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敢教“灵儿”换新天--何山


2005.03.18

在今天的专题中,主持人何山与本台的听众,要“斗胆”叫一位来自阳江高中二年级的陈同学,换个头脑,换一种想法。

张学友音乐:人人

“夜幕,繁星不见;大家,在光影中走过万家店,在城里自有生天,忆苦都思甜;人人细数都年,人人情系眼前,敢教日月创新天,在艳阳下又再相见。”

各位听众,我是何山,以上是这个星期,香港一首振奋人心歌曲的选段。我们大家走过万家店,细数当年,敢教日月换新天。歌词写出香港人在迷迷失失、跌跌堕堕的“建华八年”里,仍不失讲出心中话,敢教天地换新天的气概。

在本台,近日也有一种敢教日月换新天的气概。这源起一个来自阳江,出生于1987年,现高中二年级的陈同学,在自由亚洲电台的大气电波中批评本台“报忧不报喜”,专说中共坏话;六四民运的时候,陈同学只有两岁,今日他勇敢地走出来为共产党的统治“护航”,并为中共“贴金”。

这番言论,令不少的听众听得心寒,听众纷纷打电话来好言相劝,令本台电话热线近日全线“爆灯”。何山今日就联同线上的听众“踩过界”,敢教这位18岁的“灵儿”换新天。但也感概的是:中国的“党即家、家即国、党即是国”的主旋律教育,是如何成功!

广州听众唐先生说:前几天听众热线陈同学的发言,听得心寒。像我这个年纪的,经历过六十年代、七十年代、八十年代,发现每一个年代都是否定上一个年代的事。七十年代否定六十年代的事,到了八十年代,又否定七十年代的事,一直不停的变。听陈同学讲的,觉得不尊重事实。

所谓无巧不成书,正当广州唐先生爱之深、责之切之际,陈同学出再现在本台的电话热线上。

阳江陈同学:觉得法轮功是邪教,与日本的一种教一样…

广州唐先生:就是陈同学吗?(是)我觉得他是受这里的教育,一个填鸭式,一个是封闭式教育的影响。我也跟某些老师说过,希望你教出来的学生,不要想我们这样,到了几十年之后,发现以前老师所讲是假的,不讲真话。有老师问我,怎样不讲真话?我说,简单打个比方,小时前教“长在红旗下,吃得饱,穿得暖,世界有三份之二的人吃饱穿不暖”。但到我们成熟之后,发现这是假的,好像陈同学,他绝对不承认老师讲的是假的,他受这种填鸭式的教育,但他不承认。

主持:真是老天得作弄,唐先生第一次打给我,陈同学又在线上相遇,真是有缘份,陈同学你听了觉得怎样?

陈同学:我觉得老一辈人对历史的发展没有了解,不知到中国从一个殖民地变成一个主权国家,本身就是一个进步。中国与其它一齐起步的国家相比,他们没有中国进步。

唐先生:我问一问,你知道中国是怎样转变过来?你都不懂,想不骂醒你都不行。

主持:当作是爱之深,责之切。陈同学,你对老师是否很仰慕?

陈同学:不是,我自己比较强列思考一些国际问题、社会问题。

唐先生:中国是怎样转变过来,这些社会问题,你都不懂!

主持:陈同学今年多大?哪年出世?

陈同学:87年。

主持:陈同学,你是成长在中国经济最飞跃的年代,看不到“三反五反”,见不到文化大革命。

陈同学:但历史书会学。

主持:最近,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去世,全国寂静无声一片。陈同学,你如何看中国的八九民运?怎看腐败?

陈同学:现在中国这个政权,在你的头脑里面是没有的,做甚么事你们都一票否定。

唐先生:这不是中国好不好的问题,一个社会里面只有权力,没有责任,不接受监管,这不是一个好的社会。我们现在讲“和谐社会”,但腐败怎样?教育、医疗、金融,多少人下岗,没有保障,贫富差距拉得这么大,不是以上情况,为甚么要提出建立“和谐社会”?

各位听众,我是何山,近日不少在“红旗底下走过来”的听众,都有感而发,好久没有来电的,都拿起电话,讲过来人的感受。当代的传播理论说,人根深蒂固的观念难以被新的讯息改变,由于人是选择性接收资讯的,讯息通常只会加深既有的“成见”。如果,自由、多元、民主、监督是一种西方的“偏见”,何山同本台听众,敢教这位高二的陈同学换个想法,换个头脑,换个新天。教育不是一个都不能少吗?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