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川评论:“人权”不是国事人质


2005-09-05
Share

正当中、美双方及其媒体对近日胡锦涛访美冠不冠“国事访问”的称谓而发生无聊口角之时——“无聊”者,其实反映了两国之间对是次访问的微妙心态;在胡锦涛登程前夕,海内外舆论又在猜测:第一次正式作为“中国政府第一号人物”访问美国,胡锦涛将会带给白宫及布什总统什么样的“大礼”呢?

有猜测会随带一篮子贸易清单的;更普遍认为,胡锦涛临行前大概会放几个政治犯,给美国作作人权姿态的。于是,便进一步有各种可能作“礼物”奉送的“热门”人选的猜测:比如释放不久前被囚禁的香港记者程翔,异议人士杨建利、某某以“间谍”罪、“泄密”罪被捕的境内记者,等等。

这,其实反映的,正是中国大陆人权现状的深重悲哀。自从1989年“六四”天安门惨案发生以来,似乎“六四”一下子让国际社会明了了中国大陆社会的人权真相——自1990年代以来,国际社会对中共专制制度的认识愈深,对改变中国大陆社会压制人权的现状的呼声就愈高。但是,似乎这也同时成为了一种“国事访问”的惯例:每逢中共最高领导人访问西方(特别是美国)或者欧、美领导人访问中国,中共政府就要摇摇“人权”橄榄枝,做姿态放几个政治犯以营造“善意气氛”。

但是,其实在访问当时,其内部的人权状态反而会愈加收紧(比如更加严密监控异议人士),访问之后,该以言治罪的照样大兴言论罪、文字狱;该打压的独立团体和民间力量,照样打压不误。这里面的例行公事和虚假作态,在中共为政者方面甚至是毫不掩饰的。久而久之,西方国家及其媒体好像也很“领情”,似乎只要中共方面肯作作姿态,就说明双方开始“建设性的人权对话”了,访问过程就可以淡化“人权”话题了,那种随著一齐起舞、陪著一起做戏的虚伪感、荒诞感,大家似乎也就见多不怪、习以为常了。

今天中国大陆的人权现状,也就是中国老百姓自由享受个人的权利,包括享受独立思考、自由表达以及结社自由、新闻、出版自由的权利,究竟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真实状况呢?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我们把历史行进的车轮推回到一百年前,也就是清朝帝制垮台的辛亥革命和“五四”运动前后的时代,看看当时的先贤、先哲为中国人民所提出的“自由”、“权利”的理想,究竟在中国今天的现实里实行的状况,也就一目了然了。

就思想和言论的自由方面,远在一百年前,晚清维新派学者梁启超就曾如此说过:“思想自由,为凡百自由之母。……欧洲现代文化,不论物质方面、精神方面,都是从自由批评产生出来的。”“自由者,权利之表证也。凡人之所以为人者有两大要件:一曰生命,二曰权利。二者缺一,实乃非人。故自由者,亦精神界之生命也。”(见《饮冰室文集》第二册)

说来真让人痛心,历史的车轮,已经整整行进了一百年了!然而,在今天的中国,先贤梁启超所向往的那种“自由批评”,究竟在哪里呢?那种“实乃非人”的状态,究竟有多少根本性的改观呢?在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事实上,普通中国老百姓和知识分子想要公开谈论并争取“自由”和“民主”,还要冒著巨大的危险和压力;中共领导人甚至还把一切主张“自由”、“民主”的言论(包括在国事访问中谈及这些字眼)视为最大的敏感,这真是我们中国人自身最大的悲哀!很显然,改善中国的人权现状,不是要做给外国人看的,更不是要特意做给美国人、西方人看的。那是一百多年来中国几代人用无数鲜血和生命追求而至今未得正果的理想所在,那也是每一个中国人能够作为人类大家庭的独立自由个体的全部人格尊严所在。怎么能把这一切,当作和西方打交道的权宜筹码,当作一种可以作利益交换的国际政治游戏来耍玩呢?

多年来,中共领导人自以为得计,“国事访问”当头,只要把捏在手里的政治犯、异议人士打发打发、捉捉放放,似乎就能得其所哉地在西方领导人那里获取某种利益回报——诸不知,如此把人权当作一种“国事人质”,其实恰恰是国之大辱、民之大耻啊!一个把“人权”话题当作政治游戏来玩弄的领导人,怎么可能得到国际社会由衷的尊重呢?

海外媒体把这次胡锦涛的访美称为“亮相之旅”。笔者由衷希望,因为胡的是次“国事访问”,确实能够见到更多的中国政治犯获释,但是,这不是一个虚假的姿态,而是中国人权现状发生实质性改变的真实开始。由此,胡锦涛的这次“两项之旅”,才可能真正为中国政府赢得“面子”的同时,为中国人民的权利赢得真实的“里子”。胡锦涛的“亮相”,才会从根本上改变中国大陆在国际社会上的“极权国家”的外部形象。如此,则不单是中国人民之大幸,也是中共作为执政党之大幸了。

您的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