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梅州123命矿难,岂能丧事当喜事办?﹗--何山


2005.08.2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2005年8月7日,123名矿工在广东梅州兴宁大兴煤矿被困井下,事隔三个星期,当局至今只是找到6具矿工的遗体。百人的产矿大军,只有四人逃脱,其馀的被淹在水深200米的矿井内,死难矿工的亲属多达419。

晴天霹雳,中国国务院在11日成立调查组,宣告会在15天内完成矿难的调查,大陆传媒更传言,广东省级有高官将会在日内“引咎辞职”。言犹在耳,15日过去,早前传是被中纪委调查并受到监控的原梅州副市长、市公安局长,现任梅州市政法委书记田家才现身当地电视台,指挥抢救。亲中的香港商报并为之解话,说很多官员都被传过问话,协助中纪委接受调查并不都代表有问题,并大字标题说:“某报报道田家才事件失实”。目前,只见官员“落马”而非“堕马”,梅州市长何正拔、兴宁市长曾祥海是被“停职检查”,

记者致电大兴煤矿所在的派出所,获悉矿难仍在调查,目前没有结果。“现在还没有,他们调查组还在调查。”记者问:“那进展如何?” 派出所说,仍在抽水,等省委发怖。

早前,大陆的传媒说,最高人民检察院曾此次派员介入调查。8位部级高官高规地成立特大安全生产事故调查组,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局长李毅中、监察部部长李至伦担任组长,公安部副部长刘金国、监察部副部长黄树贤、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局长赵铁锤、全国总工会书记处书记张鸣起、广东省长黄华华、副省长游宁丰担任副组长,规格是近年来首次。广东省委书记张德刚,省长黄华华并赶赴梅州,在兴宁现场停留两日。全生产监督局李毅中直指“官商勾结”,赵铁锤17日在现场表示,存在官商勾结的腐败现象,调查组将坚决彻查。

是不是雷声大雨点小?记者星期四(8月25日)致电兴宁煤矿的灾难指挥现场,得到以下的反应,当日传闻再打捞出矿工的遗体。

记者问:拉了五个尸体上来了?

指挥部:谁说的,简直是谣言、谣言,没有这件事,我可以非常负责任的对你讲。

记者问:那……

指挥部:今天甚么事都没有发生,我正在看电视,那个电视声音你听到没有。

宁煤的指挥现场用并说,正在抽水,情况一切“正常”,“已经抽了19天了,还在继续抽。”

早前,当局为被困矿工的直系亲属抽血,化验DNA,以便日后核对遗体。123名遇难矿工的家属,有些住在矿场外40公里的黄槐镇宾馆,有的先行返乡,涉及需要安置的家属有400多人。大陆的传媒说,抽干矿井水至少600天,政府已经使用的资金有上千万元,盒饭就要3000个,每天开支要5到6万。不过,矿难发生后的五到六日,当局削减了接待的开支。对于遇难矿工的家属投诉,兴宁指挥部则表示是假的:“我们的工作是非常之好,非常之细,他们家属来了,他们吃的有,住的有,他们生病有医生帮他们看病。”

不过,一讲到123条矿工的命由谁负责,有没有官员要下台,指挥部则讲不要问他们了。

记者:国务院要求你们15天内完成报告……

指挥部:(笑)这个事情你去问国务院,不要问我们。

记者:你们出了报告没有呢?

指挥部:我们不清处,我们不知道

记者:有没有官员要下台?

指挥部:反正不是我,其它人我不知道,这个你要到组织部,到中纪委去问一下。 (挂了)

估计,以123名矿工每人赔偿20万计算,当局要动用2400多万安恤矿工家属。分析说,以国务院成立的事故调查组规格来看,北京对兴宁矿难是相当重视,程度已经超越2月14日辽宁孙家湾矿难的214命案。

不过,大陆的民众认为,当局的处理总是雷声大雨点小,兴宁矿难与孙家湾矿难一样,官方都是“丧事当喜事办”。广东的陈先生说:“我都想讲一讲这次矿难的事,这次的矿难,似乎共产党又在走将丧事当喜事办的路,这种的处理方式,又是将些问题推到矿场,矿主。”

目前,大陆的传媒将责任集中在所谓的“黑心矿主”39岁的曾云高身上。说在矿难发生前一个月,矿上的人就知道井下有了透水的征兆。而这位曾云高,曾捐赠超过300万做善事,是兴宁市人大代表,又被兴宁市人大推举为梅州市人大代表,并是“兴宁市十大杰出青年民营企业家”,每年纳税250万元。广东的陈先生继续说:“上面又将问题推到地方官,下层的身上。始终最关键的问题,这些地方官,是怎样产生的,始终不敢碰。”

据报,曾云高1999年在地方官员的帮助下取得煤矿的经营权,以500万将煤矿买断,并借广东省整顿小煤矿之机,消灭竞争对手。而矿难与官方滥发安全生产许可证有关。

目前,大陆的传媒将曾云高说成是“黑心矿主”、“独霸一方的矿霸”,无疑是传媒公审,未定罪先判刑。至于哪一个官员与曾云高勾结,则是敢怒不敢言,小虾小鱼的的的兴宁公安局副局长,则被指已经“双规”,但梅州兴宁大兴煤矿并非曾云高一人所有,股东数量达到65人。当地有月薪数千的警员,身家究达2900万元,也有一些官员和行政人员有大量的不明来源资金。煤矿的副董事长是广东省和梅州市的政协委。

目前,兴宁市政府门以及黄槐镇政府设立了举报箱,以方便群众举报。不过,广东的陈先生说,共产党又在扮救世主了。“上面高层又在扮救世主,包青天的角色。”而广州的周先生则认为,广东省的省一官员也有则任。“这一次的矿难因为广东的资料缺乏,能源资源缺乏,广东省的也有则任,但问题是要不要追究到这一层,就不得而知。”

有消息指,2001年7月,时任广东省长的卢瑞华曾提出必须将大兴煤矿关闭,但后来矿场又可以保留下来,并在2002年再试开采。当时,能够改变卢瑞华决定的,只有前任及现任省委书记李长春、张德江,以级现任省长黄华华。

另外,虽然大陆三令五申,要求党政干部不准以合资、合股、分红等形式参与煤矿经营,但在大陆“官商勾结”的形式各式个样,商人可与高官的配偶、子女或兄弟姊妹合资经营,有权的可以不用出钱,象征性入股,只要搞好批文。有批文自然有地、有贷款、有工程。

近年大陆经典的“官商勾结”案,多涉及土地开发、审批。有前国土资源部部长田凤山。批出问题贷款的有建行行长王雪冰、香港中行总裁刘金宝等等,涉案金额以千万元计。

有讽刺大陆贪官的顺口溜就讲:

装的是样子、混的是日子; 保的是位子、上的是场子; 下的是馆子、图的是肚子; 练的是胆子、搂的是婊子; 哄的是娘子、享的是乐子; 霸的是车子、占的是房子; 把的是章子、盯的是票子; 为的是孩子,戴的是铐子; 蹲的是号子,吃的是枪子。

最后两句?但愿如此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