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從兩條戰線的推進看胡溫新政的基本思路


2004-11-22
Share

胡溫新政正在兩條戰線上推進。對內,胡溫繼續落實農民的一些基本權利,尤其是基本的經濟和社會權利。繼北京等大城市的“民工子弟學校”終於獲得合法地位之後,最近的一個重要事件就是“勞動保障監察條例”的出臺。該條例的出臺,實際上是大陸中國的一個恥辱,因為它證明自稱三個代表的中共政權,在維護勞動者的基本權利方面,其立法和司法多年來甚至遠遠落後於許多窮國。直到這一次的條例出臺,拖欠工資才可能面臨有效的懲罰。

對外,胡溫正在以空前的外交努力,擴大大陸經濟成長的國際空間,尤其是保證對大陸能源等基本原料的長期供給。胡錦濤的南美之行,就是這方面的一個最新努力。看來,胡不虛此行,大陸與巴西和阿根廷等初級產品大國的經濟合作,得到明顯的推動。

胡溫在兩條戰線上的推進,清晰地體現了他們的基本思路,那就是繼續以較快的經濟增長和溫和的社會政策改革,維持中共政權的穩定。只要胡溫認為這條路還能走下去,那種希望他們進行激進改革的想法,就是不現實的。問題在於,胡溫這一思路在多大程度上能夠獲得成功?

在擴大大陸經濟成長的國際空間方面,胡溫面臨的最大難題是,對能源的需求增長太快,從而對全球能源價格的上漲,產生太大的壓力。有報導說,今年,大陸進口原油將首次超過一億噸,並將取代日本,成為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原油進口國。大陸能源需求如果繼續目前的增長速度,顯然是世界難以承受的。

不過,與對外這條戰線相比,在國內擴大農民等弱勢群體的基本權利,胡溫面臨的困難要更大。因為擴大國際貿易畢竟是以互利互惠為前提的,而擴大窮人的基本權利,則不可能不觸及既得利益。窮人權利的增加必定意味著他們分享資源的份額要上升,其他人的份額要下降。如果沒有經濟效率的提高,擴大窮人權利往往會激化社會衝突。最能說明這一點的是,擴大農民的基本權利,必然將吸引更多農民不僅進城打工,而且舉家進城,而大陸的大中城市,從來沒有準備把農民作為平等一員來接納。因此,今後進城農民與原有城市居民對公共資源的爭奪,將日趨激烈。

胡溫努力擴大大陸經濟增長的國際空間,重要動機之一,就是想讓餅做得大一點,有助於緩解國內的矛盾。但是,胡溫的這種想法很可能要落空。因為他們在上述兩條戰線上推進的同時,卻仍然有意地回避更深入的產權改革,這就意味著國家權力和國有經濟將繼續在大陸的資源分配中起支配性的作用。

大陸對能源等初級產品的需求迅猛增長,不僅是大陸經濟高速增長的結果,也是大陸經濟低效率,高消耗的結果。而誰都清楚,大陸經濟的低效率和高消耗與大陸國有產權的支配地位有非常直接的關係。那些把持著國有經濟大權的權勢集團,在資源分配方面享有各種特權,他們並不想提高效率和降低消耗,因為他們的個人利益經常不在於降低成本,而在於增加成本。

由於不可能從根本上提高效率和實現公平,胡溫新政在兩條戰線上取得的任何進展,事實上將不是緩解而是加深大陸面臨的各種矛盾。前面已經指出,擴大農民的基本權利,將加劇進城農民與原有城市居民的利益衝突。那麼,擴大大陸經濟增長的國際空間又會如何呢?

在不提高效率的情況下,擴大大陸經濟增長的國際空間,就意味著大陸將通過擴大國際貿易,把大陸目前的經濟增長模式不斷向世界輸出。這個經濟增長模式有兩大特點:一個就是對自然資源的大量消耗,另外一個就是對勞動者基本權利的持續剝奪。大量出口建立在極低勞動價格基礎上的加工品,大陸經濟將對全世界一般勞動者的工資形成巨大的向下壓力;而大量進口能源和其他初級產品,大陸經濟將不僅增加全球自然資源的浪費,而且讓許多窮國面對高昂的能源價格。兩個方面的綜合結果,是把大陸內部貧富分化的緊張關係,也傳遞到其他國家。

最讓世界感到害怕的,將是大陸這個迅速成長而又缺乏產權約束的經濟巨人,沒有可靠的自穩定機制。因此,世界對大陸經濟依賴程度越大,就意味著不穩定的風險也越高。這些負面因素,加上對全球環境污染的不斷擴大,大陸經濟對世界造成的傷害,將越來越難以被接受。而大陸國內的社會危機,也會隨著農民權利意識的覺醒而不斷發展。

胡溫是否看不到這一切呢?我想不是,他們所能想的是,大陸危機的爆發遲一點要比早一點好。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