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评论﹕从“铁甲城管”看大陆的困境


2006-09-11
Share

从上个月开始,“铁甲城管”一词,正式进入了大陆的大众语汇。这首先倒不是因为人们发现广州,北京和上海等大城市开始对城管人员装备钢铁头盔、防刺背心、防割手套和反光背心,而是因为8月11日,北京无照小贩崔英杰,被城管执法行动激怒,用尖刀将城管分队长李志强刺死,引发了舆论的广泛议论和争论。这些议论和争论中,许多人质疑大陆当局把城管“铁甲化”的措施,尖锐地批评当局正在把大陆社会领进“铁甲城管”的时代。铁甲城管一词从此不胫而走。

城管是大陆体制的怪胎,它的职能是维护与市容和环境相关的城市秩序。为了完成这一职能,怎么会发展到要把城管人员武装到防暴警察的程度呢?其中的荒唐显而易见。

铁甲城管,有这个必要吗?这是大陆网民普遍提出来的问题。如果仅仅从技术的角度来分析城管是否需要铁甲化,我相信也很难得出肯定的结论。因为城管所面对的并不是那些蓄意进行暴力犯罪的人。这些人不是城管的对象,而是警察的对象。难道大陆的当权者连这一点常识都没有吗?铁甲城管的出现,在很大程度上并非是出于技术上的需要,而首先是反映了大陆当权者的心态。

我们从铁甲城管的出现所看到的,是大陆的当权者对整个大陆的社会矛盾和治安形势的极端忧虑和恐惧。没有这种极端的恐惧,他们就不可能变得如此愚蠢,竟然让维持市容的行政执法队伍,以防暴警察的面目出现。很显然,大陆的当权者作此决策的时候,脑子里一定想到的是2008的北京奥运。但是他们没有想到,对于外国游客来说,铁甲城管对北京和其他大城市的市容,决不是什么装点,而是真正的视觉污染。

大陆网民对铁甲城管的反感,更多来自于对街头小商贩的同情。有人在网上质问当局,为何不把城管铁甲化的巨额投资,用来扶助那些需要帮助的穷人,包括不得不在街头谋生的小贩。更有一位青年学者,在网上组织了一次关于是否应该开放马路市场,给穷人一条自救生路的辩论。正方和反方的辩论在网上进行了数日,大多数参与者支持放开马路市场。但是,反方也有人以非常情绪化的方式,表达了街道开放必乱的观点。也有人以事实来支持这样的观点,指出“中国需要帮助的弱势群体太多了!北京免费开放公园就有百姓去公园厕所洗菜洗衣服,如果开放马路市场情况将不可想象。开放马路市场应该做成一件满足多个群体需要的事情,而不是简单的扶贫。”

不过,即便是认为开放马路市场不现实的人,也都普遍认为,政府采取城管铁甲化的办法很不明智,显示了政府的无能。一些人还表示担心,铁甲化会助长城管暴力执法的倾向,而这种倾向早已达到非常严重和危险的地步。一位网民指出,只要在百度搜索网站打上“城管打人”四个字,就可以得到二十几万条结果。我试了一下,果然有十几万条。多数条目都表达了民众对城管以强欺弱之强烈反感与不满。

铁甲城管表现了大陆政府的愚蛮与无能,同时也宣示了大陆当权者的一个决心,那就是他们绝不能容忍大陆的城市像多数发展中国家那样,给大批的来自农村的贫民以谋生和立足的空间。大陆当局一方面强调自己是发展中的穷国,同时又总是情不自禁地要炫耀自己发达的城市。这样一种矛盾的心态,也是铁甲城管出现的一个背景。

大陆的城市发展在很大程度上是靠强权集中资源的结果,铁甲城管表明他们要用强权来把穷人排斥在城市的繁华景致之外。问题是,大陆城市的发展成本太高,无形中早已夺去了许多人的生计。在“需要帮助的弱势群体太多”的情况下,大陆当局想用铁甲城管等强力手段,拒穷人于城门之外,显然是非常危险的。不断发生的流血事件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为什么大陆当局依然执迷不悟呢?

或许大陆当局并不如我们认为的那样愚蠢,因为他们知道,这种建立在强权基础上的城市,看上去很美,一旦城门开放,秩序要比建立在私产和民主基础上的城市脆弱百倍。因此,他们唯一的选择就是死硬到底,其结果是或者让城门外的穷人持久的贫困,或者等专制大厦一朝倾倒,大家同归于尽。

您的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