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评论﹕“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


2007-06-12
Share

大陆高考前后,主流媒体掀起了一个纪念邓小平恢复高考三十周年的热潮。无论是报刊杂志还是电视广播,都对这一事件进行了多层次多角度的报道。而这一段时间,恰好又是六四前后,大陆媒体当然是只字不敢提。在专制的淫威下,媒体的这种选择性记忆,不能不令人痛感中国距离一个正常的现代国家尚有多么遥远。

应该说,此次大陆媒体对邓小平恢复高考三十年的炒作,并非仅仅是曲意迎合当局的应时之举,也不仅仅是给那些当年恢复高考的受益者、今日当权得势的精英们一个炫耀的机会,而在一定程度上是一次心照不宣的舆论攻势,敦促大陆领导人痛下决心,对深陷危机的高等教育,像当年邓小平那样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

今日大陆的高等教育是否存在严重的危机,这对于大陆的普通人,尤其是身在中国大学的师生而言,早已是一个无需争论的问题。

其实,对大陆高等教育存在危机,心里最清楚的是中共领导人。上周的郑州事件,当局之所以很快就处罚了殴打摆摊女大学生的城管人员,一个重要的背景,就是大陆领导人非常明白,大学生们对当局和大学现状的不满,已经达到了危险的地步,如不及时处理,郑州事件很可能给学生更大规模的泄愤提供一个借口。

不久前发生的另外一件事,也说明当局对社会和大学生对高等教育的不满,已经高度紧张。当局最近决定,每年增加300多亿财力,来解决大中专学生上不起学的问题。而为了给两千多万农村赤贫人口提供低保,中央财政仅拿出了30多亿资金。一个赤贫人口一年不过得到一、二百元,而一个贫困大学生一年将要得到近一万元。对比之下,当权者心中孰轻孰重,不言自明。更有意思的是,对这一重大的新政策,当局并未大肆宣扬,说明他们心中明白,亡羊补牢,宣扬只会刺激更多的不满。

多花钱就能克服今日大陆高等教育的危机吗?大陆领导人自己也未必相信这一点。大把花钱,只说明他们知道问题严重,但并不等于就知道该如何办。为了平息不满,当局目前关注的重点,显然是高等教育的公平,但高等教育与基础教育不同,公平从来就不是首要的问题。高等教育的首要问题,是要不要接受思想和学术自由的理念,而这恰恰是大陆当局不敢正视的问题。

历史上,中国的科举制度曾是举世最公平的官僚选拔制度,结果也没能挽救守旧帝国的倾覆。今天的高考再公平,助学金再多,只要不改变培养奴才的教育方针,还是不能生产出现代社会需要的思想和人才,而只能重蹈覆辙,把越来越多仕途失意的读书人逼向边缘化,逼向反当局,甚至反社会的人生选择。中共老一代中的许多人,当年不就是这样走上革命之途的吗?

在大学不应培养奴才这个问题上,毛泽东和邓小平的见识,应该说比现在中共的领导人要高明得多。

大陆媒体热炒邓小平恢复高考三十年,不禁让我想起毛泽东的诗句:“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今日中国的大学,确实再度被重重的奴化妖雾所笼罩,问题是,中国还会有孙大圣吗?我们还需要一个新的孙大圣吗?

您的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