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街故事:同人唔同命


2006-12-25
Share

接著是唐人街故事的時間,記者何山籍著在多哈亞運期間,接觸了不少來到中東打工的中國外勞,他們絕大部分都是男性;一件深藍色的襯衫、烏黑的皮膚、粗糙的手掌……是他們的特徵;為了能夠賺到4000-5000人民幣一個月,他們甘願被“賣豬仔”賣到中東;就算“被人賺了黑心錢”,他們說“都很滿足!”不過,同場的一些馬來外勞,人工則是比中國外勞高一倍。何山報導。

記者:先生你貴姓?

中國外勞:姓寧,從四川過來,在這施工,幫多哈市建議,修別墅……

修建別墅的人,通常住不起別墅;遠至中東的多哈,這個定律都沒有例外。來自四川的寧先生對本台講,有一份工作,很滿足了。

中國外勞:吃甚麼都是靠進口的,他國家不產,他國家是產石油的。

記者:來的這裡多久了?

中國外勞:快五個月了。

在運動場館,見到這些中國外勞,比任何一個國家的啦啦隊都要落力。他們沒韓國啦啦隊鮮艷的服裝、沒統一的制服、沒指定的旗手、沒有美女助陣,有的是一對工地上施工結滿繭的手掌,叫喊聲從不留力。

中國外勞:我們這邊攪建築,我來10個月了。

記者:從哪個省份過來?

中國外勞:四川江油(兄弟都是同一個地方來的嗎?)全是同一個地方。

星期日,在中東日曆,並不是休息日。這些中國的外勞對本台講,賺少一兩百塊都要過來幫中國隊打氣,每次見到他們,一行都有一兩百人。而一張大約20人民幣的門票是,他們買得起綽綽有餘。恐怕,回國一日就未必啦。

中國外勞:看這個大概10卡幣。

記者:就是大概多少人民幣?

中國外勞:人民幣20多塊錢,22.5。

記者:中國大使館有組織你們來看嗎?

中國外勞:也是說了一些,中人自動,拿著自己的錢,來看的,只要有咱中國隊的,咱們都支持。

在足球場館的四川兄弟說,很想有一天,能夠在北京、廣州看奧運和亞運。也有的說,準備了2008年回國,在北京賺錢打工看比賽。有也的說,就算中國的足球,是令他們失望也好!希望也好!都支持中國隊。

記者:中國足球是希望更大?還是失望更大?

中國外勞:當然是希望,希望多一些,肯定能贏的!

記者:反正無論打得怎樣都要看?

中國外勞:對,是,永遠的希望。打得好我們繼續看,打不好我們也支持。

在多哈,看一場球賽,幾乎可以講是這些中國外勞僅有的娛樂。他們說,“有空打打撲克牌”,“賭賭錢”,“沒有女人在身邊”,生活就是這樣了。不過,苦悶換來的是比大陸下崗要優厚的人工,通常3000-4000人民幣一個月,多則5000-6000。

中國外勞:在國內賺錢一個月就1800塊,這裡一個月可以5000-6000,有3000-4000的,看你的工種不一樣。

記者:你是做甚麼?值不值得?

中國外勞:值得!(老婆孩子跟你一起來?)他們在家裡。

不過,他們都似乎接受了,出外打工,就算被人賺了“黑心錢”,都是應份的。

中國外勞:全是勞動出口過來的。

記者:這裡的生活費怎樣?

中國外勞:費用是承包公司的。

記者:很多人都說出來打工,很容易被騙,你們有沒有這個經驗﹖

中國外勞:我現在沒有。

記者:有沒有甚麼打工頭是賺你們的黑心錢?

中國外勞:也有。

記者:他們是哪裡人?自己人?

中國外勞:這個不大了解。

同樣是多哈的外勞,記者接觸的馬來外勞,則是比大陸的要穿得光鮮,有制服,有更好的福利。中國勞工那種甘心,不埋怨,他們也有所聞。同樣的工作,由馬來西亞政府安排到多哈的馬來外勞,薪酬就比大陸的高出一倍幾。

是不是同人唔同命呢?

記者:說一下你們到中東打工的經歷?

馬來外勞:是的,我們同公司簽合約來做工的。

記者:收入與馬來比呢?

馬來外勞:比馬來西亞好一些(生活呢?)來了八個月,不大適應。

記者:一個月收入多少美金﹖

馬來外勞:2500多,(即20000人民幣)我們的合約是一年。

記者:你們的福利是怎樣?

馬來外勞:這些制服,是馬來西亞國家供應的。

記者:總之,你來看球,國家給你啦啦隊衣服?

馬來外勞:是,公司的福利都可以,有專車接送,吃住都是公司的,有醫藥福利。

據介紹,中國的外勞,是由中介公司引入,收入有一半被扣起。同是外籍勞工,都是講華語,來自馬來西亞的就對大陸的感到不直。

馬來外勞:他們是中介人介紹過來的,我們不是用中間人,直接從公司來。

記者:也就是他們被人吃水深一些?

馬來外勞:是的,我們就是覺得奇怪,為甚麼他們要給人家錢,才能夠來這裡打工,我們是來這裡打工,人家給錢我們。我的看法也是這樣!

記者:但中國勞工好像不覺得有問題?

馬來外勞:他們的生活跟我們的相差很遠,我們有公司,在本國拿到要求才過來,我們有這個福利、好處,才過來,我們沒有經過被人家抽水。

記者:這跟大陸的制度有沒有關係呢?

馬來外勞:我覺得是他們人口比較多,很多人都沒有工作,給錢都要賣工作,我們不需要。我們這樣來,公司是給飛機票來回的。

在多哈的馬來外勞對本台說:遇到不公正的對待、被公司欺騙,他們是可以到馬來西亞的大使館、及勞工部投訴。

同樣的工作,同工不同酬,似乎每個地方都會有;是不是因為中國人多?你不幹、要幹的人多的是,中國外勞被抽水高達一半,或者更多就是應份呢?歡迎你透過電話熱線,講你的看法。

目前,在多哈這一個廣州差不多大的城市,中國外勞有800多人。這節的唐人街故事“同人唔同命”就告一個段落,下星期再會。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