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評論:中國經濟增長探疑


2001-01-04
Share

中國人視2001年為新千年的開端。在新千年開始的時候,中國的傳播媒介不斷傳遞著官方發布的有關中國經濟的好消息。國家統計局局長朱之鑫宣布,去年全年的國民生產總值達到八万九千多億元人民幣,于1999年相比,增長了百分之八,從而扭轉了增長速度連續七年下滑的局面。中國總理朱容積在十二月中旬召開的形勢報告大會上,一連几次用形勢很好來描述當前的中國經濟。 既然所有的官方媒体都是一片叫好聲,本人只就官方報告中表露的中國經濟增長中一些不尋常的特點提出疑問。 首先,去年的經濟增長是在糧食大幅度減產的情況下實現的。据國家統計局報告,去年中國糧食作物減產百分之九。中國方面至今尚無關于農業增長的總体報告,只是宣傳其他經濟作物增產的時候輕描淡寫地提到糧食減產。考慮到糧食作物在中國農業中的比重高達百分之七十,糧食作物的大幅度減產一方面表明,中國農業對經濟增長几乎沒有什么貢獻,另一方面意味著,占中國人口百分之七十的農村人口、尤其是那些生活在遠离城市地區以种植糧食作物為生的農業人口將難以從去年的經濟增長中得到實惠。 其次,去年經濟增長的主力是工業。但是,關于中國工業增長的統計數据無法用經濟學的常識來解讀。截至十一月份,中國的工業增長速度為百分之十一左右;与此同時,累計工業企業實現利潤則比去年同期增長百分之九十二;更有甚者,一向令人不看好的國有及國有控股企業的實現利潤与去年同期相比高達百分之一百四十。一般而言,實現利潤能与生產和銷售同步增長已經難能可貴,如今中國工業的利潤十倍甚至十几倍于生產的增長,個中秘訣,官方沒有做出解釋,經濟學家們也頗為迷惑。對此,可能的解釋有三种:一是過去几年的效益太差,工業利潤的基數太小,因此使得今年的表現十分搶眼;二是有關方面在統計上作了手腳,尤其是為了完成中央政府三年前提出的國企解困的政治任務,地方政府的領導人普遍虛報國有企業的經濟效益以表現其工作成績而謀求個人在仕途上的升遷;三是中國的确在技術進步和管理上有普遍的重大突破,從而使得經濟效益倍增。對此,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也許現在就作結論為時過早,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如果去年工業經濟效益的改善的确來源于技術進步和管理水平的提高,那么,效益的增長將是可持續的;如果這种增長來源于第一种解釋,那么,增長的意義不大;如果是第二种"增長",無疑對來年的經濟發展則將是有害的。 第三,投資增長是去年高速增長的主要動力。固定資產投資比去年同期增長百分之十一點七,高出四點九個百分點;更新改造投資也增長百分之十七點二。考慮到投資占國民經濟的比重高于三十個百分點,僅是投資增長一項,就可以使得國民經濟增長速度加快近兩個百分點。實際上,中國的增長速度与前一年相比,只提高了零點八個百分點。由此看來,中國的經濟增長尚未擺脫對投資的強烈依賴,這一事實更增添了人們對經濟效益的統計數据的怀疑。 第四,過去一年的投資增長有著几個明顯的特點:一是從投資主体看,國家投資占据主要的份額;二是從投資對象看,國家的投資主要投向由國有企業承擔的基本建設項目;三是從投資的地區分布上看,突出地向西部傾斜。相比之下,私有經濟繼續表現出對投資缺乏熱情。外國投資在連續多年下降的情況下,去年繼續下降百分之二點三;其他非國有經濟成分的投資增長速度也持續多年下滑。這些特點,使人們不得不對投資的效益產生疑慮。同時,連續多年的大量發行國債和巨大的國債余額也明顯地表明,這种增長方式將難以為繼。 經濟增長是好事。政府為刺激經濟增長采取些權宜之計也無可指責。問題是,增長需要講究質量,否則多一些像四川基江大橋、北京火車西站之類的豆腐渣建設項目,雖然也會為當年的國民生產總值增加些數字,但卻不能為國家和百姓積累財富,這類的增長實際上是浪費。与此同時,政府的權宜之計應該盡力避免對長遠發展造成妨害,比如為了某年的經濟增長而大舉向效率低下的國有企業投資,從而使國民經濟的所有制結构惡化,為今后的發展帶來障礙。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