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夢想与現實--評大陸的國策"科教興國"


2001-04-01
Share

大陸領導人自信最為深得民心的國策恐怕就是"科教興國"了。這個國策的正确性似乎是無須爭議,不言自明的。但是,他們想做什么是一回事,他們能做什么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中國經濟時報》3月28日發表了一條消息,透露大陸的高等教育質量繼續滑坡,近八成大學生對高等教育不滿。這篇報道說,年初瑞士洛桑國際管理開發研究院發表的2000年度"國際競爭力報告"顯示,中國(大陸)的國民素質、科學技術和國際競爭力在世界的排名連續下滑:國民素質由1998年的第24位滑至第29位,科學技術由第13位滑至第28位,國際競爭力由第24降至第31位。這個結論對于天天高喊"科教興國",并對此投入了大量資源的大陸當局來說,真是极大的諷刺。 其實,大陸高等教育和基礎科學研究存在嚴重問題,而且大有江河日下之勢,并非是什么秘密。但是,大陸當局以及許多高層的知識分子相信,只要增加預算,加強對個人名利的刺激,就可以使局面改觀。現在,他們必須面對的事實是,事情并不象他們所想象的那樣簡單。据清華大學教授劉西拉組織在一所著名高校的兩個工科系進行細致調查發現,近八成學生對大學教育不滿意,他們一方面感到學習負擔很重,另一方面,又認為在大學苦讀几年後,只"能學到一點點"和"根本學不到"有用的東西。換句話說,大陸的大學正在誤人子弟,浪費學子的青春年華。 為什么會造成這樣的結果呢?劉西拉教授指出了三個原因,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學校普遍存在'浮躁心態',熱衷'轟動效應'。因為追求短期內迅速提高各种評比指標,重金獎勵作者,不顧其他;為了提高學術知名度和爭取課題,拉一些社會名流或官員到高校當領導、做教授,制造輿論, ㄜp效果;為增加科研收入,不論技術含量,只要來錢就行。因此,很多教師不在教學上投入"。也就是說,追逐短期名利已經主宰了大陸的高等學府。 劉西拉說,"過分注重直接的短期經濟效益,將成為中國教育發展的災難,我們應該充分認識到,在人才和學科的建設上從來就是靠積累,靠踏踏實實。" 這本來是一個常識,問題是,為什么現在大陸的教育和科學界,卻如此人心"浮躁",急功近利呢?劉西拉教授對此不可能沒有想法,但或許是他本人,或許是采訪的記者,有意回避了這個問題。 大陸現在的高等學府,一方面打開了追名逐利的閘門,另一方面卻依然不允許大學成為一個自治的實体,更談不上在自治基礎上的競爭。在這樣的体制下,不可能有好的教育質量。科學和教育的發展,确實只能靠長期的積累,靠踏踏實實的工作。但是,什么樣的机制,才能夠激勵人老老實實的積累呢? 只有高度自治自立的机构才可能形成這樣的机制,而形成這种机制的最重要的表現,就是机构注重和關心自己的長期聲譽。生活中的每個人都在最求自己的利益,但是,對于一個自治自立的團体來說,所有個人追逐名利的活動,都要以維護團体長期聲譽為准則,否則這個團体就難以生存。在這個大約束下,自然會產生一套制度和政策,鼓勵老老實實為團体長遠利益努力的行為和個人,并懲罰那些犧牲團体的長遠利益來謀取眼前利益的行為和個人。 大陸高等學府存在的要害問題是,共產党為了維持自己一党專制的政權,不敢給學校自治權,這樣也就不可能形成一种鼓勵踏踏實實工作的激勵体制。大陸的知識分子,在共產党多年的教育下,早已經學乖了,他們不再提自治的要求,而總是說錢不夠多。 就連我們前面提到的、大聲哀嘆高等教育危机嚴重的劉西拉教授,開出來的藥方之一,還是要大陸當局大量增加預算。自欺欺人的中共當局當然愿意相信給錢就能解決問題。目前大陸名牌高校和科研單位的知名學者和專家,收入增長之快,令人咂舌。一些教授和院士的年收入,已經從几年前的以數万元計的水平急升到現在以數百万元計的水平,大可以与發達國家相比。但是,正如瑞士洛桑國際管理開發研究院發表的2000年度"國際競爭力報告"所顯示的,中國大陸科教精英的收入越高,大陸离科教興國的目標就越遠。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