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评论﹕郎咸平为中国人敲响警钟--胡少江


2004-09-17
Share

最近几个星期,在中文网站出现频率最高的名字恐怕是郎咸平。郎咸平何许人也?他是香港中文大学和长江商学院金融学讲座教授,一个专长于公司财务的专家。但是这些教授头衔和他的业务专场并不是使他骤然成为网络名家的原因。真正使他成为舆论焦点的是他最近对中国国有企业改革的批评,尤其是他对海尔、TCL和格林柯尔等几家著名企业及其负责人通过产权改革“侵吞国有资产”的指责。

他的指责真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网上叫好者有之、指责者亦有之。总体来看,普通网民们中的绝大多数是他的拥护者。经济学家们则决然分为两派:几位知名经济学家对他持强烈的批评态度;另外一些不那么知名的经济学家则联名签署公开信对其表示支持。甚至连国务院属下的国资委官员也不得不站出来表态。

在我看来,郎咸平的此次出名,不在于他的观点正确与否,而在于他直接面对了一个几乎所有中国人都无法回避的热点问题:国有资产改革过程中的法制欠缺和严重腐败。这样说,并不等于我认同了郎咸平先生对张瑞敏、李东升等企业家的具体指控。说实在的,和绝大多数参与辩论的经济学家和普通网民们一样,我对辩论涉及的企业和企业家并无真正了解,也无个人好恶。但是大量国有资产在改制的名义下落进权势者们的个人口袋在过去十多年中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证明这一点用不著人们去收集更多的证据。试想:见诸官方报端的那些涉及贪污、受贿的大案有几宗与国企官员无关?又有几个中国人不认为已经暴露的大案只不过是中国大量腐败现象的冰山之一角?

普通民众对郎咸平的迅速和大规模的呼应实在应该引起中国执政者或者主流经济学家们的深思。在这场论证面前。如果他们仍然一味指责郎咸平利用国企改革过程中的“枝节”问题来否定改革的方向,指责普通民众不明真相甚至愚昧无知,那就的确反映了他们政治嗅觉的迟钝。这场论证实际上早已超出了国企改革的范围,也早已不是什么界定产权之类的学术之争。这场论证中双方用词之激烈,充分表现出中国社会中的底层民众对权势者们掠夺社会财富的有恃无恐的愤怒和对社会无法对此进行制约的深深的失望。

许多在这场辩论中支持郎咸平的经济学家和网友们并不赞成对国有企业进行所有制改革。他们仍然寄希望于国有企业,或是希望他们能在国际竞争中重振中华雄风,或是希望他们为国家积累财富、从而为实现社会公正提供物质保证。作为一个经济学家,我并不赞同他们的观点。历史和现实已经证明国有企业只不过是一支无用的经济化石而已。它无法为管理者提供参与竞争的动力,无法实现所有者对管理层的所有权制约,无法在激烈的国内外竞争中生存和发展。这在私有资产占主导地位的实行民主政体的国家是事实,在中国这样的非民主政体的国家更严重。实行国有企业所有制的改革,实行私有化是所有国有企业都无法回避的前途。

问题是,国企的私有化应该是一个公正的过程,一个有法律保障国民权利的过程。这个过程的不公正,不仅意味著这一代国民们的利益损失,也意味著非国有化过程的非法性。而这种非法性则为今后的中国埋下祸根。过去二十多年,中国经济经历了高速发展,虽然社会分配不合理,但是高速发展在一定程度上给了政府一个实行再分配的回旋空间,也为缓解社会矛盾提供了物质基础。一旦这种发展速度减缓,各种社会矛盾一定会激化起来。到了那个时候,在现在的腐败体制下发家的人,便很可能成为不满民众的众矢之的。当那个时代到来的时候,理智恐怕只会成为一种奢侈。多年积累的不满不仅将会毁灭中国的经济,而且将会再次地毁灭这个社会。郎咸平挑起的这场争端,实在是为中国人敲起了警钟。

您的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