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胡耀邦,胡錦濤圖的是什麼?--未普


2005-11-28
Share

我剛從北京回來,從不同渠道聽說,胡錦濤一手策劃了胡耀邦90周歲誕辰紀念大會。據稱,羅乾等人曾表示強烈反對,理由是,這樣做會對海內外造成錯誤印象,以為中央將為六四平反,並重新評價趙紫陽。胡錦濤反駁說:一,胡耀邦與六四沒有關係,二,胡耀邦是胡耀邦,趙紫陽是趙紫陽,胡耀邦不是趙紫陽。

其實,羅乾等人的說辭並非無理。消息傳出,果然一石激起千層浪。人們紛紛揣度,中共是否要對六四和趙紫陽重新評價了,中共是否要重新啟動政治改革?一時間,早已對“胡溫新政”斷了“念想”的海內外知識分子又重新燃起了對胡錦濤的期望。有人認為,胡錦濤提出紀念胡耀邦,說明大位已穩,希望利用紀念胡耀邦為契機,開創國內政治改革新局;因此,平反六四和趙紫陽將為時不遠。

筆者則認為,胡錦濤紀念胡耀邦,並非意在開啟政改新局,而是試圖解決真正讓他困擾的兩大憂慮:人事主控權和制度性腐敗對共產黨政權的嚴重侵蝕。

胡錦濤顯然算計過,紀念胡耀邦可能帶來風險。他對羅乾等人的反駁,聽來相當堅決,其實相當牽強。胡耀邦雖然與六四沒有關係,六四卻絕對因胡耀邦而起。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含冤辭世後,引發了大規模的學生“反官僚,反腐敗,爭民主,爭自由”的示威活動,最終以軍隊血腥鎮壓收場。至於胡耀邦雖說姓胡,趙紫陽姓趙,胡趙二人卻同是鄧小平的左膀右臂,一個搞政治,一個抓經濟。在八十年代改革的鼎盛時期,胡耀耀邦被稱為中國改革的良心,趙紫陽被譽為中國改革的大腦,良心與大腦對經濟和政治改革的推動,二者不可缺一。後來二人先後失勢,相繼被鄧罷黜,命運何其相似乃爾。胡趙二人如此相像的命運自然引出如此聯想:紀念胡耀邦是否意味著將對趙紫陽重新評價?

雖然小胡明知其牽強,卻執意要開紀念會。小胡在堅持己見時,當然盤算過,紀念胡耀邦帶來的收益必定要大於風險,因此才值得鋌而走險。而當前中國的政治發展恰恰給了他收益大於風險的擔保。胡錦濤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裡,黨政軍大權一把抓。從《反分裂法》出爐,到國民黨高官前後訪問中國,近來又招安了江氏智囊曾慶紅和筆桿子王滬寧。在外交領域中,胡錦濤也風頭十足。此時的胡錦濤,正春風得意,躊躇滿志。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小胡才能力排眾議,堅持為胡耀邦舉行紀念會。

然而,胡公“好龍,”哪裡是真正喜歡龍!如果小胡真的紀念胡耀邦,就不會先是主張舉行紀念會,繼而藉故缺席;如果小胡真的紀念胡耀邦,就不會把2000人的公開紀念大會迅速縮水為300人的座談小會;如果小胡真的紀念胡耀邦,就不會一邊緬懷“寬鬆,寬厚,寬容”的胡耀邦,一邊打壓輿論,限制記者,禁止胡耀邦紀念文集全集發行;如果小胡真的紀念平反了3百多萬冤假錯案的胡耀邦,就不會重新製造“顛覆國家罪”一系列新的冤假錯案;如果小胡真的紀念主張廣泛實行民主的胡耀邦,就不會軟禁民主人士,嚴控互聯網,取締非政府組織。如果小胡真的紀念胡耀邦,就不會一方面釋出一些政治開明之信號,像五中全會提出的“以人為本,和諧社會”和10月19日提出民主政治白皮書,另一方面卻繼續實行政治高壓。

如此錯亂的自相矛盾說明小胡並非自信,其權力並非穩固。因此他需要演一則“死諸葛嚇走活仲達!”演給誰看呢?誰是這個“司馬懿”呢?這個“司馬懿”應該就是江澤民及其人馬。

小胡請出胡耀邦亡靈,第一個企圖就是要以團派力量整合其勢力,向江澤民的海派與諸侯力量正式宣戰。江澤民在退出政治舞台之前,在幾乎所有的大省,安插了自己的人馬,像上海,北京,廣東,江西,浙江,湖南等省的一把手,大多是他的親信。去年溫家寶搞“經濟軟著陸”時,江澤民的親信,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和廣東的黃華華曾公開指責溫家寶的宏觀調控搞一刀切,是造成經濟波折,金融秩序倒退混亂、改革停滯不前的原因。小胡意識到,自己的中央權威面臨著江氏人馬的嚴峻挑戰。雖然,他全權大握後馬不停蹄地在各省安插團派人馬,試圖取代江的親信,但是在五中全會上,胡錦濤的以劉延東取代陳良宇的計劃未能順利實施,上調李克強進中央的打算受阻。這些挫折更激起胡錦濤加快人事變動,鞏固權力的決心。

對江氏人馬動手術將是或遲或早的事。大動干戈的時機似乎正在趨向成熟。胡耀邦紀念會,可以看出曾慶紅與胡錦濤配合默契,沒有曾的鼎力相助,胡錦濤難以抗衡羅乾等人的質疑與反對。胡錦濤籍口不出席紀念會,曾慶紅頂上,並替胡錦濤發言。這就證實了北京消息靈通人士傳出的信息:“一三五大聯合。”一三五指的是胡錦濤,溫家寶和曾慶紅三人在中共政權內的位置。

小胡請出胡耀邦亡靈,第二個企圖就是要以胡耀邦清廉向無處不在,愈演愈烈的腐敗開刀。鄧小平在1989年始就預見到:“中國出亂子,就出在共產黨內部;而在共產黨內部,出問題就出在腐敗問題上。”根據胡鞍鋼的最新研究,90年代後期,中國的腐敗所造成的經濟損失平均每年在9800億到13000億之間,占全國GDP的13%-16%。面對如此程度的腐敗,小胡何嘗不知,腐敗正像癌細胞一樣在共產黨內迅速擴散,已經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自走馬上任以來,小胡已使出渾身解數與腐敗抗爭。然而,無論貧窮廉潔的北韓與古巴,滑稽可笑的共產黨先進性教育(被世人調侃為先進“性教育,”小胡因而勃然大怒),還是被世人遺忘的毛澤東的西柏坡精神,都無法為小胡提供治腐的法寶。此次借紀念胡耀邦,以已故的老胡清廉對抗現存的制度腐敗,整風,清黨,鞏固勢力,可一舉數得。此招不可謂不高。

山雨欲來風滿樓。各種跡象表明,中共內部將有一番慘烈廝殺,一場與江別苗頭的人事大調整,權力大比拼將正式拉開序幕。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