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評論:吳敬璉搏彩,朱鎔基犯難


2000-11-12
Share

大陸股市黑幕被揭,引發一場好戲。大陸《財經》雜志在今年十月號上刊登了"基金黑幕--關于基金行為的研究報告解析"一文。這是大陸十年來第一份對机构交易行為做确切敘述的報告。文章的結論是,証券基金有大量違規和違法操作的事實。文章發表后,証券市場一片嘩然。10月15日,十家証券基金管理公司共同發表聲明,斷然否定文章的指責。10月19日,財經雜志又發表正式聲明,認為公眾有知情權,并表示該刊愿維護証券市場"公開,公正,公平"。但是,在這個事關大是大非的爭論面前,負責保証股市"公開,公正,公平"的大陸証監會和有關司法部門卻非同尋常地保持沉默。 正在這個關頭,大陸知名的官方經濟學家吳敬璉,先后在中央電視台以及報刊上,公開表態,一方面嚴詞譴責大陸証券市場普遍存在的嚴重的違法操作,同時又指責大陸的証監會對此視而不見,姑息縱容。一時間,吳敬璉再次成為中國經濟界的風云和新聞人物。 在吳敬璉多次叫板產生的輿論壓力下,大陸証監會終于不得不對基金丑聞表態。証監會副主席高西慶表示,要在"發展中解決"這些問題。 在一個不了解中國大陸內情的局外人看來,這次有關基金丑聞的爭論,明明是触及証券市場生死攸關的規則問題,是涉及到千千万万中小投資者的切身厲害的大是大非問題,大陸當局如何給了這樣一個不痛不痒的答复呢?可能更加令局外人不可思議的現象是,大陸的廣大股民,好象完全沒有听到這場与他們利害相關的爭論,不但沒有象一般人想象的那樣,大量拋售股票,反而在政府透露的一些利多消息刺激下,紛紛吃進,在股市上掀起了一個小高潮。 如何來理解這些看起來十分离奇的怪現象呢?其實,在當今的大陸中國,任何事物都不能只看標簽,不問實質。正如大陸的共產党事實上已經不是共產党, 社會主義也不是真正的社會主義一樣,大陸的証券市場其實也并非真正的証券市場。不論當初創辦大陸股市的人怀著多末真誠的動机,由于中共當局不愿意搞私有化,也不愿意放棄一党專制,大陸的市場化改革只能產生各种怪胎。所謂証券市場,實質上只是由政府坐庄的一個大賭場,而所謂的中小投資者,不過是來試一試自己運气的賭徒而已。除了少數書生以外,這個游戲的實質,對大陸的學者和大眾來說,一開始就是十分清楚的。 朱(金容)基在掌握經濟大權之初,對這個游戲頗為反感,他曾經几次試圖打壓股市。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朱(金容)基越來越發現這個游戲對庄家的好處。 國家可以通過這個大輪盤賭,從老百姓那里攫取大量的收入,緩解國有部門和財政收入的困境。現在,因印花稅一項,大陸當局就可以收入几百億。而通過把國有企業包裝上市,更可以把老百姓的存款轉為國有資產,讓官員們繼續揮霍。据說,僅寶鋼一個公司,就計划在股市上圈十几億元。 誰都知道,這個由專制而又腐敗的政府坐庄的大賭場,什么都有,就是沒有"公開,公正,公平"。但是,對于投資渠道十分狹窄的大陸老百姓來說,許多人別無選擇,只好到里面來碰碰運气。吳敬璉自己告訴公眾,他從來不玩大陸的股票。這固然是由于他深知這其中的風險,但更重要的一個原因可能是,他在學術界的死敵歷以宁主張股份制,并主張通過這种不規范的股市,曲線實現私有化。而吳敬璉則歷來反對私有化,只主張搞說不清楚的所謂"現代企業制度"。 在大陸中國這個詭蹂多變的學術和輿論舞台上,吳敬璉憑著其超人的机智,作過多次成功的賭博。他不僅為自己贏得了名聲和許多顯赫的頭銜,而且還獲得了十分可觀的收入。他所知道的种种黑幕,也非一般人所能比。但是,他很謹慎,一般并不輕易地為小民的利益吶喊。此次拍案而起,自是經過一番認真的厲害計算。但是,他這樣一來,就讓朱(金容)基犯難了。因為這個政府坐庄開賭的游戲,本來是只能作而不能說的。 現在,吳敬璉把話說穿,就有問題了。從高西慶的表態來看,朱(金容)基不得不把這個游戲繼續下去。不過,皇帝的新衣一經公開點破并不存在,整場戲就不可能象以前那樣唱下去了。為此,我們不僅必須感謝《財經》雜志,而且要感謝吳敬璉,而不管他這次叫板是出自什么動机。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