毓民特区:劳工权益 谁去争取


2007-04-30
Share

一年一度的国际劳动节又到了,香港的工会为了争取工人权益,例必举行示威、游行,但是高官们却每每都会去参加工联会的酒会。

工联会是香港最大的一个工会之联合会。众所周知,工联会在六十年代曾经参与发起暴动,那时候中国大陆是正处于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时代,工联会是属于共产党的外围组织,当然要紧跟中国共产党的政策。直到今天,这个据称拥有数十万人的工会联合会是否仍然站在工人的一方呢?是否会如过往般去打倒资本家呢?当然是不会了,因为现在的中国共产党已经不是共产党,名义上是共产党,但实际上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党,你可以说她是官商勾结、利益输送的党,又或是保障特权阶级的党,而目前她正在搞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本身的社会主义政党就显得是非驴非马。

至于工联会在香港这个资本主义自由市场中,对于劳工利益继续受到剥削,他们可以做些什么呢?跟雇主的关系又是如何呢?目前,工联会的负责人竟然成为了行政会议的成员,成了统治阶层,这是十分“吊诡”的,也是十分讽刺的。现今由工联会所办的酒会就只是让官绅来假装去纪念一下劳动节,其实主要是交际应酬。我真怀疑他们到底知不知道劳动节是什么。

究竟目前香港工人的利益是否得到保障呢?当然是不。其实,劳工的权益和福利并不会削弱香港的竞争力,也不是许多资本家口中的所谓免费午餐。所有的先进国家的经验都告诉我们,比较好的工作条件和雇员福利让工人可以有尊严地生活、可以提升生产力,也可以减少因为劳工保障不足而带来的职业疾病和伤亡的事情,以及贫困所带来的社会问题,其实,整体来说是可以降低整体社会的成本。譬如说,美国有最低工资的制度,但美国是否会因此而影响经济呢?

在香港,每提起有关最低工资的问题,自由派份子就会去作出围攻。目前香港的报章是右派,政府也是右派政府,而左派学者们完全是没有地位的。基本上,香港工人权益的保障是并不完善的,可以说,跟开明的社会是完全脱节的。我认为劳资关系是一个对等的关系,一定要透过集体谈判来决定工资和雇员的工作条件。在一些先进的国家,有关劳工福利的政策和立法是由雇主和雇员代表共同商议,形成共识后交给政府去执行。老实说,香港也要遵守国际的劳工公约,但是本地的有关立法仍然无法让人满意,最简单的最低工资的立法问题也显得拖拖拉拉。目前,香港有许多人的薪金是十分低的,虽然在失业率低的时候是无话可说,但最低工资是必要的。当然,有关最低工资的问题在社会上是会引来许多的争论,特别是那些资本家、那些大右派社一定会是反对的,好像是要他们的命一样。香港邻近的地方全都有最低工资的制度,我真不明白为何“最低工资”在香港会成为了洪水猛兽。

在五月一日的劳动节,许多的工会和争取基层利益的人士会走上街头去游行,不过游行又如何呢?游行的人数也不会多,在香港目前的这种气氛下,去争取工人之利益是不会得到许多的支持,但是我希望工人们自己要支持自己。如果香港继续沦为一处“穷人看不起穷人”、“有崇拜无同情”的社会,这个社会是很难得到和谐的。

您的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