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民運「老人」任畹町 -- 何山


2005-07-22
Share

任畹町是中國老牌的民運動人士,江蘇人,1944年生於經濟學者家庭,幼年喪父,依靠同父異母兄長接濟,自此性格堅毅、獨立,現年61歲,民運圈子人士稱之為民運“老人”。同為北京民主牆運動、六四入獄的王軍濤對本台講:“他就是,我覺得信念比較執著,在堅守自己的信念,我的辯護律師曾經跟我講,我的案子當時在六四審的時候,他在看這個材料,他就跟我講:有四個人在89年的時候是非常有骨氣的,很佩服。一個是陳子明,一個是任畹町,一個是劉鋼,一個是我。”

陳子明、任畹町、劉鋼、王軍濤分別都為89天安門事件入獄。陳子明、任畹町兩人仍在國內,劉鋼、王軍濤則已經旅居美國。

王軍濤說,他認識的任畹町,在政治上是相當堅定了,其關點來自親身的經歷。“在政治上他很堅定,他就是從自己的親身經歷和觀察,他意識到中國是需要解決一些問題,而且應該從政治的方式來解決,這就是在中國建立自由民主制度,他是最早在文化大革命之後,在民主牆提出人權問題。”王軍濤還說,79的北京之春民主運動,組建的人權同盟,是最有聲勢的。

目前,正等待進行換骨手術的任畹町,在北京權威的結核病醫院進行療養,他的妻子張鳳穎對本台表示,院方還未有定出做手術的日期。任畹町腰右胯骨一塊骨頭已經潰爛了,必須切除,目前是臥床狀況,天天都是吃藥同做化驗,了解骨結核部份有多深。張鳳穎:“檢查還沒有做完,做了一個細菌培養,看看膿是從哪裡來的,還有看看裡面有多深,膿包有多深,有多寬。”

三個月前,任畹町曾在軍方的263醫院進行腰間小手術,但當時院方並沒有診斷出任畹町是患有骨結核。手術之後,腰間的膿包一直不收口,三個月來每天換藥,都沒有好轉,直至這個月到北京朝陽醫院檢查,醫生說是“結核”,應該到結核醫院。任畹町才在七月八日入住北京結核醫院。對於263醫院有沒有拖延病情,張鳳穎說並不知情,一切等待醫生安排。

記者:現在醫生定了甚麼時候會做手術嗎? 張鳳穎:沒有定 記者:他現在怎樣了? 張鳳穎:能說話也能躺著,躺著輸液和吃藥 記者:骨結核他這個年紀是比較平常還是罕有的? 張鳳穎:不是罕有的,我們這個國家,骨結核發病,居世界第二位。

資料顯示,骨結核是結核病的一種,首先發生在肺部,細菌透過血液傳播到身體其它部位,可以導致骨結核、泌尿結核等等,嚴重可以導致癱瘓,最早期的病徵是持續腰痛,尤其是晚上睡著後一直痛。

目前,任畹町一家的生活陷入困境,任畹町出獄之後,一直沒有工作,單位又開除了他,生活是靠妻子張鳳穎每月的退休金560元。早前在軍方的北京263醫院已經花去1萬多元,在結核病醫院的手術醫藥使費大約要7萬元人民幣。張鳳穎坦言,錢的確是一個問題。““因為任畹町沒有工資來源,所以手術費相對來說就覺得高一些。如果有工資來源的話,就不覺得高,是不是?”

“他96年回來之後就沒有工作,沒有工資來源,一直都沒有工作,以前單位,因為在我們這,當入獄的時候就被單位開除了,單位不要你了。”

其實,早在年初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去世的時候開始的,任畹町就有腰痛,當時家人要帶他去看病,但家門口有公安警車把守,不給他們外出,生怕他們惹事,當時警方是24小時監控。張鳳穎曾表示,如果那個時候及早去檢查,可能一早就治好了病,被警方耽誤了病情。

張鳳穎說,其後公安曾帶他們去一間村辦的衛生所檢查,但當地衛生、設備、環境都很差,針灸之後就回家了,但任畹町的腰痛未有解決,自此開始要座輪椅了。

對於被公安24小時監控,王軍濤說他身同感受,北京公安局有他們這些民運人士最完整的材料。“說句時話,我們這些人的材料呀,只有一個地方是最完整的,這就是公安局,北京市公安局一直在跟蹤在調查我們。後來我是在幾年前,當年負責我的一個警察跟我講,他們原來的材料沒有計算機,(足足)就有我一個人這樣高,他們是下了很大氣力收集各種各樣的材料。”

張鳳穎說,丈夫兩度入獄,96年出獄之後,身體一直就不好,有慢性病,氣管炎。目前,在一些友人與素未謀面的朋友關注下入了醫院,預計手術後還要繼續吃藥一到兩年,結核菌才能消失。而禍不單行,她的手機在陪任畹町去看醫生的時候,被小偷偷走了,各界的好友不用打她的她手機了。

目前,任畹町住在北京市通州縣楊莊小區,通訊地址是34422號,電郵是rwnwanding1@yahoo.com及wangxin996@hotmail.com,各方好友可以與任家聯絡。本台再與張鳳穎核對後,有意向任畹町提供援手的熱心人士,捐款可到任畹町中國銀行北京通州區支行新華大街分理處的戶口,銀行帳號是:4320105-0188-015302-0。任家也沒有委託任何中間人,為他的病情籌款。

現年61歲的任畹町,生於書鄉世家,父親曾隨蔣經國在贛南擔任譯述工作,並曾參與翻譯資本論,任父所留下的書籍對他有一定的影響。早年畢業於北京建築工程學院,思想活躍,與魏京生、北島等齊名。

一生兩次入獄,79年因民主牆運動,組建人權同盟,主張人民有批評政治及政治領導人的權利,被判勞改;89年發起紀念民主牆10周年運動;「六四」前一晚,任畹町被北京市委宣傳部公開點名;91年2月8日,任畹町被判以宣傳煽動罪入獄7年,他在法庭上則作《89民主改革與主權在民》的辯護;1994年任畹町在獄中獲頒甘迺迪人權獎;96年出獄後他為營救魏京生奔走;99年參與組創中國民主党,一直被官方監控,在海外出版有《任畹町文集》等大路禁書。民運圈中人稱任畹町為民運“老人”。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