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评论﹕增长型失业困扰中国--胡少江


2005-09-09
Share

过去二十多年来,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以每年平均百分之九的速度增长。虽然高速的经济增长吸收了大量的新增劳动力,可是中国社会面临的失业压力却一直在加剧。中国政府近几年来公布的城镇失业率一直在百分之四点五左右徘徊,但是无论是中国政府的官员、还是国内外研究失业问题的学者,几乎没有人相信这个数字的真实性。

普遍认为,中国的城镇失业人口大约在百分之十五左右,而农村的剩馀劳动力则更高达两亿五千万人。最使人们忧虑的,不仅仅在于这种静态的庞大失业人口,而在于一定量的经济增长所能创造的新增就业机会不断减少。有人将这一现象称之为增长型失业,这种增长型失业,本质上是一种与经济增长并存的大量失业,或者是经济增长所无法吸收的失业人口。

造成这种增长型失业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毫无疑问,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至七十年代所实行的错误的人口政策和经济政策对今天的巨大失业压力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当时盲目鼓励生育的人口政策直接导致了生育高峰,形成今天劳动年龄的人口的主要组成部分。此外,长期的计划经济抑制了市场的发育,并且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人为地阻碍了中国农村人口向城市的流动。这是造成现在中国农村剩馀劳动力的一个重要历史原因。

中国经济的结构性变化也是形成增长型失业的一个客观原因。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必然会实现由粗放型经济向集约型经济的转变。这个转变的过程是以最终产品以及生产过程的技术含量的提高为标志的。而技术含量的提高则通常意味著资本含量的提高,以及无技术的人工含量的降低。因此,这种经济结构的变化意味著同一个单位的经济增长的劳动力吸入量的不断减少。

一些现实的经济和社会政策也是形成增长型失业的重要因素。例如,中国的不平等的收入政策对日益急剧的失业现象起著推波助澜的作用。多年来日益严重的贫富收入差距,使得社会上相当一个比例的人口缺乏支付能力,从而抑制了社会的消费需求。这在中国的农村尤为突出。不仅如此,向市场经济转型的过程中,政府对一般民众的社会保障的忽视,以及教育、医疗卫生事业的市场化,使得一般民众的储蓄倾向加大,从而也影响了近期的消费需求。与此同时,那些享受经济增长的最终成果的高收入阶层的奢侈性消费,常常又是以国外名牌产品为主的。这样一来,国内市场的需求萎靡不振,从而限制了就业的增长。

中国经济面临著一个两难的局面。一方面,激烈的国际竞争要求中国的经济发展在产业结构方面继续实现由粗放经营型向集约型经济的转变,这就要求提高经济的资本和技术含量。另一方面,大量的失业人口却直接妨碍著这样一种结构变化。这是因为巨大的失业压力使得劳动力的市场价格相对便宜,从而使得投资者不愿意轻易使用价格相对昂贵的资本和技术。但是,长期的维持低成本的劳动力又会抑制有支付能力的消费需求,从而形成一个低收入、低消费、低就业的恶性循环。

大量的失业人口也会使得经济发展的社会成本增加。这是因为照顾大量的失业人口必然导致财政支出的大幅度增加,而通过增加税收来支付增加的财政支出无疑会增加现有企业的财务负担,从而影响企业的竞争力和投资的积极性。但是,如果一个社会忽视照顾失业人口的责任,则会引起社会动荡,使得经济和社会发展付出更大的成本。

长期以来,中国政府一直回避通过采取国内利益调整来解决失业现象,而试图通过发展面向国际市场的劳动密集型产业来寻求出路。但是今年以来发生在中国和美国以及欧盟国家之家关于纺织品贸易的冲突,标志著这一努力已经遭遇到了重大挫折。截至目前为止,中国政府还没有表现出解决这一问题的新思路。可以预见,这种增长型失业仍然会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困扰中国。它就像一只悬在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头上的一把利剑,随时会坠落下来,并且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您的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