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郑恩宠的狱中遭遇--张丽明


2004.11.15

由去年六月被捕至今,郑恩宠服刑已经十七个月。在这一年多来,无论是在狱中的郑恩宠,或在监狱外的蒋美丽,不断受到上海当局的骚扰和无理对待。

最近,郑恩宠的妻子蒋美丽接受本台粤语组记者专访时,首次较详细?述郑恩宠在狱中的情况。她说,郑恩宠被转到上海提篮桥监狱关押差不多一年,直到最近她才知道,原来郑恩宠一直被安排与重犯一关在一起。

蒋美丽说:他跟我说,他们把我关在提篮桥一监区。监狱分几个监区。一监区是关重刑犯的,就是死刑、死缓这类犯人。我说,对了,我也是今天才刚知道。因为外面有很多探监家属在等开门。我们在门外面就互相讲了,他们问我你的亲人判几年,我说判三年,他们都很奇怪,说,你的判三年为甚么关在这个监狱,这个监狱是重刑犯监狱呀。所以他一和我说的时候,我说对了,我也是刚知道这个是重刑犯监狱。

郑恩宠一直被狱方安排与重刑犯关在一起。

按监狱规定,郑恩宠的家属每月祇能探监一次。过去十个月中,蒋美丽每月都如期到监狱探望郑恩宠。但过去无论她如何追问,郑恩宠都不愿多谈自己在狱中的情况。不过,本月十日,郑恩宠终于忍不住,向太太诉说苦况。除了讲到自己与重犯一同关押外,还提到监狱中生活。

蒋美丽说:我问他,你哪个房间到底是多少人一间房间。他和我说是三个人一间,平时有人来检查就抽掉一个床铺,对外说是两人一间。当时,那个大队长在背后,敲他的背,不让他讲这些话。但他说了。后来我又问他,你现在劳动吧。他一讲劳动就很气愤。他说,他们星期六还要叫他做。他说,按照监狱法,他这个岁数和刑期可以不劳动。他以前从来未给我说,以前我都不知道,所以人家国内外的人打电话来关心,问我你怎样,我都说你在提篮桥还可以,想不到他们是这样的。

就在郑恩宠诉说狱中遭遇后不久,蒋美丽亲眼目睹狱警暴力对待她的丈夫。她说:后来我问到沈婷的案件,她叫我问一下,到底甚么时候申诉好。郑律师就说,你现在就写申诉状,如果法院不立案你也要不断的写。并且要写明,这个东八块的地是周正毅取得零批租,一定要写明。他继续说,上海两级法院一直说我没有记录周正毅,其实我在二零零三年四月就开始记录周正毅。这个时候,通话的电话中断了。然后,四、五个人过来,把郑恩宠拖走。郑恩宠在里面说,这又不是国家机密,你们剥夺我的权力,我为甚么不能说。他们几个人根本不讲理的,野蛮地把他拖拉走,七、八个人把他扛进牢里去,野蛮得不得了。你真想不到,是那么野蛮,真的不可思议。

蒋美丽对此事感到十分愤怒。当晚她写了一封公开信,致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和总理温家宝。不过,她并非要求中央领导人释放郑恩宠,而是恳求他们把郑恩宠的案件调到北京的中国最高人民法院重审。

虽然知道中国的法律没有公平和公正可言,但因为郑恩宠是一名律师,仍然希望循司法程序为自己申诉。

郑恩宠原本是一位律师。过去数年,他在上海多次替被强迁居民出头打官司,因而得罪了不少权贵。去年五月底,香港居民沈婷代表她年迈的双亲和其他上海市静安区东八块居民控告富商周正毅和区政府勾结,非法取得土地的案件开审。一星期后,为东八块居民草拟诉讼法律文件的郑恩宠突然被捕。去年十月,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郑恩宠为境外组织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名成立,判有期徒刑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蒋美丽说,她明白到中国的法律没有公平和公正可言,但因为郑恩宠是一名律师,他仍然希望循司法程序为自己申诉,不过,没可能在上海。 她说:辩护律师上一次到监狱,因为要郑恩宠自己在申诉状签名,他们说要打电话请示,律师和助手在外面坐了两个多小时,最后跟律师说,今天不能给你看,你留个电话吧,再通知你。过了一天,打电话给律师说上面不批准你见。没办法所以申诉状由我代签。现在申诉状已寄到上海高等法院和北京最高人民法院。上海法院给律师一封信说那申诉状收到了,可是不说立案。若按法律,应当在一个星期内通知立案或不立案。郑律师在里面写了大量的司法材料也发不出来。而且闸北区司法局行政处罚十五万元行政诉讼案,我给闸北法院的证据材料,同样的寄给郑恩宠一份,监狱没有给郑恩宠。法院又不让郑恩宠到庭质证。

除了不让郑恩宠与律师见面外,上海当局又尝试说服郑恩宠认罪。蒋美丽说:上海司法局局长缪晓宝,同时又兼提篮桥监狱狱长。郑律师和我说,缪晓宝到现在还要他认罪,若你认罪就给你减一年刑。据我知道,一年半里最少见过三次。每次去每次都叫他认罪。

蒋美丽曾多次到北京上访,但每次都被人跟踪,并多次被人强行押返上海。她上一次到北京,成功见到最高人民法院有关官员,但该官员向她说,一定要回上海申诉,因为这是法律程序需要。蒋美丽说,判郑恩宠上诉失败的是上海高级人民法院,要求同一家法院翻案根本没有可能。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