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独裁领袖的尴尬


2007-10-19
Share

苏联帝国坍塌之后,坚持一党专政的中共,捡起落地的红旗,成为独裁阵营当仁不让的领袖。最近爆发的缅甸“袈裟革命”,却让这个当仁不让的领袖,陷入前所未有的尴尬。

中共的尴尬可以从官方对缅甸局势前后矛盾的态度反映出来。上个星期四,中共首次赞成联合国安理会发表声明谴责镇压和平示威的缅甸军政府,但中国外交部随后声称,北京同意安理会声明,并不等于中国会容忍对缅甸采取更严厉的行动。这让人回想起9月底,缅甸军政府开枪镇压和平示威之后,中国联大代表王光亚在安理会上投票反对制裁缅甸,引发国际社会潮水般的批评。面对这些批评,中国外交部指责说,这是“别有用心的诬蔑”。

显然,缅甸局势让中共左右为难。中共发现,它对自己向来坚持的一些原则问题,竟然不能说“是”,也不能说“不是”。关于干涉和不干涉的问题,就是这样一个例子。干涉他国,违背自己的外交原则,不干涉,则违背国际上的通行道义。中共对外联络部曾明确表示,中国不会劝阻缅甸军政府镇压僧侣,因为中国不干涉别国内政。可是另一方面,中共一心要做负责任的大国,在国际社会建立自己的权威,为了自己的邻家小兄弟的独裁行径,遭受国际主要文明国家的谴责,即又不甘心,又不能理直气壮,处境何其难堪。

关于坚持独裁还是实现民主的问题。中共一向坚持“党天下”,为了这个党天下,没有什么镇压措施不用的,可是独裁中国的当家人温家宝居然希望自己的邻居缅甸保持克制,恢复稳定,促进和解,实现民主与发展。温家宝的话,特别是后半截,言不由衷,不符合中共的独裁逻辑。中国是世界上仅存的独裁大国,如今正在历史的十字路口上,竭尽全力地维护一党专制,怎么会鼓励自己阵营中的邻家小兄弟走向自己的反面?

关于镇压国内民主派和容忍缅甸民主派的问题。德国媒体说,北京外交圈传出消息,北京正秘密督促缅甸军政府与反对党寻求调解,与缅甸民主运动代表举行会面,甚至谈到释放民族英雄昂山素季的问题。中共当局当然知道民主对独裁的破坏作用,也知道自己辛辛苦苦扶植的缅甸军人政权,有可能会被缅甸境内的民主力量瓦解。如果这些传言是真的,中共容忍缅甸民主派的真正目的是什么,还需要观察。不过,人们倒是从缅甸军政府镇压民主派的作为,如封锁言论、关闭网站、搜捕示威人士,软禁领袖,等等,看出中共镇压国内民主人士和维权人士的影子。

关于独裁中国和独裁缅甸的关系。中缅两国的关系忽然变得近不得,远不得!中共在年初时,已经为缅甸军政府两肋插刀了一次,在安理会上投下了反对制裁缅甸的一票。9月底,当缅甸的将军们开枪镇压僧侣和平民时,在全球异样的、反感的注视下,中共再次在安理会上投下了反对票。这说明,中共与缅甸军政权的关系非同一般,是同志+兄弟+哥们儿。中共心里明白,如果缅甸是个民主国家,它绝不会在经济上、军事上和政治上依赖独裁中共。因此中共必须拉拢缅甸军政府。可是另一方面,中共肯定也明白物以类聚、国以群分的道理,缅甸军政府是世界上臭名昭著的残忍政权,中共当局与它过从甚密,已经引起国际主流社会的极大反感,因此有时需要刻意保持一点儿距离。

面对一个小小的缅甸危局,中共竟然有这么多的尴尬,做个独裁领袖有什么好的?不如“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您的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