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大陸經濟向何處去?


2005-07-18
Share

年中,大的走向引起越越多人的注。不的各媒刊者和高官未的分析和,而且,多媒也大的行深度道。人心的一核心是,大是否好景不再,正在失去增的,入一困期。

大的主流者依然大的高速增充,一再重他於大模在二十年上美的言,而反他的意列大目皆是的各重:富不均,境化,源度消耗。在他看,大的高速增以。

事是,大正在一重要。人普遍到,的增模式以,但是,不等於,大不可能以新的方式高速增。在可能性都存在的情下,真正的是哪一可能性更大,或者,大人有多大的可能避免一次大的危,利地大走上新的道。正是在上,派悲派存在真正的分歧。派相信,大局有很好的,克服各危,而悲派可能性很小。那麼,作大百姓或局外的察者,我如何判的意更有道理呢?

如果我真去解派和悲派的,就,派的其都相空洞。派非是,史上有期高速增的先例。但是,像中的大,持十年高速增是史前例的。相比之下,悲派抓住了大的要害,他大源利用效率太低,於一源有限的大,是一致命的弱,必制增。但悲派的是,他如何知道,大不可能迅速提高源效率,克服一瓶呢?

派的共同是,他都有指出,究竟什麼因素,定大未的走向。而他之所以,是因在制的言境下,大的者和官已成,自或本能地回避政治敏感的。

正如多人所知,大源利用效率低,非技原因,而完全是制原因。其中,最主要的一制度因素,就是政府支配的源太多。政府支配源的普遍向是加大公共事的成本,因作往往官有利,而且以追究任。因此,大要突破源制,的持高速增,一因素就是少政府支配的源。是,大局能做到一?

最近,世界行表了一研究告,敦促大局加快事位改革。大局何不知,事位用了大量源不能提供有效服。但是,他事位的改革一拖再拖,就是因害怕,如果把大量知和人士政府部中推出去,後果可能十分重。但是,只要大局出於政治考,把大批知和人士留在政府部,他就只能以各藉口,持政府支配大量源的基本格局,而持源的低效率。

制大增的另外一重要因素,就是消比率太低,直接的原因就是人太多,富差距太大。因此,要提高大民收入的消比例,大局必有能力行有效的收入移。於大局又是一非常以的挑。迄今止,大的收入分配政策,明具有劫富的特徵。收入低的人群和地,率反而高於收入高的人群和地。要扭格局,大人就要向有的人群和地。然不是一件容易做的事情。 我想,悲派之所以悲的真正原因,其是他看到了持增的政治困,他不相信大局有能力克服些政治困。那麼派呢?他是不是有什麼妙和良策克服些政治困呢?我非如此。因我有看到,就政府於大以及不公平,派提出任何性的改革意。在情下,大事上靠利益的性在推,而利益性所指向的,就是悲派的言:大在源效率低的束下,不得不速,甚至停。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