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評論﹕城市裡的兩極分化更具有爆炸性--胡少江


2006-02-10
Share

本周一,中國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經濟體制綜合改革司發布一份報告,承認中國城市居民的收入分配差距正在不斷加大,而且已經達到相當不合理的程度。這份報告的結論是基於“全國城市居民綜合社會調查”及國家統計局提供的數據資料得出的。

報告稱,中國城市居民之間收入差距的“基尼系數”為零點四左右,已達到合理值的上限。而且這一計算並沒有包括富裕階層的人們的各種崗位外收入、非正常收入等等。如果把這些額外收入也計算在內,中國城市居民的實際基尼系數肯定要更大一些。

其實,關於中國社會迅速向貧富兩極分化的報道並不始自今日。例如,去年中國國家勞動和社會保障部研究所完成的一份調研報告認為,中國的基尼系數實際上已經達到零點四六,處於所謂“黃燈警戒”區域。更早一些時候,中國社科院的一份報告則對收入差別的描述則更加令人擔心,認為中國的基尼系數實際上已經高於零點五,即已經處於危險區域。

這次發改委發表的報告與其他報告的不同之處在於,它是一份由中央政府的行政部門提出的報告,而不同於過於有學術機構的研究報告,這表明中國政府正式承認貧富分化給中國帶來的危險越來越現實。此外,過去的報告都是將城市和農村放在一起計算基尼系數的。而此次報告則是專門針對城市的兩極分化的。

這後一點則更加凸現了中國社會出現崩潰的危險日益逼近。兩年多前,中國社會科學院學者李石等人的一份研究發現,中國城市居民的戶均收入是農村的三倍多,如果將各種社會福利和國家補貼計算在內,實際上可能高達六倍左右。這中國城鄉之間的差距堪稱世界之最。當然,這種城鄉差距正是中國總基尼系數日見增高的一個重要因素。

但是,有不少中國學者對這一現象並不十分在意。認為世界上流行的關於基尼系數超過零點四五或是零點五將對社會穩定構成威脅的理論,在中國並不適用。曾經有一些學者發表文章,解釋為什麼中國的基尼系數雖然很高,但是仍不足以構成對社會穩定的威脅。他們認為,中國是一個城鄉分割的社會,人們對城鄉之間的差別已經司空見慣;不僅如此,農村中最窮的人可能永遠不會看到、甚至也無法想象到城市裡最富有的人們的生活是什麼個樣子,正可謂眼不見心不煩,所以農村的貧困人口並不會輕易揭竿而起。

長期以來,中國政府的政策也的確將注意力放在維持城鄉分割的局面上。從毛澤東時代開始,中國政府就刻意將城市和農村分割開來,當時城市居民的生活雖然貧困,但是與農民們比較起來,也確有天上於地下之分。物質供應雖然匱乏,但是城裡人總的說來還有計劃供應保証最低限度的生活必需品。這種政策一直延續到改革開放的年代。例如,每當物價上漲,城裡人便會得到物價補貼。

中國政府之所以對城市裡的兩極分化比對城鄉之間的差別更警惕,這是因為城市裡人口居住集中,信息流動迅速,一旦群眾中的不滿情緒爆發,非常容易蔓延成政府無法控制的社會動盪。

但是,隨著經濟的不斷發展,面對城市裡日益加速的貧富兩極分化的趨勢,中國政府正在失去控制能力。這裡有三個方面的原因。

一是越來越多的農村剩余人口來到城市,他們一到城市,便成為收入最低的城市人。即使是與最窮的“老城裡人”相比,他們也是無法企及的。毫無疑問,他們加大了城市內人群兩極分化的程度。

二是隨著經濟中市場份額越來越大,政府所能動用的資源相對縮小,所以像過去那樣對城裡人全面補貼已經是無能為力了。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個原因,那就是在二十年來經濟增長和腐敗墮落的比賽中,看來腐敗墮落已經穩操勝券了。城市內貧富分化急劇的一個重要原因並不是那些勤勞致富的私有企業家造成的。而是腐敗的政府官員大肆貪瀆國有資產造成的。例如,國有企業高級主管工資的大幅度上升和利用各種途徑掠奪國家財產,便是城市兩極分化近年來加快的一個重要原因。

現在,城市裡收入最高的百分之十的人,他們的收入佔到全部城市人口收入的百分之四十以上。其中最富有的四百個人的收入,竟然佔到全國國內生產總值的百分之四。而收入最低的百分之十的人,他們的收入只佔全部城市人口收入的不到百分之一。如此看來,一場大風暴的到來的確為期不遠了。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