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毓民时事评论:没有怀王 何来屈原


2006-09-06
Share
程翔。(法新社)

在九月六日我去参加了“祝愿程翔早日回家”之祈祷会,参与者包括有天主教的陈日君神父、基督教的朱耀明牧师、程翔的大学同学和好朋友,还有一些新闻界的朋友和香港市民,近千人参与,场面相当感人,可见人间有情、人心不死。其实,每一个人都有一把良心的标尺去分辨是非的,尽管有些人只问立场,不问是非。

程翔在许多朋友的心目中是一位爱国者,而不少人就把这种爱国者标签为所谓的“第二种忠诚”。他对共产党是有批评,但是采取的是一种“恨铁不成钢”的心情,希望中国好。不过,这一类人是不会从另外一个角度去想,就是共产党也可以有人去取而代之,共产党也应该结束“一党专政”、开放民主,他们只会想共产党是不会结束“一党专政”的,中国只有共产党这个党可以执政,只有希望她可以自我完善。像这样子去爱国是非常痛苦的,而程翔基本上就是一个样板。

其实,我自己看到程翔的遭遇,有著许多的感慨。在八九年“六四”之后,程翔离开了《文汇报》,其后与李子诵和刘锐绍创办了《当代》杂志,但经营得十分辛苦,最后还是要关门大吉。知识份子办报的下场就是这样,但总算是还了心愿,毓民也有这样的经验。

而程翔作为一位爱国者,他把共产党和中国结合在一起,这是他的悲剧。这次他被判五年徒刑,被指控为间谍…老实说,从常识去推断,都知道这是一个冤狱。根据目前网路上所披露的“判决书”,其内容荒谬绝顶,如果这样作为一个法院的判决书,老实说就是告诉全世界程翔不是间谍。假设他真的替台湾中华欧亚基金会写稿和约稿,老实说有什么会是机密呢!不过,目前就只是以一种间接的所谓证据,就是指欧亚基金会被他们定性为一个情报组织,甚至是台湾国家安全局的外围组织。而香港的《东周刊》也指欧亚基金会是台湾国安局的外围组织,因此便是一个情报组织。它这样就是与共产党在同一鼻子出气,就是与那些判程翔坐牢的少数当权派在同一鼻子出气,为其制造冤狱去找藉口。这是没有良心的刊物、没有良心的媒体。

对此,我们都姑且不论了,但是稍为有常识和良心的人看到这样的判决书,都知道程翔百分之一百不会是间谍,不过这样都要被判五年的刑期。假如要我打一个譬如,是十分简单的,就是两位黑社会老大在吵架,他们的手下做错事,无法转弯,于是就要硬著要负责任,就是这么简单。

哪有制度?哪有法治呢?一个这样的国家你还要去爱她?是可以的,爱她是中华民族,爱她的历史文化,但是当中包含著这样的当权者,老实说还能爱得下去吗?因此,这不但只是程翔个人的悲剧,也是中国人的悲哀。爱国爱到像这样,原来爱国者的下场是这样悲惨的。其实,在中国历史上有许多的例子。刘锐绍写了一篇文章,指程翔事件“伤尽了天下屈原的心”,现今还在谈屈原,现今还自许为屈原,为何还要当屈原呢?为何还须要帝王统治呢?

我记得有一次倪匡在一个宴会上,有许多人叫他不要再对共产党有偏见了,不要再反共了,共产党跟过去已经不一样,他们建议他不要再住在美国了,返回香港,他是上海人,就去上海看看上海有多进步。于是倪匡就这样回答他们,他说他自己跟那些人最大不同的地方是,他们仍然希望有皇帝,而他自己老早就根本拒绝皇帝。最近有记者访问他,问他对共产党的看法是否有改变,他说没有改变。那位记者又问说共产党也有不少好人呀,倪匡说共产党有没有好人,他不回答,但是做得共产党就一定不是好人。他的逻辑跟你们的逻辑是不一样的,当然你是可以不同意倪匡的说法,但是倪匡起码是一以贯之,从头到尾都没有改变。

因此,爱国是不一定要爱党的,爱国是不一定要以为共产党是千秋万世的,是可以政党轮替的,是可以由人民去决定哪一个党去执政的,这些已经是放诸四海而皆准的普世价值。程翔和我都是五十年代初出生的人,我们都是那个时代的人,大家走不同的路,但到了最后都是殊途同归,都是以中华民族的利益为依归。不过,有时候想一想,如果中华民族的前途是决定在一个独裁统治的自我完善下,中华民族又怎会有前途呢?当然,我们一方面是祝愿程翔早日归来,而另一方面也为程翔有这样的遭遇而感到悲哀。

您的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