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WTO改變中國,中國又將如何影響世界?--評中國大陸加入WTO三周年


2004-12-13
Share

我們無從知道,當年朱老闆如此堅決地加入WTO是出於什麼樣的考慮。我相信,有兩個因素顯然起了作用,一個是當時的通貨緊縮壓力很大,另外一個因素就是朱對國有企業改革非常失望,對支援國內的民營企業又不感興趣。為了擺脫通貨緊縮的壓力,朱熔基很可能希望加入WTO會吸引更多外國資本,給大陸經濟,尤其是給國有經濟增長帶來新的推動。為此,他不惜力排眾議,對美國做出重大讓步。

三年過去,中國大陸國際貿易的增長超出了當初所有樂觀者的期望。進出口的總額翻了一倍,已經超過了GDP的百分之六十,中國大陸成為歷史上罕見的,高度依賴進出口的大國經濟。加入WTO為這一歷史性的發展打開了大門,在這個意義上,可以說WTO改變了中國。一個更重要的發展,就是WTO所推崇的平等權利,公平競爭的理念和規則,雖然與大陸的現實仍然有非常大的距離,但至少在輿論上已經成為一種主流的話語,這對廣大中國人的啟蒙具有十分重大的價值。

中國大陸在被世界經濟改變的同時,也獲得了前所未有的影響世界經濟的力量。那麼,中國大陸與世界經濟的融合,在給世界帶來新機會的同時,又會帶來什麼樣的風險呢?這是世界上許多人都十分關心的一個問題。

對世界經濟來說,大陸經濟對外依賴程度迅速提高的第一個重大的負面影響,將是加劇全球經濟的不穩定。200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邁克爾。斯賓塞教授最近指出,目前的世界經濟是一個沒有?車機制的經濟。這顯然與世界經濟秩序存在重大缺陷有關。一方面,世界經濟的全球化程度越來越高,但另一方面,各國協調經濟政策的能力則跟不上經濟全球化的發展。中國大陸經濟對外依賴程度的迅速提高,之所以會加劇世界經濟的不穩定,一方面是因為它的經濟規模大,而且增長很快,另一方面就是大陸經濟本身就是一個缺少?車機制的經濟。

大陸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並不來自內部效率和需求的提高,而主要是依賴政府主導的投資需求的增長。大陸經濟之所以能夠維持這種增長模式,一方面是由於政府有巨大的干預經濟的權力,能夠不惜重大的資源和環境代價,大量投資;另一方面則是因為它能夠通過壓制本國勞動者的基本權利和消費需求,吸引大量外國資本雇傭本國廉價的勞動力,通過出口加工產品來獲取外匯和國外技術。這種經濟之所以缺少?車機制,是因為政府主導的大量投資,關心的不是財富增長,而是眼前的經濟總量。目前,大陸正在通過對各種海外資源,尤其是對海外能源需求的迅速增長,把這種缺少?車的機制進一步傳導到其他國家去。

大陸經濟對外依賴程度迅速提高,對國際經濟的另外一個重要的負面影響,就是提高維繫國際經濟秩序的成本。加入WTO對於中國人來說,確實提高了遵守遊戲規則的意識。但是,挑戰正式的或者紙面上的遊戲規則,是中國一個悠久的傳統。因此,隨著中國大陸在國際經濟中影響力的增大,一個不可避免的發展,就是在WTO以及其他國際組織內部玩弄雙重標準的遊戲。

據知情者說,當年龍永圖為了說服來自官僚集團反對加入WTO的強大勢力,曾經在一次報告會上講了大致這樣的意思,要想改變國際經濟對自己不利的遊戲規則,最有效的辦法就是加入到國際組織中去。這個意思本身並沒有錯,但是,龍永圖所舉的例子是耐人尋味的。他對與會的共產黨官員說,在沒有加入共產黨前,你敢去過問党的支部書記不遵守黨章嗎?

在中國大陸,共產黨的許多支部書記從不把黨章當一回事。因此,這個例子的另外一層含義就是,一旦加入了WTO,中國大陸就能夠象中共黨員那樣,既得到當權的好處,又不受紀律和道德的約束。

我相信,隨著時間的推移,大陸經濟在現體制下出口擴張給世界經濟帶來的風險,將越來越明顯。但這並不意味著中國加入WTO是一個錯誤。因為要讓中國大陸從一種錯誤的軌道和錯誤的體制中擺脫出來,僅憑大陸自身的力量是不夠的,這個過程必須借助外力。中國加入WTO雖然增加了世界經濟的風險,但是,也增加了國際社會敦促中國改革的壓力。正因為如此,應該承認當年江澤民朱熔基決心加入WTO功不可沒,而不論他們是出於公心還是私心。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