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評俞可平的民主生命論


2007-11-27
Share

因“民主是個好東西”而名聲大噪的俞可平先生於11月19日在《人民論壇》刊登文章,再次討論民主,題目叫《民主是共和國的生命》。在這篇文章中,俞可平呼應胡錦濤的十七大報告,把民主提高到中共與國家的生命的高度。他說,“民主不僅是黨的生命,也是社會主義的生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生命。沒有民主,就沒有社會主義,就沒有社會主義的現代化,也就沒有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筆者曾仔細讀過“民主是個好東西”,覺得這篇一千來字的短文的確是個好東西,它行文客觀,說理透徹,破解了不少人的民主迷思。但是,他的民主生命論卻給人帶來很多迷思。

首先,民主怎麼會是一個專制黨的生命?中國共產黨成立80多年,從來也沒有把民主當過它的生命。當然在口頭上,中共從來沒有否認過民主。在同國民黨對壘的時候,中共就是用民主當口號,當手段,把他們認為不民主的國民黨趕出了大陸。當中共奪取了政權,民主這個手段就用不著了。俞可平說“民主是中國共產黨人始終不渝的奮鬥目標”,自己恐怕也不那麼理直氣壯。因為在八十余年的時間裡,中共視為生命的不是別的,而是黨天下,是專制。

其次,中共鎮壓民主的專制歷史,應當叫專制還是叫民主?對中共的歷史,俞可平先生一定很熟悉,特別是改革開放以後。鄧小平曾說過不少鼓舞人心的民主生命之類的話。他也說,沒有民主,就沒有社會主義。但是幾乎是話音剛落,《苦戀》作者白樺就在“民主、爭鳴、團結”的口號下,被扣上反對四項基本原則的大帽子,受到嚴酷的政治批判。緊跟著,反民主的反資產階級自由化運動橫掃全國,一批著名的反對異化,反思專制的知識分子,被開除出黨。後來,主張開明政治的胡耀邦被罷黜,要求在民主與法制的軌道上解決政府和學生糾紛的趙紫陽被軟禁,六四民主運動被血腥鎮壓。這段歷史的主旋律難道不叫專制叫民主?

再次,中共會放棄專制,把民主當生命嗎?如果說俞可平的“民主是個好東西”還給人一線希望,那麼俞可平的民主生命論,就差不多讓人徹底失望。俞的民主生命論顯示,中共並沒有打算放棄專制,專制仍然是中共的生命。俞可平的意思是,多黨制、三權分立和政府領導人普選是西方民主的標準,而西方民主的標準,不是民主的標準,中國不搞這些,中國搞自己的民主政治,即,在政黨制度方面,中國不推行多黨制,而實行“一黨執政多黨合作”制度;在權力制衡方面,中國不實行三權分立,而推行議行合一的人民代表大會制;在選舉制度方面,國家領導人不搞全國性普選,而是由全國人代會間接選舉產生。

俞可平在這篇論民主生命的文章中明確表示,中國不搞西方的東西。俞承認民主是“人類的共同價值”,但是卻不承認對人類共同價值作出重要貢獻的西方的民主,對中國有參考價值,同時用民主的名義肯定中共的一黨制、肯定“橡皮圖章”式的制衡,否定國家領導人的普選。俞認為,政府代表人民的利益,保証人民當家作主,才是評價民主政治及其發展程度的根本標準。問題是,一黨專制可以確保人民當家作主嗎?

不少人相信,俞可平作為給中共中央政治局上課的教授,會給中共首腦們開啟民主之蒙;作為智囊,他會給胡出主意,提一個順應潮流的民主政治模式;作為文膽,他會為中共首腦作一些民主轉型的宣傳。可惜的是,國師級的學者和文人俞可平先生,把自己等同於那些不入流的、指鹿為馬的學者和文人,也把專制叫民主。(https://www.rfa.org/cantonese)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