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美中戰略經濟對話與經濟民族主義的隱憂


2007.05.2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在過去幾個月中,美國和中國之間爆發了一連串的貿易摩擦。不少人擔心,這些摩擦是否會引發貿易大戰。在這種質疑聲中,第二輪美中戰略經濟對話今天在華盛頓拉開序幕。

用高層對話的方式解決美中兩國的貿易沖突,肯定是一個好主意。但是,自從去年12月,美中兩國在北京舉行了第一輪戰略經濟對話以來﹐雙方之間的經貿問題非但沒有緩和,反而更為加劇。想要借用戰略經濟對話,解決兩國之間長期存在的貿易摩擦問題,實非一件易事。

眼下有很多跡象顯示,經濟民族主義(Economic Nationalism) ,有人也叫經濟愛國主義,正在美國和中國越演越烈。美國一些政治人物和制造業人士認為,美中兩國的貿易協定及長期居高不下的貿易赤字,導致美國喪失了成千上萬個工作機會,傷害了美國產業的增長。因此,他們要求布什政府對中國採取強硬的制裁手段。目前,好幾個提議制裁中國的法案已經出台。最新的進展是,美國國會42名議員於5月17日,正式要求白宮根據1974年貿易法301條款,對中國採取貿易報復措施,以保護美國利益。

中國大陸的一些決策者、學者和企業主對中國的經濟安全,則有另一類的擔心。他們擔心外國公司在一些戰略行業,像金融証券等行業,攫取過多的市場份額﹔擔心外國戰略投資者以低價買走中國的國有資產,然后高價出售﹔擔心外國投資者掌握太多的對中國經濟發展至關重要的技術。他們主張政府干預,對外國公司設置限制,以保護國內企業和國家經濟安全。

中國大陸的日漸高漲的經濟民族主義情緒,引起美國政府和媒體的關注。美國貿易代表蘇珊. 施瓦布於去年九月警告中國說,經濟民族主義近來在中國抬頭。她建議中國,“不要用傷害自己的方式來傷害別人”。《華爾街日報》也說,中國經濟領域正在涌動民族主義思潮,而這種思潮對與中國有生意往來的外國企業,是一種最大的威脅。

這些警告聽在大陸官員的耳朵裡,並不受用。他們一方面否認中國存在經濟民族主義,一方面嚴厲抨擊美國的經濟民族主義。薄熙來在去年9月告訴歐洲商業領袖,他們不應該擔心中國經濟民族主義。他拐彎抹角地說,中國已“躍入大海”參與更廣泛的國際競爭,而一些老牌國家的的老運動員正日漸疲憊,老想爬到貿易保護主義的岸上。吳儀則直截了當的多。她幾天前在《華爾街日報》罕見地發表文章,抨擊美國一些人夸大美中貿易失衡,鼓吹貿易保護主義。

美國和中國是兩個不同性質的國家,面臨不同層次的貿易問題。如今,這兩個不同的國家,在貿易問題上,正在承受同一類情緒的巨大壓力。而兩國政府應對這種壓力,又各有其困難之處。美國的問題是,布什政府不能用行政命令的粗暴手段,處理經濟民族主義﹔而一些經濟民族主義的主張,一旦在國會通過,很有可能立即引起中國的反擊與報復。中國的問題是,如果用行政命令壓制經濟民族主義,就有可能損害中國權貴和特殊利益集團﹔如果對美國讓步,可能會進一步激發國內的經濟民族主義情緒。

如果美中兩國的經濟民族主義失控,貿易大戰的爆發乃至全面沖突,就有潛在的危險。本來因中國崛起,兩國之間產生一些貿易沖突,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用更強烈的經濟民族主義對付對方的經濟民族主義。這種報復思維,會把美國和中國的經貿關系導向激烈對抗。這無疑對美中兩國乃至全球而言,都是有害的。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