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天安門母親的記憶(7)-- 軋愛國的母親張振霞


2004-05-28
Share

1989年六月三日晚,天安門發生的六四民主運動讓張振霞的一家四口少了一個成員,她的儿子軋愛國。

故事發生在當日的下午,張振霞正在家中為客人准備當晚的晚餐,她給了正在下棋的儿子五塊錢,讓他到市場上買一點食物回家。儿子很快就把事辦好,將食物帶來家,然後他跟媽媽說,他要和同學一同游行。張振霞看到窗外真的有很多人游行,於是對儿子說,好吧,但早點回家。

儿子高興地表示很快會回來。不過,這個他沒有實現對母親的這個承諾。從那天离家後,他就再也沒有回來。

當張振霞發現自己的儿子在晚飯過後仍未回家,感到非常擔憂,決定一家人一起出去找尋儿子的下落。他們家居住在西三環的邊上,靠近公主墳。所以她推測如果有戒嚴部隊在附近開槍,他們必定會聽見。不過她還是放心不下,和家中的客人騎著車嘗試找找儿子。他們約晚上8時半到達公主墳附近,看到整條長安街都擠滿人群,無法前進。他們開始焦急起來。突然那客人稱,他聽到槍聲。"砰"地一聲,一道光飛過,張振霞不相信自己所見的是真槍和子彈,還問自己,為什麼軍隊會對老百姓開槍?

她形容當時坦克車,解放軍的車一架一架在長安街上開著,戒嚴部隊的士兵拿著機關槍沖向人群,情況非常可怕。她心想,她儿子如果看到情況也應懂得逃命,因此她決定還是先和她朋友回去。

回家後,張振霞從其他人口中得知外面的情況越來越緊張,子彈在空中飛來飛去,儿子生死未卜,她作為母親怎能安坐在家中。結果她等候了一整夜,還是未有聽到任何消息。她心里非常擔憂。

過了不久,她看見她的大儿子和他的同學開門進來,她松了一口气,她馬上問大儿子為什麼到現在才回來,她大儿子稱因為當晚情況非常危險,他們要等到槍停下來才可以回家。

正當張振霞的心情定下來不久,她發現只見到大儿子,而二儿子軋愛國則還未回家。她想,必定有不好的事情發生了。他們找來六、七位同學,一同到各大醫院里尋找軋愛國的消息。他們第一站首先來到海軍醫院,醫院里擠滿了人,找人的,受傷的,死去的,每處都是。醫護人員大聲說,只有還活著的才可以查出名來,如果死去的,醫院無法查詢。雖然醫院有這樣的安排,但張振霞仍然抱著一點希望,她靜靜坐著等候醫院方面的消息。當然,她最終得知的,是她儿子軋愛國已在屠殺中不幸身亡。

張振霞對儿子的想念並未有因時間而變淡,每年,她們一家都在軋愛國火葬的日子進行紀念。張振霞和她丈夫因為在紀念儀式中寫過"紙筆千年會說話,子孫萬代要報仇"的字條,因而受到了當地的公安注意。

不過,張振霞表示,她並不怕,因為她認為寫這字條不違法。但事情並非張振霞所想,因為她仍然生活在一個言論自由受到控制的社會。

當地的公安將張振霞帶走問話,張振霞對公安說,最好把她拉到鄧小平那里,中央那里,這樣她除了可以把心里的說話講出來,還可問一個她一直想問的問題,就是他們為什麼要對老百姓開槍。張振霞覺得,如果她真的能問出答案來,就算要她死也是值得的。

張振霞一行三人被帶到警察所,受到的對待還不錯,不單有午餐吃還有電視看。不過,到進入正題時,有官員就問他們所寫的"紙筆千年會說話,子孫萬代要報仇"中的報仇,是要找誰報仇。張振霞大聲地回答,誰打死她儿子,她就會找誰報仇。而且她的情緒越來越激動,大聲反問公安,問他們誰會開槍,誰會用催淚瓦斯,誰會用水炮來驅散老百姓。

張振霞說,她現在什麼也不怕,她的儿子已經在因為政府壓制民主失去了生命,難到她現在還要跟著國家說話。她比喻說,如果有人的雞或豬被打死,也應得到賠禮道歉,這麼大的一個中國,打死了人家的儿子就連一聲道歉也沒有,事後又不讓死者的家人發表意見。

在發生了這次事件後,張振霞和她的家人受到干扰監控,特別是在六四紀念日前後和春節等日子,就會被當局監視。而剛剛在張振霞和家人記錄光碟前的一個月,有公安到他們家問他們是否給中央寫信,他們的回答是,這信並無任何特別的意思,只是希望中央重新審理六四案件,給一個公平的答复、合理的說法。

在場的公安了解事情後,對他們也表示同情,可是因為他們一定要跟隨上面的意思執行任務,所以對張振霞和其家人說"不要鬧事"後,就离去了。

事實上,在中國,有很多人的良知不敢表現出來,包括同情六四死難者和其家屬,到現在還是只能把他們怜憫和同情之心藏起來,相信他們要等到中國政府真正給六四一個交代後,才能得到釋放。(李君宜)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