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梅州123命礦難,豈能喪事當喜事辦?﹗--何山


2005.08.2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2005年8月7日,123名礦工在廣東梅州興寧大興煤礦被困井下,事隔三個星期,當局至今只是找到6具礦工的遺體。百人的產礦大軍,只有四人逃脫,其餘的被淹在水深200米的礦井內,死難礦工的親屬多達419。

晴天霹靂,中國國務院在11日成立調查組,宣告會在15天內完成礦難的調查,大陸傳媒更傳言,廣東省級有高官將會在日內“引咎辭職”。言猶在耳,15日過去,早前傳是被中紀委調查併受到監控的原梅州副市長、市公安局長,現任梅州市政法委書記田家才現身當地電視台,指揮搶救。親中的香港商報並為之解話,說很多官員都被傳過問話,協助中紀委接受調查並不都代表有問題,並大字標題說:“某報報道田家才事件失實”。目前,只見官員“落馬”而非“墮馬”,梅州市長何正拔、興寧市長曾祥海是被“停職檢查”,

記者致電大興煤礦所在的派出所,獲悉礦難仍在調查,目前沒有結果。“現在還沒有,他們調查組還在調查。”記者問:“那進展如何?” 派出所說,仍在抽水,等省委發怖。

早前,大陸的傳媒說,最高人民檢察院曾此次派員介入調查。8位部級高官高規地成立特大安全生產事故調查組,國家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總局局長李毅中、監察部部長李至倫擔任組長,公安部副部長劉金國、監察部副部長黃樹賢、國家煤礦安全監察局局長趙鐵錘、全國總工會書記處書記張鳴起、廣東省長黃華華、副省長游寧豐擔任副組長,規格是近年來首次。廣東省委書記張德剛,省長黃華華並趕赴梅州,在興寧現場停留兩日。全生產監督局李毅中直指“官商勾結”,趙鐵錘17日在現場表示,存在官商勾結的腐敗現象,調查組將堅決徹查。

是不是雷聲大雨點小?記者星期四(8月25日)致電興寧煤礦的災難指揮現場,得到以下的反應,當日傳聞再打撈出礦工的遺體。

記者問:拉了五個屍體上來了?

指揮部:誰說的,簡直是謠言、謠言,沒有這件事,我可以非常負責任的對你講。

記者問:那……

指揮部:今天甚麼事都沒有發生,我正在看電視,那個電視聲音你聽到沒有。

寧煤的指揮現場用並說,正在抽水,情況一切“正常”,“已經抽了19天了,還在繼續抽。”

早前,當局為被困礦工的直系親屬抽血,化驗DNA,以便日後核對遺體。123名遇難礦工的家屬,有些住在礦場外40公里的黃槐鎮賓館,有的先行返鄉,涉及需要安置的家屬有400多人。大陸的傳媒說,抽干礦井水至少600天,政府已經使用的資金有上千萬元,盒飯就要3000個,每天開支要5到6萬。不過,礦難發生後的五到六日,當局削減了接待的開支。對於遇難礦工的家屬投訴,興寧指揮部則表示是假的:“我們的工作是非常之好,非常之細,他們家屬來了,他們吃的有,住的有,他們生病有醫生幫他們看病。”

不過,一講到123條礦工的命由誰負責,有沒有官員要下台,指揮部則講不要問他們了。

記者:國務院要求你們15天內完成報告……

指揮部:(笑)這個事情你去問國務院,不要問我們。

記者:你們出了報告沒有呢?

指揮部:我們不清處,我們不知道

記者:有沒有官員要下台?

指揮部:反正不是我,其它人我不知道,這個你要到組織部,到中紀委去問一下。 (掛了)

估計,以123名礦工每人賠償20萬計算,當局要動用2400多萬安恤礦工家屬。分析說,以國務院成立的事故調查組規格來看,北京對興寧礦難是相當重視,程度已經超越2月14日遼寧孫家灣礦難的214命案。

不過,大陸的民眾認為,當局的處理總是雷聲大雨點小,興寧礦難與孫家灣礦難一樣,官方都是“喪事當喜事辦”。廣東的陳先生說:“我都想講一講這次礦難的事,這次的礦難,似乎共產黨又在走將喪事當喜事辦的路,這種的處理方式,又是將些問題推到礦場,礦主。”

目前,大陸的傳媒將責任集中在所謂的“黑心礦主”39歲的曾雲高身上。說在礦難發生前一個月,礦上的人就知道井下有了透水的徵兆。而這位曾雲高,曾捐贈超過300萬做善事,是興寧市人大代表,又被興寧市人大推舉為梅州市人大代表,並是“興寧市十大傑出青年民營企業家”,每年納稅250萬元。廣東的陳先生繼續說:“上面又將問題推到地方官,下層的身上。始終最關鍵的問題,這些地方官,是怎樣產生的,始終不敢碰。”

據報,曾雲高1999年在地方官員的幫助下取得煤礦的經營權,以500萬將煤礦買斷,並借廣東省整頓小煤礦之機,消滅競爭對手。而礦難與官方濫發安全生產許可證有關。

目前,大陸的傳媒將曾雲高說成是“黑心礦主”、“獨霸一方的礦霸”,無疑是傳媒公審,未定罪先判刑。至於哪一個官員與曾雲高勾結,則是敢怒不敢言,小蝦小魚的的的興寧公安局副局長,則被指已經“雙規”,但梅州興寧大興煤礦并非曾雲高一人所有,股東數量達到65人。當地有月薪數千的警員,身家究達2900萬元,也有一些官員和行政人員有大量的不明來源資金。煤礦的副董事長是廣東省和梅州市的政協委。

目前,興寧市政府門以及黃槐鎮政府設立了舉報箱,以方便群眾舉報。不過,廣東的陳先生說,共產黨又在扮救世主了。“上面高層又在扮救世主,包青天的角色。”而廣州的周先生則認為,廣東省的省一官員也有則任。“這一次的礦難因為廣東的資料缺乏,能源資源缺乏,廣東省的也有則任,但問題是要不要追究到這一層,就不得而知。”

有消息指,2001年7月,時任廣東省長的盧瑞華曾提出必須將大興煤礦關閉,但後來礦場又可以保留下來,並在2002年再試開採。當時,能夠改變盧瑞華決定的,只有前任及現任省委書記李長春、張德江,以級現任省長黃華華。

另外,雖然大陸三令五申,要求黨政幹部不準以合資、合股、分紅等形式參與煤礦經營,但在大陸“官商勾結”的形式各式個樣,商人可與高官的配偶、子女或兄弟姊妹合資經營,有權的可以不用出錢,象徵性入股,只要搞好批文。有批文自然有地、有貸款、有工程。

近年大陸經典的“官商勾結”案,多涉及土地開發、審批。有前國土資源部部長田鳳山。批出問題貸款的有建行行長王雪冰、香港中行總裁劉金寶等等,涉案金額以千萬元計。

有諷刺大陸貪官的順口溜就講:

裝的是樣子、混的是日子; 保的是位子、上的是場子; 下的是館子、圖的是肚子; 練的是膽子、摟的是婊子; 哄的是娘子、享的是樂子; 霸的是車子、佔的是房子; 把的是章子、盯的是票子; 為的是孩子,戴的是銬子; 蹲的是號子,吃的是槍子。

最後兩句?但願如此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