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川評論:"京官"的威懾力--李鵬飛"封咪"事件再議


2004-06-22
Share

香港政壇老手、"名嘴"李鵬飛"封咪"事件又有了後續發展:被李鵬飛在立法會作証時指証的"神秘人陳先生"自動曝光,原來是已退休的"京官"--前中共外交部港澳辦副主任成授三。

他自稱當初抵港給李鵬飛的電話只是敘舊性質,別無他意,不料竟成了李鵬飛口中的"神秘人"与"施壓黑手",令人十分無奈云云。李鵬飛則對自己"認錯人"表示公開道歉,因為"陳"与"成"的普通話發音相近,李鵬飛同時堅稱對成授三全無印象,不相信對方找他是純為敘舊。為了澄清意圖,成授三還說,他之所以聯絡李鵬飛,是想找李鵬飛幫助某人的儿子找工作云云。于是究竟是因公因私?兩相絞纏,越來越扯不清。

事情的發展變得更為詭异了:越是強調家常敘舊,意圖單純,便越是顯出事情并不單純;越是有人出來公開"澄清事實",事實就越是絞纏不清,變得越發無以公開;隨著疑團越來越大,疑點越來越多,越是暴露出中共在港的"地下工作"、"探子政治"的黑幕深重。

且舉三數疑點于下:其一,稍微熟悉中共政治運作的人都會知道--和共產党打了二十多年交道的李鵬飛當然更加知道,"前中共外交部港澳辦副主任"絕不是一個無足輕重的官銜。行政職位可以退休,"共產党員"的職責卻是沒有休可退的。這樣一個主管香港事務的"京官"高職,偏偏"退休"後又來到管屬之地的香港,找實際彼此并不相熟的政壇名人、電台"名嘴""敘舊",談話中偏偏又"順便提及"電台主持節目的話題--這樣的身份、這樣的時机和這樣話題,意圖有可能"單純"得起來 ?

其二,如果動机單純,"想托李鵬飛為某人的儿子找工作(一說是為他自己的儿子找工作)",如果真是為此私事,動机就确實相當"單純"了。但是,共產党官員想為私事走港英舊官僚的"後門",這是犯中共的大忌諱的,輕則是以權謀私,重則可以"里通XX"或"XX間諜"論處,這种台底事情是斷斷見不得光的。而這次成授三的"公開澄清",卻是在北京高調致電香港電台、又公開接見香港駐京記者,顯然他的"澄清",得到高層批准或者特別授意的,這就將"為私事"的"單純"打上了最大的問號,說明"為私"是假,假"私"為"公"才是真。

其三,据報載,已"退休"的成授三上個月赴香港,先後同時約請了多位原來香港特區籌委會的成員餐聚,表示要做香港方面的研究,還約請了三數位教授一同赴宴。"退休身份"、"特區籌委"、"做香港研究"、"教授作陪"這几個元素湊在一起,顯露出一幅最典型的中共"地下"工作和"統戰"工作的圖像特質。這就越加說明,成授三以"敘舊"方式特意給并不相熟的李鵬飛打電話"談一談",是這次來港開展的"地下"和"統戰"工作的一部分。稍稍熟悉中共港澳運作的人一定可以聞得出來,以"退休"身份到香港來做"研究"的前中共外交部港澳辦副主任,實在是"任務在身","退而不休"了。

有一點大致是可以肯定的:可能成授三致電李鵬飛的本意并不是想做起恐嚇作用的"神秘人",可能只不過是出于"統戰"工作需要,以"老朋友敘舊"的方式"布點"罷了。豈料李某人反映過度,引出"封咪"的軒然大波,令得北京近期的香港政策一再蒙羞,成主任始料不及,只好灰頭土臉出來作無奈的"澄清"。這就指出了一個更為惊人的事實:為什 一個退休京官的一句"太太賢淑,女儿漂亮"的贊語,竟然會令得政壇老手李鵬飛感到毛骨悚然的恐懼,馬上覺得點到了他的"死穴"?京官普通一語,可以嚇得人雞飛狗跳,魂魄出竅,不惜以"封咪"、"封嘴"以對,這不是更加耐人尋味甚至令人毛骨悚然 ?你可以說李鵬飛反應過度;但惟其這樣的"反應過度", 才更暴露出京官在港形象的負面性、劣質性及其嚴重性。

"京官"在香港的嘴臉嚇人,并不自今日始。更早時期的對港英末屆總督的"千古罪人"之罵,就讓人領教到"表叔"的恐怖威勢。問題在于,九七回歸已經七年了,中共港澳辦主導的特區政府也進入了第二個任期。中共在香港的工作還始終處于"地下"的"神秘"狀態,各种"統戰"、"吹風"依舊令人疑云重重,背後更是黑幕重重,香港人對政治運作的"知情權"究竟在哪里呢?!香港社會的真正"還政于民",還是"路漫漫其修遠"啊!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