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一篇“灰色收入”何以引起轩然大波?


2007-06-14
Share

5月28日出版的大陆《财经》杂志刊出一篇文章,叫“剖析灰色收入”,讲的是大陆的收入差距问题。这篇文章刚一问世,立即掀起轩然大波。大陆的大型网站迅速转载该文,作者王小鲁的搜狐博客网站,一天的点击率高达上万次。读者们普遍叫好,当然也有人发出批评和咒骂的声音。叫好的认为应当加快政治改革的步伐,批评的主张要回到毛泽东时代,咒骂的说这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干了。这篇文章何以掀起如此轩然大波?

大陆收入差距很大,贫富悬殊很大,这在大陆几乎形成一种共识。除了个别学者矢口否认中国存在两极分化问题之外,无论是要回归计划经济的左派,还是觉得收入差距无论多大都合理的右派,都认同这一点。可是收入差距到底有多大,人们心理并没有底。过去人们一直引用官方的估算,而众所周知,官方数据的可信程度不高。统计局的居民收入统计显示,大陆城镇最高与最低收入之间大约差9倍,而全国的最高与最低收入之间相21倍。王小鲁根据自己的长期跟踪、调查与研究说,这个统计调查数据明显失真,城镇最高与最低收入相差的不是9倍,而是31倍﹔全国最高与最低收入相差的不是21倍,而是55倍。

对王小鲁的这个估算,大多数网友认为真实,更贴近他们周围的现实。王小鲁是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在大陆经济学家的圈子里,他以治学严谨理性闻名,不媚权,不哗众取宠,不写没有根据的文章,因此一些网友称他为“经济学人的良心”。

一些大陆学者认为,收入差距扩大是市场化改革造成。而王小鲁的研究证明,目前收入差距过大的原因,主要不在于市场化,而在于制度不健全所导致的灰色收入。灰色收入指的是各种非法收入、违规违纪收入、及来源不明的收入等等。它有五种来源:财政资金和公共资金的漏失、金融腐败、行政许可和审批中的寻租行为、土地收益流失、以及垄断行业收入。据王小鲁估算,全国城镇居民收入中没有统计到的灰色收入大约为4.8万亿元,相当于GDP的26%。

官方统计中大量遗漏的灰色收入,显然与滥用公共权力和垄断公共权力密切相关。这些依靠权力、依靠腐败而聚敛起来的、见不得人的灰色收入,都进了权贵和特殊利益集团的腰包,而普通百姓跟灰色收入是无缘的。这才是导致收入差距扩大的根本原因。本来,大多数民众对正常的市场化带来的收入差距扩大,是理解的。譬如,发给水稻专家袁隆平奖金500万甚至上千万,农民兄弟就认为是应该的﹔搜狐CEO张朝阳的工资高达250万,雇员们也认为没什么了不起。但对腐败和以权谋私导致的收入差距过大,无论是农村还是城市的民众,都不能接受。他们对此表示极为强烈的不满。

中国大陆的收入差距过大,而且显示出日益扩大的趋势,已经大大超出一个国家能够承受的警戒线。如果大陆当局任凭这个问题发展下去,继续对这种不满情绪无动于衷,那么,民众的不满就有可能演变为冲突、甚至是大规模的冲突,有可能造成社会动荡、甚至是严重的社会动荡。

要想从根本上避免收入差距过大导致的社会冲突和社会动荡,出路只有一条,限制权力,监督权力,而这需要引入广大民众共同参与的政治体制改革。除此之外,任何小打小闹的整顿、治理、反腐,都无济于事。而要退回到“一穷二白”的计划经济时代,更是没有出路。

您的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