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美中貿易逆差是個政治敏感問題


2007.05.1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美中兩國被稱作當今世界經濟的“雙引擎”。這個“雙引擎”在最近几個月發生了一連串的貿易摩擦,美中雙方的態度都很強硬。

起因是,美國對中國大陸的貿易赤字居高不下,美國朝野要求制裁中國的呼聲越來越高。為了回應這些不滿,布什政府在年初連續出招。美國先是在二月份向WTO提出訴訟﹐指控中國向出口商提供优惠和補貼,然后在三月份對中國兩個厂家的銅版紙征收懲罰性關稅,又在四月份再次向WTO指控,說中國在保護知識產權方面執法不嚴,并阻礙美國商家進入中國文化市場。對于美國的這一系列動作,北京方面表示強烈不滿。副總理吳儀一邊表示,中國會按照WTO相關規則積极應訴,一邊用很強硬的口气說,“我們將奉陪到底”。

近些年來,美中之間的貿易失衡愈演愈烈。美國普查局的統計數字顯示,美中貿易赤字從1986年的17億美元,直線上升到2006年的2325億美元,增長了136倍。美國本來指望大陸匯率的升值,能夠緩解這种不平衡。但是過去的兩年,這种不平衡不但沒有得到緩解,反而進一步擴大。更讓美國惊异的是,大陸對其他國家和地區的外貿增長勢頭,同樣异常迅猛,甚至已經開始搶占美國的傳統地盤了。根据道瓊斯新聞報道,今年二月份,中國取代美國,成為歐盟的第一大進口國﹔三月份,中國又取代美國,成為日本的第一大貿易伙伴。

中國貿易露盡鋒芒,美國心中十分不爽。美國指責中國操縱匯率,搞保護主義,搞不公平競爭。這些指責很像上個世紀八十年代美國對日本的指責。過去,衹要美國商業部和《華爾街日報》一提到美日貿易逆差,必定要冠上“政治敏感性”(political sensitivity)這個詞。現在,這個專有名詞在美日貿易報道中出現的次數越來越少,而在美中貿易赤字報道上,則出現地越來越多。

和美日貿易的政治敏感性相比,美中貿易的政治敏感性要貨真价實的多。這首先是因為,美國政府是民選政府,選民和在野党對美中貿易赤字提出質疑和挑戰,美國政府就必須做出回應。這是一個民主國家与生俱來的“政治敏感性”。此外,當美中貿易涉及到一些軍事上比較敏感的高科技產品時,中國大陸的政治制度和意識形態就成為兩國貿易最敏感的因素。美國方面并不否認這個敏感性。

有意思的是,喜歡講政治、講意識形態的大陸政府,在中美貿易問題上,最不希望講政治,講意識形態。他們指責美國把美中貿易赤字政治化、意識形態化。中國建設銀行董事長郭樹清在去年7月發表的一篇文章中,談到政治和意識形態對中美經濟關系的影響,對美國人處理國際關系傾向于意識形態化和政治化,表示很不以為然。《環球時報》今年3月刊登了一篇叫“別老拿中國貿易順差說事”,則是直接向美國叫板。作者是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世界發展研究所副所長,他說,美國總是以技術太敏感、中國還不是盟國等非貿易理由,拒絕向中國出口資本、技術密集型產品,因此是美國自己造成了中國的貿易順差,所以美國不應該把中美貿易大量順差的責任推到中國身上。

這些官員和學者難道不知道,在美國大選年即將來臨時,布什政府不會為了自己的自由主義貿易理念,而忽略民主党對美中貿易赤字的挑戰和選民的不滿。如果不了解美國對外貿易的這點兒政治敏感性,如何找到解開美中貿易難題的鑰匙?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