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山﹕从极权主义的社会到赢家通吃的社会--从“妞妞事件”说起

2004-12-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什么是极权主义社会﹖政治学上的解释是一个政府控制一切社会资源的社会﹐一个个人从属于政治权力的社会﹐一个没有独立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实体的社会。这样的社会常常声称有一个终结目的﹐要建立一个单一种族、单一民族、单一阶级﹐或者单一宗教信仰的社会。

而“赢家通吃”指的是一种牌局游戏﹐本来和政治学毫无关系。它指的是每一轮牌局到了最后﹐只有一个人能赢﹐而所有人在这副牌局中赢到的点数都归那个唯一的赢家。在这样的游戏中要么独占一切﹐要么一无所有。把这个术语用到政治学上﹐指的就是独占政治权力的人﹐也垄断所有通往名利场的途径。

极权主义社会和赢家通吃的社会常常是前后继承的关系。当极权主义社会彻底丧失了所谓理想主义色彩的时候﹐它所创造的无处不在无所不能的政治权力就变成了为少数特权阶级谋取物质利益的工具。当一个极权主义社会蜕变为赢家通吃的社会时﹐人们所看到的就是掌权者肆无忌惮地把独霸的政治权力转化为有形和无形的利益﹐他们的手不但牢牢把持著权力﹐攫取著财富﹐而且还伸向精神和文化领域。

中国社会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社会变迁﹐一定意义上就是一个极权主义社会逐渐让位于一个赢家通吃的社会。经过这样的转变﹐人们在今天的中国所看到的不再是意识形态狂热﹐而是无官不贪。这种贪不仅仅是在物质的意义上﹐而是也反映在文化和精神上。

近来深圳披露出来并引起海内外反响的有关“妞妞”的新闻就是一个事例。“妞妞”是谁呢﹖这个问题恐怕并不好问答。这个小女子有著多重身份﹕她16岁就前往英国留学﹐现在是美国名校纽约大学电影系的学生﹔她是五本据说是畅销书的作者﹔她是一本电影的编剧、主演﹐还是制片人和出品人﹔这本电影以她自己生活经历为素材﹐既是青春偶像片﹐又具有“教育意义”﹐中共深圳市委下属的宣传和教育部门甚至发文件要求全市中小学组织观看﹔她更是三家公司的股东﹐名下有八百万多元的资产。

最后﹐她只有二十五岁。没有人知道她究竟有没有过全职工作的经历﹐也没有人知道她这笔大额资产的来历。

我想﹐不要说是普通人﹐即使是那些见多识广的中共人事干部、经验丰富的公安人员和目光犀利的安全部密探﹐恐怕绞尽脑汁也难以给这个小女子定出一个“身份”。她是留学生﹐是作家﹐是演员﹐是制片人﹐是思想政治工作者﹐也是大老板。可以想象﹐如果不是因为这场组织观看电影所闹出的麻烦﹐很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她会入选某某“杰出青年”﹐从而成为道德楷模﹐因为她已经用根据自己的生活经历拍摄的电影对中小学生进行思想教育了。

在所有这些令人眼花缭乱的身份背后﹐是她那担任中共深圳市委副书记的父亲。知道了这样一层关系﹐人们便会恍然大悟﹐这个小女子那令人难解的多重身份也就可以化繁为易了。这就叫赢家通吃﹕我既要权要名要利﹐也要出国也要发财也要出书也要演电影也要当导演。这还不够﹐我还要以我为榜样来教育青少年。

我们还能想象得出有什么利益有什么便宜有什么风头这一家子还没有沾上边的吗﹖

象妞妞这样的家庭在中共高干中是很普遍的。老子当书记﹐老娘当经理﹐儿子管银行﹐女儿炒地产﹐女婿和媳妇各开自己的公司﹐第三代则带著数百万元资产出国“留学”。和他们比起来﹐妞妞一家可能在物质财富的占有上还不算什么﹐妞妞那800万元资产在很多高干子女的海外帐户上只是一个零头。但是这一家子在精神和文化领域中表现出来的贪婪﹐或许在更深刻的意义上揭示了大陆社会“赢者通吃”的本质。

您的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