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今日歡呼孫大圣,衹緣妖霧又重來”


2007-06-12
Share

大陸高考前后,主流媒体掀起了一個紀念鄧小平恢复高考三十周年的熱潮。無論是報刊雜志還是電視廣播,都對這一事件進行了多層次多角度的報道。而這一段時間,恰好又是六四前后,大陸媒体當然是衹字不敢提。在專制的淫威下,媒体的這种選擇性記憶,不能不令人痛感中國距离一個正常的現代國家尚有多么遙遠。

應該說,此次大陸媒体對鄧小平恢复高考三十年的炒作,并非僅僅是曲意迎合當局的應時之舉,也不僅僅是給那些當年恢复高考的受益者、今日當權得勢的精英們一個炫耀的机會,而在一定程度上是一次心照不宣的輿論攻勢,敦促大陸領導人痛下決心,對深陷危机的高等教育,像當年鄧小平那樣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

今日大陸的高等教育是否存在嚴重的危机,這對于大陸的普通人,尤其是身在中國大學的師生而言,早已是一個無需爭論的問題。

其實,對大陸高等教育存在危机,心里最清楚的是中共領導人。上周的鄭州事件,當局之所以很快就處罰了毆打擺攤女大學生的城管人員,一個重要的背景,就是大陸領導人非常明白,大學生們對當局和大學現狀的不滿,已經達到了危險的地步,如不及時處理,鄭州事件很可能給學生更大規模的泄憤提供一個借口。

不久前發生的另外一件事,也說明當局對社會和大學生對高等教育的不滿,已經高度緊張。當局最近決定,每年增加300多億財力,來解決大中專學生上不起學的問題。而為了給兩千多萬農村赤貧人口提供低保,中央財政僅拿出了30多億資金。一個赤貧人口一年不過得到一、二百元,而一個貧困大學生一年將要得到近一萬元。對比之下,當權者心中孰輕孰重,不言自明。更有意思的是,對這一重大的新政策,當局并未大肆宣揚,說明他們心中明白,亡羊補牢,宣揚衹會刺激更多的不滿。

多花錢就能克服今日大陸高等教育的危机嗎?大陸領導人自己也未必相信這一點。大把花錢,衹說明他們知道問題嚴重,但并不等于就知道該如何辦。為了平息不滿,當局目前關注的重點,顯然是高等教育的公平,但高等教育与基礎教育不同,公平從來就不是首要的問題。高等教育的首要問題,是要不要接受思想和學術自由的理念,而這恰恰是大陸當局不敢正視的問題。

歷史上,中國的科舉制度曾是舉世最公平的官僚選拔制度,結果也沒能挽救守舊帝國的傾覆。今天的高考再公平,助學金再多,衹要不改變培養奴才的教育方針,還是不能生產出現代社會需要的思想和人才,而衹能重蹈覆轍,把越來越多仕途失意的讀書人逼向邊緣化,逼向反當局,甚至反社會的人生選擇。中共老一代中的許多人,當年不就是這樣走上革命之途的嗎?

在大學不應培養奴才這個問題上,毛澤東和鄧小平的見識,應該說比現在中共的領導人要高明得多。

大陸媒体熱炒鄧小平恢复高考三十年,不禁讓我想起毛澤東的詩句:“今日歡呼孫大圣,衹緣妖霧又重來”,今日中國的大學,确實再度被重重的奴化妖霧所籠罩,問題是,中國還會有孫大圣嗎?我們還需要一個新的孫大圣嗎?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