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街故事:“以紐約為驕傲”--911五週年時與一位紐約華裔的對話


2006-09-11
Share
911恐怖襲擊5週年之際紐約世貿中心遺址上美國國旗。(法新社2006年9月11日)

今日美國遭受911恐怖襲擊五週年,何山會同大家分享一些紐約客的心情,紐約人在五年之後最難平復是甚麼呢?世貿遺址對他們,又有甚麼意義呢?

“就在唐人街附近”

何山:各位聽眾,今日同大家口述911這段歷史的一位旅居紐約的朋友徐珮雯,她現職一家翻譯公司的高級副總裁,定居紐約已經10幾年。

徐珮雯:5年之前在同一家公司做事,那時公司在下城,與唐人街很接近,我們一早出門口,我們住的房子是可以看到世貿大廈,我們出門的時候,就覺得有很多的煙,那時還不到九點鐘,為甚麼遠處有很多煙?我還走回去,跟我的同伴說要關了所有的窗門,煙灰才不會飛進來,跟著我就看到她看著電視不動了,後來就知到飛機是撞進去了。

何山:記得當時我自己還在新聞部的廠裡面,一知道是大事不妙了,幾乎所有的電視台,同一時間,都是看著電視機,有很多煙冒著,我們還沒有看到第一架風機撞到世貿大廈,只知到現場很多的消防車已經到了。,其實,你當時是否知到美國已經是發生了……

“接了所有家人的電話”

徐珮雯:是完全不知到的,是傻傻地看完電視,說應該沒事,還去上班。但等地鐵等了好久車都沒有到,跟著上了車。到了公司之後,公司是沒有電視的,突然間全世界的人都打了電話給我,我的父親母親都是亞洲的,我從來沒有試過,一天之內,收了我所有家人的電話。每一人都打電話來公司,問我為甚麼還不走?我說走甚麼?我完全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後來才知到世貿中心已經被攻擊。後來,公司就要封閉了,因為公司算是在下城,封了一個星期,不給人進。

何山:記得我們在香港的時候,我是親眼在電視上看著世貿中心被第二架飛機撞過去,當時我們相當詫異,整個人……我記得當晚我是凌晨三點鐘,也就是美國時間,下午三點我才離開辦公室,不斷在想發生了甚麼事?誰或者哪些組織對美國有這樣大的仇?當時作為紐約人,在這斷時間有些甚麼是令你心跳加速最快的,當時知到甚麼人對美國有這樣大的仇恨?

徐珮雯:當時是完全不知道,因為當時都不知發生了甚麼事,就是知到有恐怖份子襲擊事件,不知道是誰做。不知為甚麼會這樣?我離開公司之後,整個紐約的交通都封了,哪裡都去不了。到哪裡都要步行,我那時有個朋友住城市,我們走了兩個小時的路,才知道完來是發生了這樣大的一件事情。之後,由中城再走兩小時回家,因為完全沒有其它的交通運輸可以坐。

“不想喝酒、娛樂”

何山:紐約是全世界最大的城市,我們每年看著新年的來臨,由紐約時代廣場大蘋果的倒數開始,全世界都看著紐約,可否說一下,發生恐怖襲擊之後,整個紐約市變得越來越混亂,可能有很多的搶劫,你身邊經歷的紐約有否……

徐珮雯:是完全沒有!我覺得差不多一兩個星期,就算是餐廳酒吧都沒有人去,因為心情好沉重,你簡直是不想出去喝酒、娛樂……我記得自己看著電視,你是不知道……你是很不想看電視,看來看去都是那些;但你不能關電視,你很想知道發生了甚麼事!其實有兩個星期的時間,紐約市餐館的生意少了一半以上,因為沒有人上街,人人都覺得很驚訝,你覺得心是很不穩定。

何山:在外面,我們看紐約被襲,我們會想形象化、或者很政治化的說,美國的兩顆門牙被人拔了,作了紐約人,生活在這個地方,你們是用甚麼角度去看這事件?

徐珮雯:我覺得紐約人是很堅強的,這些事件的打擊很大,只不過是我們很堅強。我不知到如何用廣東話來表達,一方面你是重生了!

“紐約有人情味”

何山:整個人是不同了,當時紐約人有甚麼紐約精神,到現在五年之後,我們都值得記念呢?

徐珮雯: 人們一般的印象是紐約人很冷漠,好像很沒有人情味,但真的是要經歷這些事,你才能夠看到,其實不是這樣!因為我見到店他們賣水,他們把水都捐出來,放在街上。因為大家走路很辛苦,給水讓人家拿,你真的是會見到……我那時跟朋友住,你真的是很欣慰你的朋友的友情,那種親情!

何山:紐約經歷了很多的時間才可以慢慢站起來。今年是第五年,五年之後,我們問的問題是美國安全了?還是危險了?其實作為紐約人,生活在那的,你們問的問題是甚麼?

人們聚集在世貿中心遺址附近紀念911恐怖即席5週年。(法新社)

“以紐約為驕傲”

徐珮雯:我覺得你說安全不?哪裡都可以不安全!哪裡都可以很安全!這是我的看法,你說紐約是不是很安全?是的,她是一個很大的目標,她對恐怖份子是一個很大的目標,只不過你不是因次很還怕,外出會被車撞到就不出外?其實這樣的經驗之後,我覺得我會很自豪我是一個紐約人!

何山:也就是以紐約人為自傲!我記得當時講到911襲擊時,走過世貿的遺址,都很多人圍過去送花,有人在上面放下字句。你覺得世貿這個地方,對紐約人有甚麼刻骨銘心的印象?

徐珮雯:我覺得是一個傷口!(何山:是不是一個恥辱?)我不覺得是一個恥辱,是一個傷口。那傷口……有一段時間,我每一個來紐約的朋友,都會跟我說,能否帶我去世貿中心?到了後來我都不想去了。因為對我們來說,那是一個傷口,每一去,對我來說,你不是去參觀的,是一個傷心地。所有遊客去看,這是一個觀光景點,對我來說是沒有意義的!

“不是恥辱,是傷口”

何山:與你的對話之中,看到紐約不單是一個金融中心,不是晚上關了燈就是銷金窩的地方,是一個有感情的地方,是否這樣呢?(徐珮雯:我會這樣說!)我也希望各位聽眾,聽了以上對話,可以感受到任何的恐怖襲擊,對當地人所造成的不單是經濟、政治上了報服與反彈,最重要是對人感情的傷害。

徐珮雯:我覺得那是最難的部份,去療傷,因為那是最傷的部份。我覺得對感情的傷害是最難去縫合的。

何山:不如這樣說,如果有機會,我們可以向恐怖份子說一句話,他又要即將襲擊某個地方。作為一個紐約客,給你跟他說一句話,你會說甚麼?

徐珮雯:我覺得用這樣的方法,所謂的“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並不是最好的辦法去找個平等,我覺得這不是最好的辦法。其實有很多的辦法,可以大家談,你可以表達意見……

各位聽眾,以上只是一個紐約客的經歷,今年紐約能立了“911”口述歷史的檔案中心,將紐約人的故事記錄在案,希望你再到世貿遺址的時候,如紐約人所言,不會只當那是一個旅遊景點。我是何山,下星期再會。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