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中亚风云之“被虐待妄想症”--何山


2005.04.02

今日我们讲“中亚起风云”,吉尔吉斯坦爆发的“柠檬革命”。不过,焦点不是这是中亚的小国,而是大陆方面认为,中亚这一波的“颜色革命”,是某些大国背后出手,在围堵中国。

因为不少中国媒体同专家都认为,继乌克兰的“橙色革命”、格鲁吉亚的“玫瑰革命”成功之后,吉尔吉斯斯坦“翻了天”,这是美国要控制这一中亚国家;而美国志不在此,目的是要“挺进中亚”,“挤压俄罗斯战略空间”,继而“遏制中国”。所谓,在骨牌效应之下,中国这一个被外界认为不民主的国家,即会成为下一个目标。

不过,何山近日出席多个美国智囊机会的研讨会,发现中亚这一波的“颜色革命”,美国其实也都莫衷一是。多个智囊机构要急急开会打“补针”,不少专家都认为,吉国的政治变化,令美国一下子有些摸不著头脑。3月29日美国卡内基和平基金会,就聚集了中亚多国驻美国的使节,商讨“柠檬革命”后的局势;而美国政府官员则在智囊组织布鲁金斯学会举行进行“闭门会议”。专家都认为完全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美国有期望或者是有特殊利益,要推动吉国的政治变革。

为甚么大陆的官方媒体却指是某些大国出手,在围堵中国?何山将这一现象称为大陆的“被虐待妄想症”,请听以下的讨论。

而据美国《华盛顿观察》周刊的报导,在中亚,美国资助的非政府组织,的确帮助吉国发展了一些比较活跃的“草根性”政治组织,但是同乌克兰的“橙色革命”和格鲁吉亚的“玫瑰革命”不同,美国的分析家没有意识到吉国这么快就发生如此关键的转折。因为美国在吉国的政策,是当地政府保持密切联系、鼓励公开和公平的选举、保留美国在这一国家的反恐军事基地。

此外,分析指吉国所发生的不是一场“革命”,而是一场“政变”;吉国人不是要改变政治架构、地缘政治架构,没有在谈民主和人权,至少现在还没有,也不是一场反俄罗斯的运动。而美国在这场变革中可能是失分,而不是得分,美国在这一地区感兴趣的是稳定,害怕变革会带动中亚、及其他对有美国有更大利益的国家。比如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他们发生大的骚乱,会破坏美国的地缘政治利益。另外,吉国逃亡了的总统阿卡耶夫,亲西方比亲俄罗斯还要多一些,而新上台的领导人是亲俄罗斯。

资料显示,逃亡总统阿卡耶夫1996年解散议会,他认为议会不够亲政府;2000年他又参加选举;2002年吉国警员在与民众冲突中开枪杀死了5人;而阿卡耶夫在与中国谈判中,输掉了吉国土地;2005年阿卡耶夫再宣布准备参加竞选;分析说这些都是这场颜色革命的催化剂,反对派的示威者在游行中,其中一个口号就是“阿卡耶夫,出卖吉国土地(给中国),下台!”

另外,吉国南北的差异也是导至这次“柠檬革命”的原因。报导指乌兹别克人占吉国总人口的12-15%,而在南部,则占70-90%的人口组成。部族因素一直是吉尔吉斯坦政治中一个相当重要的组成部分。而阿卡耶夫来自北部的一个特别的部族,南部部族的人自然地认为他们没有得到应得的利益。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部族仇恨引起的乌兹别克人对付吉尔吉斯坦人的仇杀,尤其在南部此起彼伏。吉国这回的“柠檬革命”起源地就是南部。

各位听众,我是何山,讲完中亚风云之“被虐待妄想症”,我们接著讨论国民党副主席江丙坤刚结束的,对大陆的“破冰之旅”,欢迎你继续收听。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