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讲政治”的北京当局为何害怕讲政治?


2007.08.2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最近,中国大陆政府经常向国际社会发牢骚,说西方社会总是喜欢把大陆问题泛政治化。在他们看来,外贸顺差,人民币升值,明明是经济问题,美国和欧盟却愣要把它们与政治挂钩。奥林匹克运动会明明是一项体育运动,国际社会却非要把它与人权、自由和民主混为一谈。

乍一听起来,中共好像挺无辜,挺委屈。它希望在商言商,就体育说体育,不希望国际社会用一些政治符号,给它上纲上线,和它过不去。应当承认,比起毛泽东时代,现在的中共毕竟不一样了。在毛的年代,外贸是政治,体育也是政治。那时,中国几乎所有的对外贸易都是无私援助,所有的体育都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而现在的中共当局,想让贸易回归贸易,体育回归体育,应当算是一种进步。但是问题是,中共是一只庞大的、无所不在的政治动物,它从来都是讲政治的,为何害怕讲政治了?

这是因为,中共喜欢的是一种政治,害怕的是另一种政治。它喜欢的是讲垄断、讲独裁、讲专制的政治,害怕的是讲人权、讲自由、讲民主的政治。对中共来说,只有巩固一党专制的政治,才是正确的的政治。否则就是不正确的政治,而凡是用不正确的政治批评它的,就是泛政治化。

当然,现在的中共已经学聪明了。为了避免直接与国际社会冲突,它也承认人权、自由和民主是普世价值。只不过在它的政治词典中,人权被贬低为生存权,自由被限制成吃喝玩乐做买卖的自由,民主只限于口头许愿。在申奥期间,中共就是用这种人权、自由和民主的赝品,向国际社会提出承诺,得以过关。但在奥运倒数时,国际社会不依不饶,非要用正宗的人权、自由和民主向中国问责。北京当局感到十分尴尬,但又不愿意向普世价值投降,于是就只能抱怨是西方在搞泛政治化了。

无可否认,现在的北京当局在软化自己僵硬的政治形象方面,还是花了一点儿心思的。比如,胡温不再像江泽民当政时那样,一天到晚高喊“讲政治”了。江泽民是后毛泽东时代的中共领袖中,最喜欢讲政治的。他有个著名的“三讲”,“讲政治”就排在第一位。江之所以不厌其烦地“讲政治”,是因为他认为,邓小平时代讲政治讲得不够,所以最终引发了六四事件。为了避免六四再现,他就要通过大讲特讲政治,将所有政治不正确的苗头扼死在摇篮里。

而胡温执政以后,就不大提江泽民的“讲政治”了。为了收揽人心,也为了与江别苗头,胡温提出讲“和谐”。这个讲和谐刚一提出来时,人们喜出望外,以为胡锦涛这下子真的跟江泽民不一样了。但事实上,胡锦涛的讲和谐和江泽民的讲政治,并没有太大区别。其垄断、独裁和专制的内核,仍然一模一样。目前,胡温要求全党与胡锦涛为首的党中央保持一致,就像当年江泽民要求全党与江泽民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一致一样。如果有人不把讲和谐的胡锦涛放在眼里,下场会很惨。在这方面,陈良宇是一个绝对的不识时务的典范,所以闹了个满盘皆输的下场。

在即将召开的十七大会议上,讲和谐的胡锦涛,肯定会进一步发展他的和谐观。在他的和谐观中,维护中共统治的稳定,歌颂中共业绩是主旋律。这个主旋律不容任何人挑战。这就是目前中国最大的政治,也可能是今后若干年中国最大的政治。中共会一方面继续谴责西方在搞泛政治化,一方面继续坚守这个最大政治:巩固中共的一党专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