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鄭恩寵的獄中遭遇--張麗明


2004.11.15

由去年六月被捕至今,鄭恩寵服刑已經十七個月。在這一年多來,無論是在獄中的鄭恩寵,或在監獄外的蔣美麗,不斷受到上海當局的騷擾和無理對待。

最近,鄭恩寵的妻子蔣美麗接受本台粵語組記者專訪時,首次較詳細?述鄭恩寵在獄中的情況。她說,鄭恩寵被轉到上海提籃橋監獄關押差不多一年,直到最近她才知道,原來鄭恩寵一直被安排與重犯一關在一起。

蔣美麗說:他跟我說,他們把我關在提籃橋一監區。監獄分幾個監區。一監區是關重刑犯的,就是死刑、死緩這類犯人。我說,對了,我也是今天才剛知道。因為外面有很多探監家屬在等開門。我們在門外面就互相講了,他們問我你的親人判幾年,我說判三年,他們都很奇怪,說,你的判三年為甚麼關在這個監獄,這個監獄是重刑犯監獄呀。所以他一和我說的時候,我說對了,我也是剛知道這個是重刑犯監獄。

鄭恩寵一直被獄方安排與重刑犯關在一起。

按監獄規定,鄭恩寵的家屬每月祇能探監一次。過去十個月中,蔣美麗每月都如期到監獄探望鄭恩寵。但過去無論她如何追問,鄭恩寵都不願多談自己在獄中的情況。不過,本月十日,鄭恩寵終於忍不住,向太太訴說苦況。除了講到自己與重犯一同關押外,還提到監獄中生活。

蔣美麗說:我問他,你哪個房間到底是多少人一間房間。他和我說是三個人一間,平時有人來檢查就抽掉一個床舖,對外說是兩人一間。當時,那個大隊長在背後,敲他的背,不讓他講這些話。但他說了。後來我又問他,你現在勞動吧。他一講勞動就很氣憤。他說,他們星期六還要叫他做。他說,按照監獄法,他這個歲數和刑期可以不勞動。他以前從來未給我說,以前我都不知道,所以人家國內外的人打電話來關心,問我你怎樣,我都說你在提籃橋還可以,想不到他們是這樣的。

就在鄭恩寵訴說獄中遭遇後不久,蔣美麗親眼目睹獄警暴力對待她的丈夫。她說:後來我問到沈婷的案件,她叫我問一下,到底甚麼時候申訴好。鄭律師就說,你現在就寫申訴狀,如果法院不立案你也要不斷的寫。並且要寫明,這個東八塊的地是周正毅取得零批租,一定要寫明。他繼續說,上海兩級法院一直說我沒有記錄周正毅,其實我在二零零三年四月就開始記錄周正毅。這個時候,通話的電話中斷了。然後,四、五個人過來,把鄭恩寵拖走。鄭恩寵在裡面說,這又不是國家機密,你們剝奪我的權力,我為甚麼不能說。他們幾個人根本不講理的,野蠻地把他拖拉走,七、八個人把他扛進牢裡去,野蠻得不得了。你真想不到,是那麼野蠻,真的不可思議。

蔣美麗對此事感到十分憤怒。當晚她寫了一封公開信,致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和總理溫家寶。不過,她並非要求中央領導人釋放鄭恩寵,而是懇求他們把鄭恩寵的案件調到北京的中國最高人民法院重審。

雖然知道中國的法律沒有公平和公正可言,但因為鄭恩寵是一名律師,仍然希望循司法程序為自己申訴。

鄭恩寵原本是一位律師。過去數年,他在上海多次替被強遷居民出頭打官司,因而得罪了不少權貴。去年五月底,香港居民沈婷代表她年邁的雙親和其他上海市靜安區東八塊居民控告富商周正毅和區政府勾結,非法取得土地的案件開審。一星期後,為東八塊居民草擬訴訟法律文件的鄭恩寵突然被捕。去年十月,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裁定,鄭恩寵為境外組織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名成立,判有期徒刑三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

蔣美麗說,她明白到中國的法律沒有公平和公正可言,但因為鄭恩寵是一名律師,他仍然希望循司法程序為自己申訴,不過,沒可能在上海。 她說:辯護律師上一次到監獄,因為要鄭恩寵自己在申訴狀簽名,他們說要打電話請示,律師和助手在外面坐了兩個多小時,最後跟律師說,今天不能給你看,你留個電話吧,再通知你。過了一天,打電話給律師說上面不批准你見。沒辦法所以申訴狀由我代簽。現在申訴狀已寄到上海高等法院和北京最高人民法院。上海法院給律師一封信說那申訴狀收到了,可是不說立案。若按法律,應當在一個星期內通知立案或不立案。鄭律師在裡面寫了大量的司法材料也發不出來。而且閘北區司法局行政處罰十五萬元行政訴訟案,我給閘北法院的證據材料,同樣的寄給鄭恩寵一份,監獄沒有給鄭恩寵。法院又不讓鄭恩寵到庭質證。

除了不讓鄭恩寵與律師見面外,上海當局又嘗試說服鄭恩寵認罪。蔣美麗說:上海司法局局長繆曉寶,同時又兼提籃橋監獄獄長。鄭律師和我說,繆曉寶到現在還要他認罪,若你認罪就給你減一年刑。據我知道,一年半裡最少見過三次。每次去每次都叫他認罪。

蔣美麗曾多次到北京上訪,但每次都被人跟蹤,並多次被人強行押返上海。她上一次到北京,成功見到最高人民法院有關官員,但該官員向她說,一定要回上海申訴,因為這是法律程序需要。蔣美麗說,判鄭恩寵上訴失敗的是上海高級人民法院,要求同一家法院翻案根本沒有可能。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