毓民特區:堅守2012雙普選底線


2007-12-24
Share

今天是平安夜,是一個無分宗教信仰、同沾基督慈愛的日子,在此祝大家聖誕及新年快樂!闔家平安、喜樂!

這次還是要談談有關香港政制的問題,因為雖然今天是平安夜,但是仍然有一些民主黨的立法會議員和民主黨的人士在立法會門口為爭取普選輪流絕食,當然這是要表示一種態度。

目前,民主派的底線應該是“二零一二雙普選”,但是從形勢看來,人大常委會在本月二十九日開會審議由香港特首所提交之報告時,我想他們會作出一個決議,就是二零一二年是不會有雙普選的,人大常委會除了於零四年否決了零七、零八年雙普選之外,也會否決二零一二年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雙普選,不過,二零一二年的行政長官和立法會之產生辦法就必須要修改,因為二零零四年人大釋法只是針對零七、零八年,所以在法理上人大也要重新解釋二零一二的修改辦法是必須要按照所謂循序漸進的原則。

那麼,如果要修改的話,特區政府便要草擬一個政改方案,讓立法會三分之二多數通過,然後由行政長官同意後,再提交人大常委會批准及備案。一般估計,曾蔭權政府會把零五年的所謂第五號報告內的政改方案作一些修修補補,但是泛民主派的立法會議員又是否會收穫呢?要是泛民主派不接受,責任便會推卸到他們身上,是他們不要民主、不要按照循序漸進的原則。其實,目前的問題真的是一個困局,我們估計北京是不會讓香港在二零一二年有普選的,即使二零一二年會提出政改方案,也很難得到立法會三分之二多數通過,因此,然後還是會原地踏步。

至於另外一個十分關鍵的問題,就是二零一七年是否會有普選呢?二零一七的時間表是否會確實下來呢?問題的答案就真的要等到本月的二十九日,人大常委會開會後公佈,大家才可以知曉,不過,一般估計是十分渺茫。如果屆時人大常委的說詞是“二零一二年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必須修改,但是中央會積極考慮二零一七年進行雙普選,希望港人能夠凝聚共識,才可以作出決定”的話,那麼,人大就是把球拋回給特區行政長官和特區政府,而這樣的回答就等於沒有回答,也就是說二零一七也未必有普選。在這樣的情況下,泛民主派面臨著一個選擇,就是究竟要抗爭還是要跪下投降,我想這會牽涉到整體泛民主派的整合問題。

而毓民是比較激進的,不過所謂激進也是相對而言,老實說香港回歸到現在已經有十年的時間,到了二零一二年也無法進行雙普選的話,這簡直是侮辱香港人的智慧,完全不尊重絕大多數香港人的意願,而這樣的中央政府是應該受到譴責的,至於特區政府就是辦事不力,無法反映香港人的意見,以及沒有充分向中央爭取二零一二年雙普選,而這個特區政府是有愧於香港人的。

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是堅持二零一二年雙普選,是不會退讓的。如果中央不容許,便要抗爭。當然,如果香港人不願意去抗爭,那麼香港人是不值我們去替他爭取民主的,民主派也應該解散,應該去加入自己黨或民建聯。如果有一些民主派人士認為二零一二年不行,二零一七年也可以的話,我們社會民主連線是會跟這些民主派的朋友在這個問題上劃清界線。

我們有一個看法.就是如果人大常委會公佈了二零一七年沒有普選或沒有確實的時間表的話,民主派議員是應該集體辭職的,甚至所有的泛民主派一起杯葛明年的立法會選舉,不要派員去參選,使立法會的六十個議席都是由保皇黨去組成,這樣在國際社會上會是一個相當大的震撼,對香港也是一個相當大的震撼。國際社會會相當關注為何“一國兩制”到頭來會變成所有民主派人士一起去杯葛選舉呢!

當然,我的提議是沒有人會贊成的,理由是民主派每個人都是為自己打算,然後用一個美麗的藉口說自己要先去佔一個位置,不然連談判的籌碼也沒有了。有時候許多的抗爭是要採用不合作的方式,像甘地的公民抗命就是拒絕遵守不義的法律、拒絕接受不義的體制。當然,泛民主派的朋友可以有許多的理由去反對毓民的提議,但是我認為並沒有其他的路可以走,只有抗爭才有機會,如果連去抗爭的膽量也沒有,泛民主派的朋友應該去加入民建聯或自由黨。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