作者所在的上海,市場上流通著多少盜版的美國電影VCD和美國名牌商品的假貨,美國管得了嗎?

但“防止美國過快衰落”則不然,因為這不是一种看法,一种判斷,而是號召采取行動,對政府獻計獻策。文章的中心意思就是說防止美國過快衰落是“未來中國外交的最大挑戰”。更有甚者,文章還告訴美國政府,說“如果中國外交及時防止了美國的急遽衰落,屆時美國將不僅放棄全球強權的念頭,而且還得感激中國設計了一套最能确保其利益的、使其成為地區強國的秩序安排。美國的最終戰略應該是与中國合作,确保它成為与眾不同的地區強國。”

作為國際關系學者,文章的作者對歷史上那些在帝國外交史上及時提出重大問題和理論而名噪一時的所謂戰略學家想來不會陌生,在美國就有凱南和基辛格。但歷史上還從來沒有一個聰明的大腦能同時向一個正在衰落的超強和一個正在崛起的超強同時獻計獻策、甚至由新超強向老超強作出“秩序安排”的。莫非复旦大學能在這個領域創一個吉斯尼記錄?

雖然這篇文章也引用了一點國際關系和世界經濟方面的常識,但它的基本邏輯非常簡單:美國在衰落,中國在崛起,這一落一起有一個時間差,落的一方不要太快,要讓起的一方准備好。這實在太象翹翹板了。在翹翹板游戲中,一方的上升必然伴隨著另一方的下降,反之亦然。而如果下降的一方速度太快,另一方必然會著急、緊張、甚至怀疑是對方的陰謀,想讓自己從翹翹板上飛出去,摔得鼻青臉腫。

這就是中國著名高等學府中國際關系專家對當代國際關系的理解,用翹翹板的原理和規則來概括一點都不顯得太幼稚。能把翹翹板游戲玩到這個地步,充分体現出了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和中國“硬實力”同步崛起的程度。

這個翹翹板理論到底在多大程度上反映了中美實力對比和國際關系的現狀,每一個讀者都可以有自己的判斷,包括中南海里第N代班子。但有一點大家都會同意,這就是美國作為全球到目前為止唯一的、哪怕是正在衰落的超強,能討到不少便宜:全世界的聰明人或者自認為聰明的人都會替它出謀划策,即使點子不高明,能提個醒也好。中國就沾不到這個便宜,雖然中國正在“崛起”。什么時候美國有人來寫“防止中國過慢崛起”,中國就真的崛起了。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