毓民特区:消极退缩 何有民主


2007-04-16
Share

目前我人在三藩市,正展开为期一个半月的北美巡回访问之旅。

在这行程中,其一要做的工作就是宣教,三藩市的教会为我安排了六场布道会。在三藩市,我除了做宣教工作之外,还会举行两场“栋笃串”为救世军筹款,另外还有一场公开演讲,题目是“回归十年香港的政治困局”。随后,在五月一日我便会到温哥华,届时我会出席一个谈有关回归十年香港政治发展问题的公开论坛,以及一个“栋笃笑”餐会,我会在温哥华逗留约五天,之后会到卡加利逗留三天。在卡加利,我会出席一些电台节目,又会举行一个公开讲座。在五月八日我便会离开卡加利,然后到多伦多举行一场广东话的演讲、一场普通话的演讲以及一场“栋笃笑”的表演,之后便会到纽约。在纽约,也会有我的演讲和“栋笃笑”表演,及后我会到罗省,再由罗省返回三藩市,五月底由三藩市返回香港。因此,在这段时间我不会在香港,但是我仍然会透过互联网等渠道去了解香港的情况,继续为大家做节目。

最近,大家都会关心有关香港政制发展的问题。当第三届特首选举结束之后,泛民主派必然会在政制发展方面,向新任特首以及其领导的特区政府施以压力,其实也是向北京表态。目前,泛民主派有一个“21人方案”,是由二十五名泛民主派的立法会议员的其中二十一人所签署的一份政改方案,而这个政改方案的内容大概是要求二零一二年一定要有普选,其中有关普选行政长官方面,他们同意有一个提名委员会,而提名委员会的产生办法是由现有的八百位选举委员再加上四百位区议会的民选议员,去组成一个一千二百人的提名委员会,如果欲参选者获得提名委员会中五十人以上提名,便可以成为合法的特首候选人,然后再由香港人以“一人一票”选举产生特首。而这个方案最近获得了原本反对它的立法会议员刘慧卿的签署,这样剩下来没有签署这方案的,就只有社会民主连线的梁国雄和陈伟业,以及街工的梁耀忠。以目前的情况发展下去,我认为街工的梁耀忠也很可能会参与联署。

看来,泛民派明显地是要边缘化社会民主连线。到头来,一些坚持原则的人就被人认为是“阻住地球转”,而这群投降、妥协的人就被认为是务实的,因此目前香港的整体政治气氛是十分恶劣的。现在有些人有著一些歪论,认为既然零七年没有普选,看样子零八年也会是没有,因此改为要求二零一二年,那会有什么问题呢?甚么可以说是背弃了零七、零八年的理想呢?这些明显是歪理。人总是要有理想的,我们坚持著自己的原则,继续去争取。那么,争取要以什么方式呢?

目前的问题是民主派的胆子不够大,如果他们胆敢以集体辞职这种抗争方式,你猜会没有可能吗?当中有些人会说自己是不会辞职的,如果要的话,你就自己去吧。要是如果这样去计算这所谓的妥协,其实这只是一种投降,无论理由是什么,都会让人觉得不耻。有些人也会表示要循序渐进,如果过于坚持便会无法争取成功,所以就稍为延后至二零一二年。不过,如果二零一二年也没有普选,是不是就要延至二零一七年呢?起码要对香港人作出一些承诺才行。

因此,问题不是在于时间表的问题,而是突显出民主派根本是“循序渐退”。如果这样的话,不用等二零一二年了,乾脆等“老爷”批准,不就是可以了吗?根本不用麻烦。由此可见,在香港的政制发展中,民主派目前是消极退缩的,就这样发展下去,对香港的未来发展是没有好处的。至于社会民主连线的两位朋友继续坚持原则,当然是会成为少数派,但我认为争取民主要走的永远是一条寂寞的道路,大家不应去落井下石,打压或封杀坚持原则的人。

您的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