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评论﹕中航油失手新加坡(上)--胡少江


2004-12-10
Share

十二月一日,因为投机性石油期货交易导致巨额亏损而无法满足债权人的偿债要求,在新加坡上市的中国航空油料公司向新加坡证券交易所申请停牌,并同时宣布向当地法院申请破产保护令。应新加坡警方的要求,中航油总裁陈久霖已经从中国飞往新加坡并被逮捕。由于投机而导致公司破产的案例在世界上并不罕见,例如数年前由于一个交易员的投机而在新加坡破产的巴林银行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虽然如此,世界各大媒体对此次中航油的事件还是进行了大规模的报道。不少专业人士认为,中航油失手新加坡是整个中资企业公司治理结构问题的一个缩影。

中航油在新加坡失手的直接原因是在新加坡期货市场卖出了过多的石油看涨期权。也就是说,与许多贸易商和金融机构认为世界石油价格将会快速上涨的预期相反,中航油的负责人预期石油价格将会下降或者上涨幅度将大大低于其他人的预期。基于这一预期,中航油向银行借入大量资金作为定金,在期货市场以一定的价格卖出了大量的石油期权。当合同到期以后,市场价格比中航油的预期价格要高出许多,因此中航油必须付出两种价格之间的差额。正是这个巨大的价格差额导致了中航油的债务危机。据报道,截至十一月二十九日,该公司因投机性石油期货交易导致的损失达五亿五千万美元(折合大约四十五亿元人民币),几乎相当于该公司的全部市值。

由于世界重要原材料的价格和不同货币之间的汇率起伏不定,不少大的贸易商常常通过期货市场来规避风险。期货市场的这种功能满足了对价格预期不同的人们各自的需要。但是与此同时,也为无孔不入的冒险者提供了利用价格差异来进行赌博的机会。

中航油虽然在新加坡注册并上市,但是却由中国政府直属的大型国有企业中国航有集团绝对控股。这个中航油集团是一个控制中国航空用油供应的垄断企业,几乎百分之百的中国航空用油进口便是由该集团控制的。这种垄断的权力近年来基本悉数交给了其控股的中航油。鉴于中国近三分之一的航空用油依靠进口,中航油在国际石油期货市场上大额买进卖出应该属于一项回避价格风险的正常业务,完全符合国际惯例。即使偶有失手也应在情理之中。

问题在于,此次中航油在期货市场卖空的数量大大高于其规避风险的规模,甚至也远远超出了其经营的正常规模。这说明其在市场所做的实际上不是规避风险的操作,而是在进行地地道道的投机。但令人费解的是,中航油的这项投机买卖,即使成功,其收益将极为有限;而一旦失手却是风险无穷。

既然如此,为什么公司决策层要为了如此有限的利益而冒如此巨大的风险呢?通常上市公司的注册地有法律保护投资人的利益来限制公司的投机业务,上市公司内部也大多有一系列的规定来制约管理层和交易人员因为投机而是公司造纸巨额损失,中航油负责人是如何回避这些法律和规定而将公司带入绝境的呢?据报道,在此次危机公开爆发之前的两周,中航油的负责人已经向其控股的母公司---中航油集团报告了亏损实情,其母公司随即出卖了其在该公司百分之十五的股权。

在此次危机中,这个控制中航油的中国国有企业究竟发挥了什么作用?对这一系列问题的解答,将向公众表明,中航油此次新加坡失手,看似偶然,实属必然。它的确是中国国有企业不良的公司治理结构的一个表现。不仅如此,随著中国企业进入国际市场,中国公司治理结构的痼疾对公众带来的危害也将越来越大。对此,作者将在下次评论中给以详细分析。

您的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