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評論﹕“黑磚窯”和中國的政治交易


2007-06-24
Share

山西黑磚窯事件終于“惊動”了北京!但是,我想使北京感到“震惊”的不應該是這次事件所涉及的數以百計的兒童和智障奴工們的悲慘遭遇。而衹是因為由于此事的被揭露,善良的中國老百姓憤怒了,所以他們認為他們也應該在中國老百姓面前表現出“震惊”的態度。

由于新聞封鎖,許多局外人在讀到這則新聞時可能會感到震惊和憤怒,這是情有可原的。但是我從來就不相信中央政府和省一級政府的官員們會對此真正地感到震惊。中國的官方情報系統十分嚴密,在特務系統方面的開支從來都不計成本。在這樣的背景下,要說高層官員完全不了解基層的种种黑暗面,那衹能是欺人之談。

中國類似山西“黑磚窯”的時件太多了!“黑磚窯”事件的本質是地方官員的黑社會化。在中國的農村地區,地方官員的黑社會化早已是一個公開的現象。如果有人硬是要說高層官員們善良無比,衹是對此有所不知。我要請這些人讀一下《中國農村調查》這本書。這本書是安徽作家陳桂棣、春桃夫婦花了三年多的時間采訪寫成的一部紀實報告文學。本書運用大量的真人真事揭露了農村官員黑社會化的事實。正是由于這种揭露,這對作家被地方政府官員以誹謗罪起訴,并遭到人身威脅,最后被迫背井离鄉。這本書因為涉及到太多的官員們的腐敗問題,最終在中國大陸成為禁書。

《中國農村調查》曾經在全國性的刊物《當代》雜志發表,也曾經由國家級出版社--人民出版社出書。因此,能夠下達禁書令的衹能是中央政府決策層的官員。安徽省委書記也曾經點名批判陳桂棣、春桃夫婦。由此看來,中央和省一級的官員們是讀過這本書的。僅是這一點,就可以証明那种認為中國高層官員對中國農村黑社會化不知情的看法是何等的幼稚,或者是何等善良的一廂情愿!

中國不僅有山西的“黑磚窯”,有安徽的“黑村主”,還有眾多的“黑煤窯”、“黑工厂”等等。這些現象,或許在城里的普通人看來不可思議,但是在事件發生的當地,早已是司空見慣。當地的老百姓對黑社會化的地方官員敢怒不敢言,當地的治安人員為虎作倀,上級的政府官員們也是心知肚明。即使是中央政府也并非不知道。君不見,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的門前每天都聚集著多少滿腹冤屈的各地信訪人員!他們的申述絕大多數都与地方官員的黑社會化有關。

但是,中央政府權衡利害,仍然對大量令人發指的地方官員黑社會化的現象采取了容忍的態度。并對大量地方政府官員對舉報人員的打擊報复充耳不聞。因為這些腐敗罪惡的地方官員已經成為這個沒有合法性的政府統治中國社會的基石。這是一种肮臟的政治交易。我容忍你的不計手段的聚集財富,你幫我鎮壓任何可能的政治反抗。衹是到了相關的事件被大量披露并引起國人的公憤時,中央政府才出面玩一把“震惊”把戲,推出几個替死鬼來平息眾怒。事情平息之后,一切照舊。各類“黑窯”、“黑店”、“黑厂”照常開張,各級官員照樣發財,新聞媒体繼續鶯歌燕舞,中央政府依舊在這樣的“社會穩定”中行使自己對老百姓的“合法”統治。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