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2007的中國政治


2007-12-18
Share

即將過去的2007年,哪些政治發展會對未來發生重大影響?在我看來,第一個重要的發展應該是胡溫影響力的急劇下降。尤其是胡在十七大前突然與太子黨全面妥協,不僅令外部的觀察者,而且讓包括中共高層在內的許多局內人都深感意外。

如何解讀這一發展,對於判斷中國未來的政局十分重要。一種解釋是胡鬥不過江,只好不甘心地敗下陣來。我更傾向於認為胡錦濤有自知之明,知難而退,接受了曾慶紅“共和執政”的建議。這個安排心照不宣的含義,就是胡錦濤和團派勢力之無能,已無法再掩蓋。曾慶紅代表的太子黨勢力若袖手旁觀,大家將同歸於盡。

“共和執政”顯然是在最後一分鐘各派勢力“顧全大局”的產物。因此,誰都沒有做好準備。“共和執政”局面的出現,不僅意味著五年來有心無力的“胡溫新政”可能會無疾而終,而且意味著中國進入了一個新的,更加充滿變數的權力過渡期。所有重大人事安排竟然在十七大召開之前全部被準確地“泄密”到海外,而胡錦濤也不敢追究。這個事實預示著中國有出現權力真空的危險──誰說了都不算,誰也可以不負責任。

2007年,中國知識分子為擴大思想和言論的空間在各種傳媒上繼續與當局艱難博弈,在恢復和傳播歷史真相方面有了新的突破。金燕關於十月革命真相的長文在網上廣為傳播,標志著影響了幾代中國人的神話和歷史謊言終於開始被系統地清算。許多人第一次讀到了盧森堡,普列漢諾夫這些共產主義運動風雲人物對十月革命和列寧的嚴厲批判。對十月革命反思和批判的高峰,是南方周末在12月6日發表的陳獨秀對蘇聯和斯大林的批評。文章的題目是“往事:陳獨秀的‘最後見解’”,一經發表,立即在網上廣為轉載。陳獨秀的大幅照片下面是這樣一行引文:“1936年莫斯科大審判後,陳獨秀即對蘇聯的國家性質發生疑問:“這樣不民主,還算什麼工人國家?”

2007年的中國,中央當局對基層社會和地方政府的失控,達到了一個新的規模和水平。11月20日,一名公安部副部長帶領數千名武裝警察,對陽江黑社會首領突然實施抓捕。選擇這個時間,明顯是給剛離任的張德江留一點面子。這幾年張德江像許多其他地方大員一樣,在江胡的支持下,把國家機器集中用來鎮壓郭飛雄這樣的民間維權志士。結果是極大地鼓勵了黑社會的猖獗。陽江縣官匪一家,黑社會的規模竟達三萬之眾,以致中央當局不得不暗渡陳倉,搞突然襲擊。12 月10日,北京又通報了廣東開平、鶴山兩市10宗土地違法案件。開平市委書記趙瑞彰、原市長施昭平被整肅。而最近山西洪洞死亡105人的礦難,也是一樁地方勢力對抗中央政令釀成的慘劇。這些事件露出的當然僅僅是冰山之一角。

2007年中國政治的最大贏家無疑是曾慶紅。曾慶紅不僅全身而退,而且幫助一批高幹子弟實現了四十年前“老子革命兒接班”的夢想。現在,曾慶紅不僅是太子黨當然的盟主,而且,隨著胡錦濤影響力的進一步下降,他甚至可能具備垂帘聽政的潛力。歷史因此也把一個胡錦濤不可能的機會給了曾慶紅,那就是對中共的革命和暴政主動進行清算,實現民族的大和解。我以為曾慶紅不會想不到這種可能,但是他更明白這樣做幾近於選擇自殺。於是歷史就很可能在2007年把中國帶到這樣一個位置,讓沒有自我救贖能力的紅色貴族們去直接迎擊積蓄了巨大歷史能量的清算怒潮。這就是2007年的中國政治對未來投下的長長陰影。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