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從“鐵甲城管”看大陸的困境


2006-09-11
Share

從上個月開始,“鐵甲城管”一詞,正式進入了大陸的大眾語匯。這首先倒不是因為人們發現廣州,北京和上海等大城市開始對城管人員裝備鋼鐵頭盔、防刺背心、防割手套和反光背心,而是因為8月11日,北京無照小販崔英杰,被城管執法行動激怒,用尖刀將城管分隊長李志強刺死,引發了輿論的廣泛議論和爭論。這些議論和爭論中,許多人質疑大陸當局把城管“鐵甲化”的措施,尖銳地批評當局正在把大陸社會領進“鐵甲城管”的時代。鐵甲城管一詞從此不脛而走。

城管是大陸体制的怪胎,它的職能是維護与市容和環境相關的城市秩序。為了完成這一職能,怎么會發展到要把城管人員武裝到防暴警察的程度呢?其中的荒唐顯而易見。

鐵甲城管,有這個必要嗎?這是大陸網民普遍提出來的問題。如果僅僅從技術的角度來分析城管是否需要鐵甲化,我相信也很難得出肯定的結論。因為城管所面對的并不是那些蓄意進行暴力犯罪的人。這些人不是城管的對象,而是警察的對象。難道大陸的當權者連這一點常識都沒有嗎?鐵甲城管的出現,在很大程度上并非是出于技術上的需要,而首先是反映了大陸當權者的心態。

我們從鐵甲城管的出現所看到的,是大陸的當權者對整個大陸的社會矛盾和治安形勢的极端憂慮和恐懼。沒有這种极端的恐懼,他們就不可能變得如此愚蠢,竟然讓維持市容的行政執法隊伍,以防暴警察的面目出現。很顯然,大陸的當權者作此決策的時候,腦子里一定想到的是2008的北京奧運。但是他們沒有想到,對于外國游客來說,鐵甲城管對北京和其他大城市的市容,決不是什么裝點,而是真正的視覺污染。

大陸網民對鐵甲城管的反感,更多來自于對街頭小商販的同情。有人在網上質問當局,為何不把城管鐵甲化的巨額投資,用來扶助那些需要幫助的窮人,包括不得不在街頭謀生的小販。更有一位青年學者,在網上組織了一次關于是否應該開放馬路市場,給窮人一條自救生路的辯論。正方和反方的辯論在網上進行了數日,大多數參与者支持放開馬路市場。但是,反方也有人以非常情緒化的方式,表達了街道開放必亂的觀點。也有人以事實來支持這樣的觀點,指出“中國需要幫助的弱勢群体太多了!北京免費開放公園就有百姓去公園廁所洗菜洗衣服,如果開放馬路市場情況將不可想象。開放馬路市場應該做成一件滿足多個群体需要的事情,而不是簡單的扶貧。”

不過,即便是認為開放馬路市場不現實的人,也都普遍認為,政府采取城管鐵甲化的辦法很不明智,顯示了政府的無能。一些人還表示擔心,鐵甲化會助長城管暴力執法的傾向,而這种傾向早已達到非常嚴重和危險的地步。一位網民指出,衹要在百度搜索網站打上“城管打人”四個字,就可以得到二十几萬條結果。我試了一下,果然有十几萬條。多數條目都表達了民眾對城管以強欺弱之強烈反感与不滿。

鐵甲城管表現了大陸政府的愚蠻与無能,同時也宣示了大陸當權者的一個決心,那就是他們絕不能容忍大陸的城市像多數發展中國家那樣,給大批的來自農村的貧民以謀生和立足的空間。大陸當局一方面強調自己是發展中的窮國,同時又總是情不自禁地要炫耀自己發達的城市。這樣一种矛盾的心態,也是鐵甲城管出現的一個背景。

大陸的城市發展在很大程度上是靠強權集中資源的結果,鐵甲城管表明他們要用強權來把窮人排斥在城市的繁華景致之外。問題是,大陸城市的發展成本太高,無形中早已奪去了許多人的生計。在“需要幫助的弱勢群体太多”的情況下,大陸當局想用鐵甲城管等強力手段,拒窮人于城門之外,顯然是非常危險的。不斷發生的流血事件已經証明了這一點,為什么大陸當局依然執迷不悟呢?

或許大陸當局并不如我們認為的那樣愚蠢,因為他們知道,這种建立在強權基礎上的城市,看上去很美,一旦城門開放,秩序要比建立在私產和民主基礎上的城市脆弱百倍。因此,他們唯一的選擇就是死硬到底,其結果是或者讓城門外的窮人持久的貧困,或者等專制大廈一朝傾倒,大家同歸于盡。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