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天安门母亲的记忆(6)--叶伟航的母亲尹敏


2004-05-28
Share

叶伟航,六四死难者之一,生于1970年二月10日,遇难的时候才只有十九岁零四个月。他的母亲,天安门母亲成员,尹敏告诉我们,当时叶伟航还是一名高中毕业生,还有一个月便要考大学。他在学校的成绩一向都非常优秀,是班中的班长,但在六四这场中国政府对要求民主的学生的镇压中失去了宝贵的生命。

在六月三日晚11点多,有一个学生手内拿著一粒很长的子弹和一个炸开了的子弹--被北京人称为炸子,给大家看,尹敏和大家一下子就变得吃惊气愤,一起坐下来研究这些子弹。

从学生运动开始以来,尹敏很关心这些学生的命运,一直为他们吃不下,睡不著,而当晚发生这样的事情,更令尹敏和其他人担心,所以他们一直坐在门口关看,在尹敏离开家上夜班的时候,她对她的儿子说:你要考大学,千万不要出去。而叶伟航亦一口答应了母亲。

约早上的时候,尹敏回到家,看见儿子房间的窗帘仍是关著,她的心挺高兴,以为儿子还在睡觉。她马上同她的丈夫讲,我们去抢救一些人吧,戒严部队真的开枪啦。

尹敏把午餐做好,然后到儿子的房间去,她看到他书桌上的书《纪念刘和珍君》还打开者,房间也没有任何大的变化,看似整夜没有睡。突然,尹敏发现儿子的皮鞋留在家里,她觉得有点不对,马上和她丈夫说:儿子可能出了事。

叶伟航的学校刚好在军事博物馆对面,尹敏看到街上这么乱,相信叶伟航是没有可能去温书,不过,他们还是到他学校,问学校的员工,员工回答:这种情况了谁会回到学校温书?

当时尹敏就坐在地上,她心里已经猜测到原来意想不到的事情早已发生,她问自己应怎么办。当时复兴医院死亡的人特别多,他们决定从学校一直找到医院,天上已经下著毛毛的雨,再加上一些正在找孩子的家长和看热闹的人,复兴医院的停尸间被挤满了人。据尹敏形容,尸体脚对脚一个一个的排著,医护人员在旁呼吁大家不要紧张和不要乱,慢慢地一个一个来认。情景非常的凄惨。

尹敏回忆,她到达医院时,看见叶伟航的面已经全部发黑。据她了解,当叶伟航被派往医院时,他的伤势非常严重,第一枪从左胸打进穿过他的身体,而另一枪则没有穿过,当时医院的医生所看到的就只有这两枪,所以就感到诧异为什么抢救还是不成,后来发现他的后脑还有一枪,为什么一枪穿过,一枪没有,但仍在他的后脑再开一枪?所以医生猜,当时的情况应该是非常激烈,否则不会打这么多枪。

医生认为叶伟航的伤势是救不了,因为后脑的一枪打了一个洞出来,这是致命的一枪。

这一枪一直留在叶伟航的后脑,他的尸首的面、嘴和鼻都发肿和发臭,尹敏在他的身上发现被棍打的痕迹。尹敏当时觉得非常奇怪。不过后来经过很多人的分析,当时叶伟航一定和打他的人有非常近距离的接触。

虽然尹敏对儿子被打和被枪杀的事实不能够忘记,也知道不能够改变已经发生的事实,她只是希望为儿子做点事。在她儿子被送到火葬场的时候,她向火化师提出了要求,她表示她儿子中了三枪,其中的两枪没有出来,她问能否在火葬时把这两枪子弹拿出来,尹敏希望拿这两枪子弹作为杀死她儿子的证据。火化师回答不可能,因为火化的时候温度很高,但他还是说会尽量。

火化后,火化师给她一个塑胶袋,里面是一些类似金属的东西,这就是他们尽最大努力从骨灰中找出来的。

对于一个失去了儿子的母亲来说,她和其他在六四时失去了儿子的母亲们一样,心情很难平静,因为他们知道她们的儿子均是无辜地死去,就算经过十几年,中国当局仍然对在这事件中死去的人的家属没有作交代。尹敏希望能够在有生之年,将这事情讨一个说法,讨一个公正,来安慰她儿子在天之灵。

尹敏表示,如果真的能有这一天,她会将她儿子的骨灰撒向大海。不过她觉得,自己的希望可能在她有生之年是难以实现了。(李君宜)

您的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