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憂思錄:公款吃喝與候鳥遭殃


2001-11-26
Share

秋末冬初,北方天寒地凍,河水結冰,生物絕跡。候鳥為了覓食,不遠千里飛來南方越冬。 洞庭湖、鄱陽湖、珠江三角洲和雷洲半島的濕地、海灘成了這些候鳥每年南飛的栖息之所。 每年秋季,飯館食肆,門前紛紛張貼"秋冬進補,雀鳥合時"、"宁食飛天二兩,不食地上一斤"等等吸引食客的廣告。專門烹飪雀鳥的什麼"雀鳥軒"、"雀鳥世界"、"鳳鳴居"等應時而生。近日,這些專營雀鳥的高級飯館盡是生意興隆,門前奔馳、寶馬、福特等名車擺得滿滿的,遲來的連泊車位也不好找。吃珍稀野生雀鳥已成為高官大款的身份象征。因為這些人已飽厭鮑參翅肚,海鮮珍饈,盡找一些稀奇罕見的飛天野味,以飽口腹之欲,總之什麼稀奇珍貴就吃什麼,反正不用自己掏錢包。中國一年公款吃喝數千億元,比全國教育經費、科研經費的總和還多,還吃不起几只雀鳥麼?!過去的說法是"無雞不成宴",現已改為"無鳥不成宴"了。 正是這些款爺、高官,把"雀鳥宴"當成家常便飯,社會上便掀起大吃雀鳥之風。無論上千元一只的天鵝、貓頭鷹,抑或數元一只的小麻雀,都其門如市,生意火紅。嗜鳥者眾,供不應求,而且往往是公款吃喝,不論价錢,因而刺激了捕獵候鳥者的狂捕濫獵。 例如雷州半島西部的紀家鎮,毗鄰北部灣,气候溫暖,海灘廣闊,水草茂盛,歷來是候鳥南飛的栖息地。過去雖然也有鄉人捕鳥,但終歸是少數,候鳥依然成群結隊而來,人鳥基本和平共處。近几年社會上食雀鳥成風,小小的紀家鎮成了遠近馳名的"北風鳥"集散地。遠自香港澳門,近至湛江茂名,各地鳥販子不遠千里而來紀家鎮搜羅珍禽异鳥。在金錢利益驅動下,紀家鎮成了候鳥的地獄,販鳥者的天堂。他們在海灘張网、樹下舉槍,候鳥成了鳥販子狂獵濫捕的對象。盡管傳媒早几年已撰文揭露,政府也曾明令取締這個雀鳥市場,但禁者自禁,捕獵者仍然狂獵濫捕,毫無停止之意。洞庭湖、鄱陽湖的湖畔濕地雖然已被劃定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還專門成立了保護區管理局,以保護候鳥。但在鳥販子高价收購的利誘下,不少農民漁民干起了捕獵候鳥的勾當,甚至采用滅絕式的圍捕、毒餌肆意獵殺候鳥。專家抽樣調查發現,這兩年因毀滅性捕獵,洞庭湖、鄱陽湖的國家一級和二級保護鳥類白天鵝、白鶴、白鸛、白額雁、白琵鷺等已比前几年減少了一半以至減少三分之二。今年飛到雷州半島紀家鎮的候鳥也已不足往年的一半。總之,候鳥已不堪人類的獵殺,在迅速減少。 "飛鳥盡,害虫狂"。生物界有相互關聯的食物鏈。把大批雀鳥吃了,害虫就少了天敵,大量繁殖,大肆為害。最顯著的例子是近几年蝗虫為害越來越嚴重。去年全國蝗虫發生面積達5500万畝,華北、西北蝗災遍野,而且災情十分嚴重。有些地方蝗虫密度達每平方米五千到一万只。蝗虫所過之處,寸草不剩。蝗災甚至逼近北京。南方向來很少發生蝗災,但去冬今春廣東的陽山縣也發生蝗災,而且遍及十多個鄉鎮。麻雀本來是最常見的鳥類。大躍進年代還一度被錯誤劃入"四害"被赶盡殺絕。後來經過生物學家力陳利害得以"平反",避過了被中國人消滅之災。可是,近日食雀鳥已成風气,"炸麻雀"已成為飯館的"下酒菜"。專家的調查表明,有些城市已難覓麻雀的蹤影,甚至農村也因酷捕和毒殺而大量減少。近日,國家已把麻雀列入國家保護動物名錄,成了珍稀鳥類。這大概是誰也估不到的。足以証明我國鳥類數量在銳減。 近日,國際鳥類協會公布了一份調查和預測報告,該報告預測,在本世紀,將有1200种鳥類從地球上消失,另外有600到900种鳥類也處于瀕臨滅絕的邊緣。世界性的鳥類減少和瀕臨滅絕主要原因是森林被砍伐、植被不斷減少和城市化,鳥類的生態環境遭受破坏。中國的鳥類劇減的主要原因是人為過度捕獵,大量的雀鳥成了大款和官員的盤中餐、下酒菜。有人說:公款吃喝是中國雀鳥大幅度減少的主因。將來有一天"千山鳥飛絕",那些侈談"生物多樣性"的官員們不知作何感想!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