毓民特区:黄色新闻渲染夸大


2007-04-23
Share

最近香港的新闻让人感到“新闻娱乐化”得非常严重,有时候传播媒介以为为了顺应读者的兴趣、口味,于是便使其新闻的报导和取向变得是低级趣味,而且情况愈来愈离谱。当然“新闻娱乐化”的现象是不自今日始,但最近是更为严重,因为人总有一种“窥秘”之心理,传媒就去满足读者的这种心理。

最近,大家都可以在报章上看到连篇累牍有关徐步高案件的法庭聆讯过程,内容具细无遗,每天都以一整页又一整页的呈现在你的眼前,就像在看连续剧般。不仅是这样,事实上在有关的报导对一方的家人并不是太公道,如徐步高之母亲就被说成与案件有关似的。其实,发生了像这样的惨剧,对任何一方的家人都是不好的,老实说,一人做事一人当,祸不及妻奴,目前对有关案件作死因聆讯的理由是很简单的,就是要在法庭中寻求公义和作出适当之裁决,如果要说杀人凶手是徐步高,也得要等法庭死因聆讯有结果,大家才可以作结论。不过,大家都对整体过程非常感兴趣,其中包括了对徐步高之私生活。

而另一个明显地是“新闻娱乐化”之例子,就是在龚如心逝世之后所引发起之所谓争产案,报章天天一整页又一整页的谈论著,大家就像是在看“八卦新闻”和连续剧般,但是这对于民生、对于维护读者所谓“知的权利”有何关系呢?整体社会的图像似乎如被扭曲,这是值得我们去三思的。究竟传媒的负责人或管理阶层、记者、编辑有没有去想一想他们的做法,基本上是把整体社会的图像扭曲了、把一些价值观也模糊了呢?

新闻是要信实的,许多的时候那种渲染或夸大手法对于我们去了解事实,是一点帮助也没有的。在美国开国期间有一位总统叫杰弗逊,他十分重视新闻自由,他曾经说过一句名言:“如果要他去选择,有政府而没有报纸或者是有报纸而没有政府的话,他宁可选择有报纸而没有政府,也不要生活在一个只有政府而没有报纸的社会。”其言下之意是指新闻自由十分重要,但是他也曾说:“那些不看报纸的人比看报纸的人知道得更多。”这就是他被报章每天丑化和抹黑他的时候所说的话,这就如同中国古人所说的“尽信书不如无书”。如果报章做得连公信力也没有,大家为什么还要看报纸呢?

其实,所谓的“新闻娱乐化”就是“黄色新闻”(yellow journalism),即是煽情的新闻,就是学者们所说的“煽情主义”(sensationalism),总之是煽情、夸大、渲染。这种夸大、渲染的手法本来在“八卦周刊”中是见怪不怪的,大家也不会去相信“八卦周刊”所说的事情,对于有关龚如心和徐步高那些“窥秘式”内容,周刊们都是会详细地以之作为数期的题材。不过,我们竟然在每天的报章上看到有如娱乐新闻的报导,这真是十分奇怪而又不适当的。

作为读者是有权利去表示不要看像这样的新闻或是像这样报导的新闻,但奈何目前的报章都是这样报导的,无论是具公信力又或是较高素质的报章都是这样去做的,因为它们以为读者喜欢看这样的新闻。以徐步高案件为例,不仅报纸的手法如是,就连在电视新闻报导的时候也是如此,还用上绘图的手法。但是,其实这些对于市民去了解社会的真实现象,可以说是毫无帮助的,因此如果这些情况不改善的话,大家看报纸就像是没有看一样。

您的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